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重的抗罗宗异端思想

我们先来看一道教会历史题。贝拉明枢机主教(Cardinal Robert Bellarmine,1542–1621)在十六世纪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是教皇克雷芒八世(Pope Clement VIII)的私人神学助理,当时罗马反宗教改革运动中他是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他曾经写下这样一个问题:「抗罗宗异[……]

继续阅读

为何亚米念主义「赢了」

「亚米念主义是如何,又是从何时成为主流的呢?」这个问题问得好!首先,我们要从亚米念本人开始说起。对比亚米念主义神学,亚米念本人所持的其实是比较保守的改革宗神学思想。当时在世的几乎所有正统改革宗的神学家都调查过他,他们的确怀疑亚米念的神学和教导有问题,不过最终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然而,那些抗议比[……]

继续阅读

逃离囚笼

我的朋友霍顿(Machael Horton)经常会提到「囚笼阶段加尔文主义」的现象,他说这种怪病似乎影响了许多刚刚认识改革宗恩典教义的人。我们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两个这种「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当我们第一次被上帝在救恩中的主权征服时,很多时候也和他们一样。

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通常会坚持不懈地要[……]

继续阅读

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

经文:路加福音二十三章43节(读经路二三39-43)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这幅画面正是应验了以赛亚先知曾经预言的:那位受苦的仆人被列在罪犯当中(赛五三12;参路二二37)!我们要留意看这一幕:耶稣的十字架在中间,左右两边是罪犯。注意:不是单叫我们看到被钉的那两个强盗,而是叫我们[……]

继续阅读

家庭敬拜的益处

[su_quote cite="哈普勒"]亲爱的弟兄姐妹,请记住,积极主动的家庭敬拜才是在家中遵行上帝的命令最有效的方法。[/su_quote]

家庭敬拜!我大概能猜到你看到这个词时的反应,因为我也曾经有这种反应。每当看到它,我就打心里畏惧。内疚感涌上心头,如千钧重负压在肩头,心灵消沉低落。我[……]

继续阅读

改革宗神学VS极端加尔文主义

今天当基督徒学习什么是改革宗神学(即加尔文主义)时,不得不先学习什么不是改革宗神学。因为贬低改革宗神学的人,常常不按照改革宗神学真实的教导来定义什么是改革宗神学,而是按照他们想当然的逻辑推理来定义。更可悲的是,一些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也如此来定义加尔文主义。结果,「加尔文主义」被定义成一种非常极端并且不[……]

继续阅读

教会与餐厅

如果说上帝对美食有特别浓厚的兴趣一点儿也不奇怪。他创造的人对食物就有特别的需要;圣经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都提到食物;亚当的堕落跟食物脱不了干系;以色列的礼仪律法中大部分都是围绕着食物展开的;诗篇中常常为着上帝供应食物而赞美感恩;福音书中圣子上帝所行的神迹中有食物,辩论中有食物,甚至最后设立的圣礼中也有[……]

继续阅读

分裂教会

尽管基督教的大分裂发生在第十一世纪,但从使徒时期起,分裂者就一直是地方教会的一大难题。主后约55年,保罗写信给哥林多教会说:「弟兄们,我凭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劝你们大家要同心,在你们中间不要分党,只要在同一的心思、同一的意念上团结起来。……(有)人向我提到你们,说你们中间有纷争。」(林前一10-1[……]

继续阅读

彩虹之约

冬季的伦巴蒂总是阴雨绵绵。在经历了一百四十四个小时的连绵小雨之后,今天下午十六时终于看到天际的一丝金边。参加教会晚间敬拜的路上,刚从地铁口出来,便听见阵阵惊叹声,抬头看见人群都纷纷拿起手机拍起照来。「怎么回事?」我和惠敏彼此嘀咕着。加快脚步出了地铁口,抬头一看,哇!从来没见过这么完整的彩虹,半圆形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