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需要用理性吗

问题:读圣经是否需要用理性来理解呢?

回答:是,也同时不是。首先,谈「是」。人在阅读时,都会运用理性来理解、消化所读到的内容;很自然,当我们明白内容时,情感也同时运作,为其或惊叹、或喜悦、或悲伤等;同时意志也持续不断的发生作用,相信或怀疑所读的内容等等。阅读时,我们都会有些预设前提,例如在阅读[……]

继续阅读

苦难与上帝的荣耀

多年前,我曾探访过一位患子宫癌的女士。当时她极度痛苦,但原因不只是身体上病患。她向我倾诉,自己年轻时曾经堕过胎,她坚信癌症是上帝对她的惩罚。

通常,面对挣扎在痛苦和死亡边缘的人,普遍的回应是说苦难并非是上帝对罪的审判。但是实话实说,我告诉她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上帝的审判。也许是,也许不是。我无[……]

继续阅读

上帝在自导自演吗

问题:我一直以来想寻求却寻求不到的疑惑:亚当被创造,夏娃的出现,以及伊甸园的试探,都是预备我们迎接耶稣基督。亚当夏娃没通过伊甸园的试探,似乎都是上帝设定好了的。不论是圣经里的故事,还是我们现在的生活,似乎都是注定的,我们看似有选择的权利,其实却没有真正地在选择。我们的角色似乎早已在出生前就已经被上帝[……]

继续阅读

古旧的加尔文主义

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是教会世世代代的牧者。他是杰出的改教家;敬虔的牧师;他装备了许多上帝的仆人;他是谦逊的改革者;忠贞的丈夫、父亲、朋友。然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加尔文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思想被上帝降服,他的心被至高的主掌管。「主啊,我愿立刻诚恳地将我的心奉献给你」,这是他一[……]

继续阅读

读经与偶像崇拜

问题:很多人都读圣经,很多异端也读圣经,是否有可能由于我们的理解有误,而产生偶像崇拜?

回答:非常不幸,不但大有可能,并且我们已经在圣经里、在两千年的教会历史中看到许多这样不幸的例子。上帝在圣经中一再警戒、提醒他的百姓,不可拜偶像:「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是独一的主」(申六4;可十二2[……]

继续阅读

最严重的抗罗宗异端思想

我们先来看一道教会历史题。贝拉明枢机主教(Cardinal Robert Bellarmine,1542–1621)在十六世纪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是教皇克雷芒八世(Pope Clement VIII)的私人神学助理,当时罗马反宗教改革运动中他是最得力的干将之一。他曾经写下这样一个问题:「抗罗宗异[……]

继续阅读

为何亚米念主义「赢了」

「亚米念主义是如何,又是从何时成为主流的呢?」这个问题问得好!首先,我们要从亚米念本人开始说起。对比亚米念主义神学,亚米念本人所持的其实是比较保守的改革宗神学思想。当时在世的几乎所有正统改革宗的神学家都调查过他,他们的确怀疑亚米念的神学和教导有问题,不过最终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然而,那些抗议比[……]

继续阅读

逃离囚笼

我的朋友霍顿(Machael Horton)经常会提到「囚笼阶段加尔文主义」的现象,他说这种怪病似乎影响了许多刚刚认识改革宗恩典教义的人。我们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两个这种「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当我们第一次被上帝在救恩中的主权征服时,很多时候也和他们一样。

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通常会坚持不懈地要[……]

继续阅读

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

经文:路加福音二十三章43节(读经路二三39-43)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啊!这幅画面正是应验了以赛亚先知曾经预言的:那位受苦的仆人被列在罪犯当中(赛五三12;参路二二37)!我们要留意看这一幕:耶稣的十字架在中间,左右两边是罪犯。注意:不是单叫我们看到被钉的那两个强盗,而是叫我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