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使徒行传3:天国的使者

我们观察在二世纪末就加在这卷书的题目《使徒们的行传》,只是部分确切。这部教义历史开篇,路加就释放的信号:耶稣这位尊贵的主,将是通过祂的话语来传播祂的恩典统治的主要推动者。然而在路加的第二卷书加上这个题目的时候,早期教会正确地认识到这些被耶稣拣选并赋予特殊权柄的使徒,作为耶稣复活的见证人,担任了重要的角色。使徒行传以耶稣差遣命令开篇:“直到他藉着圣灵吩咐所拣选的使徒,以后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徒1:2)甚至在五旬节前一天,耶稣还选出接替由于背叛而灭亡的犹大的职分的人。(1:12-26),这样以来,当这位王从宝座上将祂的灵以能力倾倒下来,祂直接指定的使者的数目得到恢复而满有能力。在此之后,耶稣在上帝右边的宝座坐下,这位升天的主的所言所行就真正通过“使徒的所行”表现出来。

然而使徒们并非唯一宣扬关于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的见证是中心;这是他们特殊的呼召。因此,随着教会数目的增加,其他的领袖也被任命来监督恩典的事工,这样使徒们才可以“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6:4)。然而,司提反和腓力两位恩典的执事,他们就是用圣灵所赐的能力传讲上帝的真理,使得他们的反对者无可辩驳,很多人因此归信基督(6:8-10;8-5,12)。之后路加记录了众长老对耶路撒冷的教会(11:30;15:2,6)和远离犹大全地的外邦人会堂(14:23;20:17-38)的领导。这些遗传了以色列部落结构的众长老,有特殊的权柄来带领会众和教导圣言(提前3:1-7;5-17;多1:5-9;彼前5:1-4)。众长老对当代和年轻一代人教导和应用使徒们直接从主自己所领受的关于新约的启示。此外,《使徒行传》展现给我们,甚至在众长老的范围之外,每一个平信徒都有普遍的呼召,做一位基督国度的使者。

路加对圣灵在五旬节降下的描述(徒2:1-41)引入了使徒作为见证人的特殊身份和圣灵首先赐给执事之后赐给信徒,使他们有能力传讲福音。首先,从彼得的讲道我们可以看出“神的大作为”(2:11)是耶稣被钉十字架是按着上帝的“定旨先见”(2:23),耶稣从死里复活坐在至高的宝座上,这就应验了上帝借大卫口所说的预言(2:24-36)耶稣按照借先知约珥所预言的应许,将圣善的灵倾倒下来(2:16-21,33)。扎心并带来悔改、信心、饶恕的讲道信息,正是关于福音书的决定性历史事件的信息,正如保罗所总结的:“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并且显给”见证人看;(林前15:3-5)。

其次,因为历史事件构成了教会拯救生命的核心信息,使徒作为耶稣复活的见证人成为历代教会整个事工的基础。当彼得宣告时,他肯定了使徒作为见证人的事工:“这耶稣, 神已经叫他复活了,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2:32)。在这至高的宣告前后,门徒作为耶稣的见证人——特别是耶稣复活的见证人——的这一角色被反复重申(1:8, 22; 3:15; 5:32; 10:39, 41; 13:31 )。正因如此,保罗(弗2:20 )和约翰( 启21:14)都称使徒为殿和圣城(即教会)的根基。他们亲眼见证了耶稣作为受苦的仆人和升天的主的所言所行,万众期待已久的“基督的奥秘 ”被启示出来 (弗3:4-5 )。基督徒见证的重点不是我们生命转变的主观经历——尽管除非我们生命已经转变否则我们也不能忠心做见证。基督徒见证的重点乃是耶稣自己以及祂的工作,因此在经文中记录的使徒的见证才是这里的重点。

第三,因着先知约珥的预言我们得知,上帝应许将祂的灵充满“凡有血气的”,恩膏儿女,少年人和老年人,甚至仆人和奴隶都会成为新的先知的一员。这个主题可能会令我们感到惊讶,我们集中观察发现,使徒为基督复活做见证的独特使命,是带有王亲自委任带有独一无二的权柄的使者(见弗6:20)。圣灵在五旬节当天分赐方言的恩赐,彰显了圣灵在救恩历史分水岭的能力同在的扩张,正如以色列的宗教体系被新约教会的“新皮袋”所替代。他们聚集在一起等候圣灵的降临,这些人中不仅有使徒,还有“几个妇人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并耶稣的弟兄”——人数有一百二十名(徒1:13-15)。当圣灵从天上降下来,“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2:2-4)。在整个旧约时代,圣灵的言语和智慧的恩赐只是有选择的给以色列的官长,特别是先知,君王,有时还有祭司。(1)然而早在摩西的时候他就表达内心盼望“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愿耶和华把他的灵降在他们身上!”(民11:29)。几百年后,上帝借着先知约珥的口应许祂的百姓,摩西的愿望最终会实现:“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做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珥2:28-29)。最终在五旬节,上帝成就了祂的应许。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当这一百二十人宣告耶稣受难和荣耀时,讲各种方言的人们听到神的大作为是用“我们的乡谈”(徒2:3-4,11)。因此彼得宣告上帝成就祂“末后的日子”的应许,祂的百姓都受感说话(2:15-21)。使徒们的见证是根基,然而教会的见证使命(建立在这个根基之上的)扩展了使徒的疆界。

《使徒行传》中的许多因素都强调了复活的主(套用海德堡要理问答中的论述)“分赐”了祂预言的恩膏,因此我们都是“称呼主名”的人。(2)首先,耶稣嘱咐使徒们:“你们做我的见证”,与主在《以赛亚书》的预言中对以色列人的嘱咐相呼应。在之前的学习中我们知道,耶稣成就了圣灵降临的应许(1:8)用先知以赛亚的话(赛49:6-7)“直到地极”。在这个应许中,主还引用了《以赛亚书》另外一处经文。祂应许当圣灵降下来“你们去做我的见证”,回应了上帝呼召以色列民在偶像违背祂的争讼的事上做见证。(赛43:10-12; 44:8)。因为主拯救以色列行了大事,他们见证祂就是上帝,唯一的救赎主。耶稣引用旧约的经文证明祂就是雅威,与以色列立约的上帝。正如雅威呼召古以色列民见证“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徒4:12),那些耶和华真正的见证人见证了耶稣就是这位救赎主。耶稣又指定他的门徒为教会的核心,作为将祂的神圣荣耀传于万民的新以色列。先知以赛亚预见这一天,圣灵倾倒在祂的子民身上,如雨浇灌在干枯之地,其结果将是他们见证和敬拜的声音:“这个要说:我是属耶和华的;那个要以雅各的名自称;”(赛 44:5)。在五旬节那天,当圣灵不仅降在使徒的身上,也降在满怀期盼圣灵降临的全体会众身上,新以色列由这些作为见证人,放胆传讲耶稣就是救主的人组成。

第二,在五旬节那天充满所有信徒的圣灵就是那位确定使徒见证的神圣见证,祂还是父上帝赐给一切遵守福音呼召的人的恩典。在使徒行传5:32所述,使徒们被捉拿并且被犹太公会威胁,控告他们无视公会早前禁止奉耶稣的名传福音的禁令。但是当使徒们平静地再次重申耶稣复活的事实以及上帝应许透过祂要赦免以色列民,并且重申印证他们的见证:“并且我们为这些事做见证,并且,上帝为那些遵行祂话语的人所赐下的圣灵也为这些事做见证”(着重强调)。圣灵的见证证实了使徒的话语,不仅是上帝赐给使徒的,也是赐给所有听从上帝的呼召,悔改并相信耶稣基督的人。《使徒行传》中一层层展开的叙事表明,圣灵不仅仅是向所有相信的人,与他们的心同证使徒话语的可靠性(罗8:15-16),还透过所有信徒——整个新以色列,雅威(也就是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做我的见证”。

第三,当教会的见证人从“犹大全地到撒玛利亚”圣灵借着整个教会而不仅仅是使徒所做的见证(徒1:8)。司提反为主耶稣做见证而殉道(殉道者在希腊文意为“见证”(3)),大数的扫罗非常喜悦这事。扫罗被盲目的热心所激励,开始迫害信徒,逼迫他们离开耶路撒冷,分散到周围的地区。然而,作者受启示而指出,不是使徒而是从大卫城里分散的其他信徒,被置于福音广传的前锋:“门徒都分散在犹太和撒玛利亚各处,除了使徒以外”(8:1着重强调)。带来的结果是,“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8:4)。(4)除使徒以外四散的信徒和他们所传讲的福音,都表明他们是五旬节后的见证人,与其平行的经文是路加福音第10章1-24节中,耶稣差遣七十二个“使徒以外”的人去传福音,医病赶鬼。在路加福音第9章第1-6节,主耶稣差遣使徒做同样的事,然而在第10章祂差遣了更多圣经并没有记录姓名的门徒,因着祂的名的权柄,宣告神的国近了(10:17)。路加记录最终“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难四散的门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并安提阿”最初“他们不向别人讲道,只向犹太人讲。”之后在安提阿,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也向讲希腊话的外邦人“传讲”主耶稣(11:19-20)。首次将君王耶稣得胜的好消息传入犹大全地撒玛利亚以及之后传入叙利亚的安提阿和远离罗马帝国的第三个城市的,并不是像彼得,约翰,保罗这样的使徒,而是当他们听到使徒们的见证,就忠心担负基督受死复活的好消息的那些主耶稣的无名跟随者。

使徒们延续了那些平凡却被圣灵引导信徒所开辟的路,这些信徒在不断扩大的范围坚定宣告上帝恩典的工作。腓力曾经服侍饭食和供养寡妇,他把福音传到撒玛利亚(8:4-11)。使徒彼得和约翰跟随他的脚步,确认“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8:12-25)。圣灵引导腓力向外邦人的官“传讲耶稣”(8:35),并继续在沿海各城宣传福音(8:40)。彼得也同样的沿海一路宣教,直到受圣灵指示将福音传给一个外邦人的官,罗马的百夫长哥尼流(9:32-10:48)。为了在安提阿新生的外邦人的会众,耶路撒冷教会差遣巴拿巴,他是最受尊敬的领袖之一,他和扫罗(当时已经重生)一起教导基督里的新生命——门徒称为“基督徒”是从这里起首——足有一年的工夫(11:19-26)。

使徒们卓越的讲道贯穿《使徒行传》(第2,3,4,10,13,14,17,20,22,26章)表明了使徒的传道事工对教会的扩展和成长是多么重要。然而,《使徒行传》也表明,那些有基督所赐预言的恩膏,普通的承接圣职的牧者,上帝喜悦差遣他们传扬祂的国度的福音。《使徒行传》也反映了福音的共生关系(symbiosis ),在这样的关系是以使徒的见证为根基,那些受神圣的呼召并赐予权柄的按立的牧者为源泉,从中所有信徒口中的见证涌流出来,也透过整个教会的生命彰显出来,“儿女,少年人和老年人,男人和女人”。

可悲的是,接下来的几个世纪,对按立牧师的特殊呼召和所有信徒的一般呼召的两极化强调,往往打破了这种共生关系。有时候教会被按立的领袖的地位被提的太高,以至于圣灵引导的事工中的普通会员被忽视。在其他的时代,质疑权威的文化渗透到教会,使得传讲圣言和执行圣餐的特殊职分的重要性被极度轻视,然而这样的职分是带领和指导会众所不可或缺的。《使徒行传》所描述的初代教会模式显示了上帝的智慧,这种模式中被按立的传道人和平信徒作为基督得胜的见证人和上帝国度的使者,都各尽本分。

尾注:

1.参B·B·华菲德《圣经与神学研究》“旧约中上帝的灵”(费城:长老会和改革宗出版社,1952年)127-56页。
2.《海德堡要理问答》主日12,(三十一问)解释了为何祂被称为“基督”即作为我们的先知,祭司和君王的受膏者。之后又确认了因着与基督联合,信徒在祂的恩膏和祂的职分上有份(三十二问):“你为何称为基督徒呢?因为我是借着信心是基督的身体,因此在祂的恩膏上有份;以致于我可以承认祂的名,把自己作为感恩的活祭献给祂,并以无亏的良心,在今生与罪恶和魔鬼争战,之后,在永恒中与基督一同统管万有,直到永远。”
3.扫罗在之后成司提反是耶稣的“见证人”,他的殉道是扫罗可以证实的(徒22:20)。
4.在使徒行传第八章第4节ESV版本圣经所用的“传道”在希腊文动词是用“euangelizomai”,字面意思就是“传扬好消息”“传福音”。

作者:丹尼斯·约翰逊(Dennise E. Johnson)
译者:王贤
英文原文: Acts 3: The Ambassadors of the Kingdom – Modern Reformat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