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顿论敬拜5:洗礼

你在基督里成长最重要的五件事情是什么?对于这样的问题,你可以直接自己回答出来。当然,我们是不会听到你的答案,不过这不要紧。如何列出五样对基督徒成长最重要的工具?祷告?传福音?查经班?团契?基督徒服事?我在福音派的圈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这个问题,我会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其中有非常好的答案,但是人们经常忽略提到圣礼。我们现在几乎完全听不到有关圣礼的事情了,所以更加不会使之成为我们在基督里成长的必要部分。

然而在圣经中,洗礼和圣餐是与我们的救恩本身紧紧相连的。通过这两个圣礼,上帝给予我们在他圣道里应许的恩典。洗礼和圣餐是恩典的媒介这一点是十分正确的。他们不仅仅是象征,也是恩典的管道。

在你开始想——“嗟,这听起来像是罗马天主教的洗礼观和圣餐观”——之前,让我先承诺,我所要讲的洗礼观是传统的基督新教的教导。尽管这一重要的、符合圣经的圣礼观在逐步退到教会生活和思考的边缘,它在圣经中仍占据同样重要的位置,要求我们在这个时代重新使圣礼回到原有显耀的位置。

现在,我们先来关注基督徒的洗礼。洗礼这个词来自希腊词 “baptidzo”,意思是“去蘸,去洗,或去撒。” 实际上,这个词在古时用来指将一个人或物浸在水里,但同样的词也指代浇灌自己的草坪或植物。这便是为什么根据这个词本身来争辩洗礼的形式是完全行不通的。重要的是,上帝通过这个圣礼要成就他的应许,就是洗掉我们的罪。

经过几个世纪的反思和讨论,洗礼中一个重要的区分是“标记”(the sign)和“被标记的事物”(thing signified)。在洗礼中,标记是水。你可以把你的手指放进水里,你可以喝水,你也可以在水里玩水球。洗礼的水和自来水管里的水并无差别,但是水这一标志,不是洗礼中唯一参与的元素。上帝的道、圣灵和标记,汇流相聚,结果是洗礼。通过福音的道,圣灵把水洗联结到真正的、内在的洁净和重生。所以在洗礼中,普通的水成为神圣的水,就像红海的水,即使是普通的水,却成为上帝拯救在埃及做奴隶的子民的工具。

法老的军队被水淹没,老卢卡斯·克拉纳赫 (Lucas Cranach the Elder), 1530年

仅从圣经的证据来看这种洗礼观,标志(水)和所标记的事物(圣灵带来的洁净)之间的关联在圣经中显得十分紧密。《马太福音》第十六章16节说到:“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 在耶稣差遣他的使徒之后,亚拿尼亚治好了保罗,亚拿尼亚说:“现在你为什么耽延呢?起来,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徒 22:16)保罗自己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 6:3-4)对提多,保罗写到:“他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圣灵就是神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救主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的,好叫我们因他的恩得称为义,可以凭着永生的盼望成为后嗣。”(提 3:5-7) 我刚刚提到,拯救以色列脱离法老的水和洗礼的水的那段描述,并不是来源于我自己。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十章1-4节使用这样的对比:“弟兄们,我不愿意你们不晓得,我们的祖宗从前都在云下,都从海中经过,都在云里、海里受洗归了摩西;并且都吃了一样的灵食,也都喝了一样的灵水。所喝的,是出于随着他们的灵磐石;那磐石就是基督。”

那么又回到给小孩子施洗这个棘手的问题上了。怎么处理婴儿洗的问题呢?难道这不是一个从罗马天主教遗留到基督新教的没被处理的残留吗?首先声明,我是成长在福音派、相信圣经的教会。当我碰到那些给婴孩施洗的人时,我会很自然地假设他们根本不读他们的圣经,或许他们根本都不是基督徒。当我认识到这个世纪许多最伟大的、为圣经正统信仰辩护的人都相信婴儿洗是符合圣经的教义时,我惊呆了,于是我开始倾听他们的辩论。经过许多的讨论和对经文的挣扎,我最终向我曾经很肯定不会承认的观念屈服。

那么,这是什么意思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许多人反而持有完全相反的经验。成长在路德宗或改革宗教会的一些人,他们后来相信圣经没有教导婴儿洗,所以我们的经验并不能决定什么。但是这至少能使你停下来思考片刻,并问这个问题:“是什么让这么多相信圣经的基督徒接纳婴儿洗是符合圣经的呢?”

为什么给婴孩施洗?

我们应当给我们的孩子施洗是因为:

  1. 上帝领我们进入恩典之约,即使这约中并不是所有成员都会坚守到底(就是说他们不是被拣选的),他们仍享有属于上帝约的子民的特殊权利。这对于真正的以色列是如此(即旧约中的教会),新约则直接把这个观念应用在新约教会上(来 4:1-11, 6:4-12;申 4:20, 28:9,彼前 2:9,10;加 6:16;何 2:23,赛 10:22, 罗 9:24-28)
  2. 即使进入上帝圣约保守之下,也不能保证每一个人都持有真正、蒙保守的信心(来 4:1-11),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一个人在不在基督和他的恩典之约里是不重要的。
  3. 在旧约中,婴孩是通过割礼这一圣礼而被接纳进入恩典之约的,在新约中(这又被称为“更好的约”),在上帝美好的旨意下,他没有改变对婴孩的态度(徒 2:38, 35),而且割礼被洗礼所取代(西 2:11)。所以,我们的孩子也必须被纳入恩典之约中,通过洗礼与基督联合,正如在古时,上帝的子民通过割礼进入恩典之约。
  4. 不信主的人的孩子是不圣洁的,但是信主的人的孩子是被分别为圣给上帝的。这一区别不仅在旧约(读逾越节,出12:1;还有“邪恶人的会”和“正直人的会”的区别,诗篇体现的尤为明显),也延续到新约中(林前 10:2)。他们是如何与不信主的人区别开来的呢?就是通过圣约的标记和印证。
  5. 家庭式的洗礼在新约中很常见(查考 徒 16:15, 33;林前 1:16)。当狱卒问如何才能得救时,保罗回答:“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我们从经文知道,就在当夜,“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徒 16:31-33)
  6. 教会历史上没有中断施行婴儿洗的记录。即使传统是次要的,但是这仍然很重要:我们知道事实是,使徒死后,最早的基督徒在使徒的教导之下仍施行婴儿洗。我们没有任何记载表明使徒的继承人们终止了这种做法。
  7. 洗礼是上帝的工作,而不是人的工作。洗礼不是信徒对上帝委身的标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则要求先在的信心和悔改),而是上帝拯救应许的标记和印证,他承诺要拯救所有不拒绝自己的洗礼、不拒绝信靠基督的人。我们可以从一些经文看到洗礼的属性:可 16:16,徒 22:16;罗 6:3;提 3:5。这些经文之所以是对于那些先相信后受洗的人,是因为初归信的很显然是成年的时候相信的,但是他们也很显然给他们的孩子受洗。这在亚伯拉罕身上同样适用。他在受割礼之前相信,但是之后他的孩子都在婴孩时期受了割礼。

作者:麦克·霍顿;翻译:蔡璐;校对:王一

麦克·霍顿博士(Dr. Michael S. Horton,又译作荷顿或何顿),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梅钦教席系统神学与护教学教授;全美广播电台White Horse Inn主持人;《现代宗教改革》杂志(Modern Reformation)主编;曾与2001至2004年担任认信福音派联盟(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主席;他曾于1996年被《今日基督教》杂志评为“五十位四十岁以下福音派领袖”之一;现为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牧师;著作极其丰富。已译作中文的著作有:《基督徒的信仰》(The Christian Faith: 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没有基督的基督教》(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应许的神》(God of Promise: Introducing Covenant Theology)等。 英文原文发表于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1995)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