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信条与唯独圣经

我们所处的时代,充斥着各样宣称自己是真理的声音。我们每天被各种言论轰炸着,这是真的,那是假的;去相信这个,不相信那个;这样去做,不那样去做。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她的每月专栏里告诉我们如何控制生活和人际关系;纽约时报编辑专栏定期向我们宣传如何处理生活中道德、法律或公共政策的事[……]

继续阅读

文章

我们所信

许多福音派基督徒不假思索地质疑信条的概念,他们排斥历代教会表达信仰时所使用的固定形式的话语。对他们来说,在圣经之外对信仰内容作出权威性的陈述似乎违背了他们的信仰,毕竟圣经才是上帝唯一的启示,是我们认识上帝充分的根据,也是一切关乎敬虔之事的最高权威。

当然,信条的确可能被误用,以致违背正统宗教改革的[……]

继续阅读

文章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一些被我称为「昔日福音派的人士」在这个问题上有些看法。其中之一这样写道:「路德在十六世纪时是对的,但是称义的问题如今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讨论的问题了」。第二个观点是我在一个出版社的会议上听到的,一位自称是福音派的人如此评论说:「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中唯独因信称义所引发的争论不过只是[……]

继续阅读

文章

抗罗宗与信条

问:什么是基督徒所必须相信的?

答:就是在福音里所应许我们的一切,也就是我们基督教不容置疑的大公信条中简略地教训我们的。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22问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在长老会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里参加敬拜的经历。我是在独立的圣经教会(independent[……]

继续阅读

文章

你唯一的安慰是什么

[su_quote cite="海德堡要理问答"]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su_quote]

在所有宗教改革时期的要理问答中,再没有像海德堡要理问答如此深受喜爱。在开篇的问答中,要理问答的个人性和别具特色的语气便显而易见。「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这完全不是理论性的问题—[……]

继续阅读

文章

唯独恩典

「唯独荣耀归上帝」(Soli Deo gloria)是宗教改革运动生出的一句格言,巴赫每一部作品中都用到这句话。他在每一份手稿的最后印上这句话的首字母SDG,来宣告唯有上帝配得一切尊贵与荣耀,因他的创造与救赎大工是如此奇妙。在十六世纪关于救恩的争论的核心则是恩典的问题。

人对恩典的需求是不争的事实[……]

继续阅读

文章

全备圣经

在过去,教会曾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认出哪些书卷属于圣经。圣经本身并非一卷书,而是许多单独书卷的合集。教会要辨认的就是称为正典(canon)的书卷。正典这个词源自希腊语,原意为「标准或量杆」(standard or measuring rod)。因此,圣经正典就是教会获得上帝话语所使用的标准。通常,异[……]

继续阅读

文章

跨越海峡

宗教改革运动从德国的维滕堡迅速蔓延,遍及欧洲,跨越海峡来到英格兰,这一切并非是由某个周游列国的神学家个人努力而催生的。恰恰相反,马丁·路德整个事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维滕堡乡村的大学里教书。尽管如此,路德的影响却以维滕堡为中心蔓延到世界各地,好像一块丢进池塘的石头激起了层层涟漪。早在九十五条论纲被钉在教[……]

继续阅读

文章

新生

重生先于信心。这句宣告捕获了历史上奥古斯丁主义者和改革宗信徒的心。它是区别各类半伯拉纠主义神学的分水岭,也就是说,它不同于所有不同形式的半伯拉纠主义神学。

在历史上,半伯拉纠主义提倡耶稣赎罪的果效对全人类产生立了一种普世性的好处。这种好处是全世界所有人都得以重生——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说,使他们脱离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