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降在阴间”?

使徒信经里或许没有其他任何一句话,比“降在阴间”更引发争论。有一些人,例如十五世纪的皮科克(Reginald
Peacock)建议把这句话从使徒信经中去掉。在当代学者中也有不少持这种论调者,例如奥托(Randall
Otto),古德恩(Wayne
Grudem)等[1]。然而,与这些大胆的学者相比,[……]

继续阅读

被轻看的和被厌弃的:约瑟和耶稣的比较

约瑟耶稣约瑟将他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们的父亲(创27:2)耶稣说:“世人恨我,因为我指证他们做的事情是恶的。”(约7:7)以色列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创37:3)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7)约瑟的哥哥们就恨约瑟(创37:4)耶稣的家人认为他“疯了”(可3:21)[……]

继续阅读

上帝改变吗?

在改革宗神学中,上帝论是源头。我们对上帝的看法触及神学的每一个领域。它塑造了我们的神学、敬虔和实践。当我们说人类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时,除非我们对上帝有所了解,否则我们无法理解这一点。当我们谈到罪和救赎时,我们只能根据我们对上帝的公义和怜悯的看法来理解。当我们谈到基督是真神和真人时,是根据我们的上帝[……]

继续阅读

担任教牧考官之后的一些感想

上周参加了我所在的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的美西南区会,我被任命为教牧候选人资历考试(Candidacy Exam)的考官之一。我所要负责的是八大考核项目其中之一项 “实践”(Practica)。这是我第一次做考官,心情有些小激动。我也算是创下了不少记录:作为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

继续阅读

警告经文是改革宗神学的一个薄弱环节吗?

我最近读了唐纳德·麦克劳德(Donald MacLeod)的书《催促他们进来:加尔文主义和福音的白白邀请》(Compel Them to Come In: Calvinism and the Free Offer of the Gospel)这本书在这个话题上很有益处,我认为他在本书中提出的一些观点[……]

继续阅读

成为改革宗需要时间

任何值得做的事情都需要时间。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Malcom Gladwell)说,一个人要真正掌握一项重要的技能,需要一万个小时。这句话是否在所有情况下都是正确的,还有待商榷,但常识告诉我们,有价值的技能通常不容易获得或不容易迅速获得。我不是一个电脑游戏玩家,但有人告诉我,那些成为优秀玩家的人—[……]

继续阅读

殉道情结

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或作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8-19)耶稣用这些话预备他的门徒们,让他们知道未来的使命的艰巨和危险。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作为不信的机制,对耶稣是敌对的。所以[……]

继续阅读

“普遍”不是“中立”

有别于“变革论者(transformationalist)”或某些版本的新凯波尔主义,对于试图将较早的改革宗”两国论”(或如加尔文所说的”双重国度”)方法用于后君士坦丁时代的改革宗伦理学,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批评意见是,它为改革宗神学引入了一种”中立性(neutrality)”。最近发表的评论表明,对某[……]

继续阅读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警告经文?

当前讨论的背景

改革宗圈子中的一些人担心,在成圣教义中过于强调恩典,而对顺服甚至属神的敬畏却不够重视。问题出现了,应该如何解决呢?在谈论基督徒生活中他必须圣洁时,我们应该使用什么语言?律法在我们成圣中扮演什么角色?

毫无疑问,上帝的话语教导了基督徒成圣(圣洁)的道德必要性。希伯来书1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