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非拉铁非

2012年9月26日,星期三:

「亲爱的牧师,我是一名华人基督徒,目前在米兰学习。我正在寻找一间改革宗教会,找了好久好久。感谢上帝今天我看到了贵教会的网站,于是就联系您了。期待您的回复。」

2012年10月7日,星期日:
第一次参加非拉铁非教会的主日敬拜。

2013年6月9日,星期日:
正式加入教会,成为教会成员。

2013年十二月8日,星期日:
这已经是在非拉铁非的第57个主日了。

在这一年里,主改变了我许多,可是「如果我要述说陈明,也多到不能胜数」(诗四十5,新译本)。在非拉铁非,我亲身经历了改革宗教会对话式的敬拜仪式,亲耳听到了以基督为中心的救赎历史式讲道,理解了律法与福音的关系,学习了圣约神学,明白了认信历史信经、信条的意义,认识到了委身教会成为教会成员并进行家庭敬拜的必要,并且终于在基督里与这个爱的大家庭联合为一。所有这一切都改变着我,并最终让我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如何作一名真正的基督徒。

如果加尔文主义五要点可以界定改革宗圈子的话,那么在我来到非拉铁非之前,我就已经是一名「改革宗」基督徒了。从重生得救时我就是一名加尔文主义者。上帝的主权是我新生的血管里流淌的第一滴血。直到今天,我最简单的信仰内容从未改变:上帝之所以是上帝,是因为唯独祂掌管一切。在信主之前,我是一个十足的进化论者,这要归功与我从小到大的教育背景。正因如此,有一种隐秘的信仰深埋在我的达尔文主义式的意识里,那就是一切都基于可能性。连整个宇宙都是碰巧发生的。我曾经无法相信任何至高的存有,因为我的信仰不允许任何人绝对掌控一切,一切都是几率,一切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也正因为如此,这也是我第一个克服的思想难题。如果几率真的掌控过什么的话,那几率就在它所掌控的范围内拥有绝对的主权,如此一来,上帝便不可能是那位独一的统管万有的真上帝了(申六4,约十七3)。你看,其实要说服我接受改革宗神学并不那么难,至少在这个阶段不难。

然而,非拉铁非让我意识到「改革宗」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正如许多人已经知道的,非拉铁非是一个认信的教会。但是我最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认信是什么意思。当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很困惑。难道相信上帝的主权不够吗?难道五要点不够吗?难道自己称自己是「改革宗」基督徒不够吗?非常不幸的是,我最终发现答案是否定的,不,不够。什么是改革宗?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可是真要回答却不那么容易。今天,许多人自称是改革宗基督徒,同时也有许多人因为曲解这个名称背后的信仰内容而藐视之。「改革宗」这个词已经变得有点像「福音派」一样含混模糊了。在今天这个相对主义和个人主义横行的世代,我实在找不到任何更好的方式来保守「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并为其「竭力地争辩」,除非回到教会曾有的信仰根基,承认那些教会经过「生产之痛」而生出来的信条,在认信的土壤上栽种信仰。因此,我不再有任何藉口,甘心乐意与过去的圣徒一同「用心相信,用口承认」在这些历史信条文件里所总结的圣经教导(我们采纳的是三项联合信条)作为改革宗信仰的定义和界限。

这样的认信,使我住在安全的「圣徒相通」之中。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终于轻松了!现在我就只想悠闲地躺在地中海沙滩边,慢慢读比利时信条第二十八条。等下,什么?加入教会?我完全赞同改革宗的教导和讲道,我也一直有规律参加同一间教会,这难道还不够吗?哦,非拉铁非要求得太过分了!为什么这间教会一定要实行成员制度?圣经哪里提到过教会成员?带着这些问题,我搜遍了整本圣经,最后得到一个结论:圣经从来没有提过「教会成员」这个几个字(我当然是用手机里的圣经应用程序搜索的啦)。但是在非拉铁非,我意识到教会的来访者(vistor)和教会的成员(member)之间的区别,这种区别也就是经常参加一间教会和委身与一间教会的区别。如果我不是任何一间教会的成员,那我就不可能顺服、听从那些领导我的人(来十三17,新译本),因为我不被任何人领导。并且,如果一间教会里没有一个成员,那么使徒怎么可能在教会里选立长老呢?(徒十四23) 比利时信条说得好,「无一人,不论情形如何,可以置身度外(自我满足),离开教会而生活」。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自我满足,我躺在沙滩上,自我陶醉于自己的基督教「知识」。我的确去教会,但是我在教会里翘着二郎腿,评论讲道,抱怨诗歌,感觉不好就离开(虽然只在心里想过)。我所想的全都是我自己,我的需要,我的品味,我的自由,我的属灵,我的知识,我的当前状况。

但是在非拉铁非,藉着信条,主提醒了我,我还有责任,「(每个人)都当与教会联合,维持教会的合一」。加入教会意味着「服从教会的教义与纪律」。这很简单,教会的长老当然不会对那些不在他们监督之下的来访者行使纪律和惩戒。「在基督的轭下而虚怀若谷,互相为肢体,按着上帝所给的恩赐彼此服事,造就弟兄。」信条使我哑口无言,不再有任何的借口。于是,我向主悔改我的自私和愚蠢,在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我正式公开地加入非拉铁非教会。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这已经是在非拉铁非教会的第五十七个主日了。我们一起迎接新年,也回想上帝在这一年所赐的恩典。对我来说,非拉铁非真的是主所赐的福气。这间教会可以说是改革宗神学的「道成肉身」。在这里,我们慈爱的上帝用他所指定的平常的蒙恩之道一点一滴地改变着我。唯独藉着祂的恩典,非拉铁非有血有肉地展示了改革宗神学和教会治理。如今,我也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并且已经准备好活出充满热情与爱的改革宗基督徒生活,帮助其他的人。

阅读我的故事:从无神论到改革宗


作者/王一

这篇文章于二零一三年发表于 Reformation Italy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