改革宗+灵恩派?

我从未想牺牲在终止论这道防线上。终止论就是指相信神迹恩赐如说预言,医病和方言等已经终止了。我不想过多讨论。但是,我相信,非终止论既没有可靠的解经基础,也不符合历史上的改革宗神学。此外,如今令人惊讶的是,对这些特殊恩赐的极端观点变得非常普遍流行,再加之政治抱负,迫使我不得不挑战我的一些朋友,虽然我与他[……]

继续阅读

时代论与圣约神学对比

因为表面上作犹太人的并不是犹太人,在肉身上表面的割礼也不是割礼。唯有在内心作犹太人的才是犹太人;割礼也是心里的,是靠着圣灵而不是靠着仪文。这样的人所受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而是从 神来的。——《罗马书》2:28-29

时代论神学系统始于19世纪,从英国的约翰·纳尔逊·达秘(John Nelson[……]

继续阅读

长老会与改革宗体制的区别

改革宗(Reformed)这个词的含义比较广泛。这个词可以广义上指一切支持预定论的神学体系,也可以指从十六世纪以来的加尔文主义神学传统,但是本篇里使用这个词是较狭义的欧洲大陆的加尔文主义,用以区别在大不列颠发展的加尔文主义,一般被称为长老会(Presbyterian)。

长老会(Presbyter[……]

继续阅读

为何婴儿洗

“你们教会为何要为婴儿施洗?”这是许多第一次来到改革宗教会或长老会教会的信徒常问的问题。历史上为信徒的儿女施洗的做法,如今在大部分福音派信徒中已然成为十分陌生的概念。这也成为希望加入认信改革宗教会的家庭经常无法逾越的障碍。许多基督徒对改革宗神学有浓厚兴趣,又真诚渴望成为改革宗教会成员,当发现改革宗教[……]

继续阅读

到底有几点

我曾遇到一位自称“五要点加尔文主义者”的牧师。后来了解到,在五要点之外,他反对婴儿洗,宣称教会只是一群成人信徒自愿组成的团体,圣礼不是恩典管道,只是教会里一种“规条”或“要求”(ordinance),获得救恩不止有一种途径,等到基督再来时,教会要在地上统治一千年,然后才到末日,信经或信条没有任何约束[……]

继续阅读

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

对改革宗常见的两类错误定义

什么是「改革宗」?我该如何界定「改革宗教义与生活」?这个问题看似简单,要回答起来却不太容易。我看到今天的在「改革宗圈子」内外都普遍存在着两种误解。第一类是把「改革宗神学」的范围缩小,与此同时却把「改革宗信徒和教会」的范围放大了。有人称改革宗就是只讲预定论的,或者改革宗就是加尔文主义五要点,或者改革宗[……]

继续阅读

忠心警醒

使徒保罗提醒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们要警醒:「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警醒……」(徒二十28-31)[……]

继续阅读

我与非拉铁非

2012年9月26日,星期三:

「亲爱的牧师,我是一名华人基督徒,目前在米兰学习。我正在寻找一间改革宗教会,找了好久好久。感谢上帝今天我看到了贵教会的网站,于是就联系您了。期待您的回复。」

2012年10月7日,星期日:
第一次参加非拉铁非教会的主日敬拜。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正式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