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保罗提醒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们要警醒:「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我知道我去之后,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不爱惜羊群。就是你们中间,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所以你们应当警醒……」(徒二十28-31)。使徒的这句中肯的提醒不单写给以弗所教会,也是历世历代各个教会所必须反思的。

二十世纪20年代,基要派和自由派之间发生了激烈的论战。许多教会、牧师十分重视保罗这句话的提醒。基要派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教会和学院离开历代传统的基督教信仰。他们看出自由派的狡猾、伪装、邪恶。梅钦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在20年代写作了那本最为宝贵、流传至今,对自由派批判的书,《基督教真伪辨》(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在这本书里,他得出结论:自由派本身是完全不同于基督教的另一种宗教。

自由派的思想

首先,我们必须先理解自由派如何看待自己,他们彼此之间如何交流自己的信仰。自由派坚持相信自己是基督徒。他们相信自己持守的就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内容。用1924年奥本宣言(Arburn Affirmation)的话说,自由派坚称他们持守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只是拒绝一些基要派对教义的解释理论。例如,他们相信耶稣是与他们同在的上帝,但是他们不相信耶稣是童贞女生的。他们很认真地相信只有他们才能在这个现代世界里拯救基督教,把基督教变得更加与人相关。因此,他们非常积极参与到这个使命当中。

梅钦博士曾正确地指出:「他们模糊地使用一些传统用词,把自己的观点描绘的仿佛只是对圣经的另一种解释,他们安然地踏入教会,心里却恨恶教会信仰的根基。」然而自由派却否认这样的指控,他们喜欢使用一些含糊不清的语言,企图让人以为他们并非像批评者所说的那么坏。

对于梅钦博士来说,自由派与基要派之间的争论不仅事关真理,也关乎道德伦理。自由派从不坦率、诚恳地把自己的信仰陈述清楚。梅钦写道:「今天在许多教会里,诚实这项美德正在被自由派大规模地丢弃。」他们在授职宣誓中承诺捍卫的教义,其实他们自己内心并不相信。

保守派的思想

梅钦博士相信,当时大部分的教会成员基本上还算是保守的。他们并不希望在教义和教会生活上做出太大的改变。对于自由派的方向,他们有点担忧。可是,他们对未来更趋于保持乐观,认为对自由派的批判有些过于负面或刺耳。

保守派教会的领袖们在当时并没有形成统一战线。梅钦博士这样的坚定保守派对自由派是相当警惕和批判的,而其他温和保守派则争论说太多的负面言论和分裂会损害教会的使命。保守派教会成员往往不知道该相信谁,该跟从哪一边。

保守派领袖之间的分歧,加上许多保守派人士的乐观看法,使得他们更倾向于回避正面斗争。早在1915年,梅钦博士看到当时潜在的危机时说:「大部分教会今天还很保守,但是他们的保守是一种无知的、不加辩解的、和声细语的保守,这正是凶暴的豺狼想要的。我并不是刻意用严厉的词语,你们知道我所说的是合乎圣经的。」就像保罗提醒以弗所教会的众长老要谨慎那些攻击教会群羊的豺狼,梅钦博士所担心的就是当时教会的群羊面对自由派的豺狼时脆弱不堪。

认信的思想

虽然梅钦博士常常被视为基要主义运动最伟大的领袖,但他本人却并不完全赞同基要主义运动。他相信单单捍卫基要信仰的五要点是远远不够的。他认为基要主义太过个人主义,太过简单,也太不重视历史了。对于梅钦博士来说,真正的基督教一个历史性的团体,有着一套完整且条理清晰的神学系统。以他改革宗神学传统为背景,他认为真正的基督教需要以一套完整的信条作为教义的阐述,例如威敏斯特信仰告白。

梅钦博士相信,信条表达了教会的思想。信条向教会每一位成员表明教会承认哪些重要且必需的圣经教导。信条像一剂良药,当教会认真勤奋地把信条教导给会众时,能医治对教义无知的流行病。信条能告诉教会必须捍卫持守哪些教义。信条像真理的盾牌一样坚固着教会。

今天,福音派教会所面对的教义问题上的挑战一点不逊于二十世纪20年代。有些福音派人士拒绝圣经无误,有些人拒绝传统的上帝论,他们的理论被称为「开放神论」,有些人拒绝宗教改革重拾起来的称义的教义,开始重新转向各种形式的道德主义。
而今天的福音派教会却远不及20年代时那么认真对待教义上的错误。教会已经变得不再警醒。教会也普遍没有学习认信信条。相比20年代的教会,在教义知识、对圣经的理解、基督徒生活的纪律等方面,今天的教会没有进步,反而更是倒退。

今天,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听保罗恳切的声音。他呼吁教会深思、警醒。今天的牧师、长老、教会成员必须重拾历代教会伟大的信条。这些信条为我们总结了一套完整而细致的教义,藉此使教会可以在真理上重新得力。如此一来,我们就知道何时战斗、何地战斗,也能知道我们为何真理而战。就像保罗对提摩太所说的:「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要在这些事上恒心。因为这样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听你的人」(提前四16)。


作者/罗伯特·葛福瑞
译/王一

罗伯特·葛福瑞博士(Dr. W. Robert Godfrey),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院长兼教会历史教授;Ligonier Ministries 讲师;著有 John Calvin: Pilgrim and Pastor,An Unexpected Journey,Reformation Sketches 等书。

本文第一次于2006年三月,发表于Tabletalk

英文原文载于Ligonier Minis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