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灵恩派?

我从未想牺牲在终止论这道防线上。终止论就是指相信神迹恩赐如说预言,医病和方言等已经终止了。我不想过多讨论。但是,我相信,非终止论既没有可靠的解经基础,也不符合历史上的改革宗神学。此外,如今令人惊讶的是,对这些特殊恩赐的极端观点变得非常普遍流行,再加之政治抱负,迫使我不得不挑战我的一些朋友,虽然我与他[……]

继续阅读

伯克富论律法与福音的区别

宗教改革的各教会从起初就区分律法与福音,这是上帝的话语作为蒙恩管道的两部分。这一区分不可认为是旧约圣经与新约圣经之间的区分,而是应用在全本圣经中。在旧约圣经有律法和福音,在新约圣经里也有律法和福音。律法包括圣经里一切以命令或禁令的形式启示上帝旨意的话,而福音则包含一切关乎与上帝和好之事和一切宣告在基[……]

继续阅读

没有教会,没问题?

“教会不是一个场所而是一个群体”,你或许已经对这句话耳熟能详。无论传统还是新潮的教会事工,主流观点似乎都认为,我们在主日聚会的主要目的,是要为上帝和别人做些什么,而不是从上帝那里领受。最近就有一位新兴教会(emerging church)领袖,丹·金博尔(Dan Kimball),借鉴了达雷尔·古德[……]

继续阅读

有形还是无形?

作者: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

更正教提及对有形教会和无形教会的区分,并非没有合理的原因。因为我们清楚认识到圣经对教会的描绘,既包括那些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上帝的选民(启 21:27),也包括建立在地上的有形的认信团体 (太 28:18-20)。是的,正像[……]

继续阅读

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

靠恩典入门,靠忠心留在恩典中?

天主教的观点

中世纪教会曾教导说我们进入恩典的状态是藉着洗礼。按照中世纪教会的说法,我们留在恩典之中的方法是通过运用我们的自由意志与恩典合作,他们认为自由意志是堕落之后依旧保存下来的。这种合作论在天特会议(Council of Trent)上得到肯定,成为罗马天主教的教理(dogma)。

在天主教教[……]

继续阅读

普通的最好

从牧多年以来,许多人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作为牧师,你最喜欢哪种教会成员?」我给出的答案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却是真心话:「我最喜欢正常普通(normal)的教会成员。」这是什么意思呢?多年的教牧生涯让我有机会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我看到太多的人走入各种极端的状况。比如,有些人是「家庭控」。他们把自己的家[……]

继续阅读

平常的方法

今天,「平常」可不是一个好词。在今天这个不断追逐「特大新闻」的文化里,谁想要平常的东西呢?我们要的是辉煌壮举。我们要更大的、更好的、更激动人心的。我们喜欢非同寻常的玩意,非同寻常的小孩,非同寻常的生活。要想拥有一个有价值的人生,就不能安于平常。我们对待教会也没多大区别。在一个以新颖、创新、实用为口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