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信条简介

比利时信条是最有名也是最为人喜爱的改革宗信条之一。德高望重的教会历史学家沙夫(Philip Schaff)形容比利时信条是「除了威敏斯特信条之外,对加尔文主义教义系统最完整且最具代表性的信条」。这份信条是出自欧洲南部的「低地国家」(Lowlands)或称为「荷兰地区」(即今天的比利时)的法语区改[……]

继续阅读

亚他那修信经简介

凡人欲得救(Quicumque vult)——这句话正是众所周知的亚他那修信经的标题。长达数世纪以来,人们一直认为其作者是亚他那修(Athanasius)本人,这份文件也因此被称为亚他那修信经。在第四世纪时,爆发了亚流主义异端(Arianism)的危机,亚他那修可谓是当时三位一体正统信仰的伟大捍卫者[……]

继续阅读

被规范的规范

拉丁文credo 一词意为「我信」,正是在使徒信经中头一个词。贯穿整个教会历史,教会必须采纳并拥护一些信经和信条来陈述阐明基督教的信仰,将正确的教导分别出来,脱离错谬。这些信条不同于圣经,一般我们称圣经是norma normans(意为「规范一切的规范」),而信条是norma normata(意为「[……]

继续阅读

信条与唯独圣经

我们所处的时代,充斥着各样宣称自己是真理的声音。我们每天被各种言论轰炸着,这是真的,那是假的;去相信这个,不相信那个;这样去做,不那样去做。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在她的每月专栏里告诉我们如何控制生活和人际关系;纽约时报编辑专栏定期向我们宣传如何处理生活中道德、法律或公共政策的事[……]

继续阅读

我们所信

许多福音派基督徒不假思索地质疑信条的概念,他们排斥历代教会表达信仰时所使用的固定形式的话语。对他们来说,在圣经之外对信仰内容作出权威性的陈述似乎违背了他们的信仰,毕竟圣经才是上帝唯一的启示,是我们认识上帝充分的根据,也是一切关乎敬虔之事的最高权威。

当然,信条的确可能被误用,以致违背正统宗教改革的[……]

继续阅读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一些被我称为「昔日福音派的人士」在这个问题上有些看法。其中之一这样写道:「路德在十六世纪时是对的,但是称义的问题如今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讨论的问题了」。第二个观点是我在一个出版社的会议上听到的,一位自称是福音派的人如此评论说:「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中唯独因信称义所引发的争论不过只是[……]

继续阅读

抗罗宗与信条

问:什么是基督徒所必须相信的?

答:就是在福音里所应许我们的一切,也就是我们基督教不容置疑的大公信条中简略地教训我们的。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22问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在长老会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里参加敬拜的经历。我是在独立的圣经教会(independent[……]

继续阅读

你唯一的安慰是什么

在所有宗教改革时期的要理问答中,再没有像海德堡要理问答如此深受喜爱。在开篇的问答中,要理问答的个人性和别具特色的语气便显而易见。「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这完全不是理论性的问题——「上帝安慰罪人的必要条件是什么?」相反,这是非常实际的问题——「只要我还活着,我要如何才享有安慰,在我死[……]

继续阅读

唯独恩典

「唯独荣耀归上帝」(Soli Deo gloria)是宗教改革运动生出的一句格言,巴赫每一部作品中都用到这句话。他在每一份手稿的最后印上这句话的首字母SDG,来宣告唯有上帝配得一切尊贵与荣耀,因他的创造与救赎大工是如此奇妙。在十六世纪关于救恩的争论的核心则是恩典的问题。

人对恩典的需求是不争的事实[……]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