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之约/恩典之约的架构是否混淆了律法/福音的区分?

不。路德宗坚持律法/福音的对比,这是正确的,但遗憾的是,他们未能理解这正是圣约神学所做的。

(这是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rton)回应查尔斯·阿兰德(Charles Arand)的文章)

近来对短句妙语的需求越来越大。前几天一位朋友在旅途中时间不多,没有时间让自己沉浸在系统神[……]

继续阅读

《路得记》中的福音在哪里?

“他带我入筵宴所,以爱为旗在我以上”。(《雅歌》2:4)

“我又看见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预备好了,就如新妇装饰整齐,等候丈夫。(启示录21:2)

路得的故事常常被讲得像圣经中的童话故事。一个来自陌生国家的贫穷、年轻的寡妇跟随她丧偶的婆婆来到一片新的土地。当她在田里辛勤工作为她[……]

继续阅读

基督徒的同理心

“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要彼此同心。”(罗马书12:15-16a)

同理心是一把钥匙,可以打开我们善良和同情心的门。[1]

当我浏览我的社交媒体时,我看到了一个让我心碎的帖子。一个女人刚刚发现她怀中的孩子已经死亡。我为这位基督里的姐妹和她的家人充满了悲痛。为什么我会为一个我[……]

继续阅读

如何判定何时该适可而止?

(五个部分系列之第三篇)

如果我们能从这简短的、以犹大之名命名的书信中,说出什么关于他的事的话,那就是,犹大并非是一个生活总是充满阳光的人。他在书信的一开始就为基督徒读者扬起了危险三角旗,并使其一直在空中飘扬。他本想写一些更加讨人喜欢的内容——“论我们同得的救恩”——但现实情况却迫使他以“劝你[……]

继续阅读

圣约释经学

登山宝训是否也适用于今天的基督徒呢?安息日的诫命是否仍然有效?基督徒是否应该遵守婴儿洗礼?我们如何回答这些及其他问题取决于在打开圣经前我们的诠释预设。在阅读圣经前,我们都是带着某种想法,认为圣经该如何阅读的。但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们带着这些预设来读经文,那么这些预设起初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们的这些预[……]

继续阅读

请真正的马丁·路德站起来好吗?

除了耶稣本人和圣经文本的作者之外,基督教传统中很少有人物像马丁·路德那样受到如此不同的神学诠释。

路德是否真的是魔鬼的秘密武器呢?在最近出版的《美国受审:对建国的辩护》(America On Trial: A Defense of the Founding),天主教作家罗伯特·R·赖利(Rob[……]

继续阅读

如何向6岁的孩子解释天堂

你6岁大的孩子看到一个天使小雕塑,问道:“妈妈,我会不会去天堂,像天使一样拥有一双翅膀?”你会怎么说?

那一刻,我们作为父母的面临一个很现实的试探—那就是直接肯定孩子们的看法,而不是花时间做详细的解释。然而,我们不想肯定关于天堂的不准确的观点,并且(关于在天堂的人)圣经没有提及翅膀。

如[……]

继续阅读

“激进路德宗”的挑战

对于那些信奉传统主义神学倾向的路德宗来说,2020年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当今美国最著名的路德宗信徒可能不是别人,正是娜迪亚·博尔茨-韦伯(Nadia Bolz-Weber),她最近在揭幕女性的大型雕塑时成为头条新闻——用旧的守贞戒指锻造的生殖器。不出所料,博尔茨-韦伯的路德宗神学品牌的特点是对成圣或[……]

继续阅读

上帝在哪里?从使人绝望的疑问转向使人有盼望的神

上帝在哪里?从使人绝望的疑问转向使人有盼望的神

我在一个破碎的家庭中长大,多年来,对我来说苦难远比上帝和祂的爱来得更加真实。沮丧就像一个不受欢迎的朋友,仍会不时到访。当我经历困苦的时候,感觉好多事接踵而至:当我试着去厘清使我痛苦的环境时,我的希望很快就被疑惑和绝望所笼罩。感觉就像是我的生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