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罗宗与信条

问:什么是基督徒所必须相信的?

答:就是在福音里所应许我们的一切,也就是我们基督教不容置疑的大公信条中简略地教训我们的。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22问
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在长老会教会(Presbyterian church)里参加敬拜的经历。我是在独立的圣经教会(independent[……]

继续阅读

你唯一的安慰是什么

在所有宗教改革时期的要理问答中,再没有像海德堡要理问答如此深受喜爱。在开篇的问答中,要理问答的个人性和别具特色的语气便显而易见。「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这完全不是理论性的问题——「上帝安慰罪人的必要条件是什么?」相反,这是非常实际的问题——「只要我还活着,我要如何才享有安慰,在我死[……]

继续阅读

唯独恩典

「唯独荣耀归上帝」(Soli Deo gloria)是宗教改革运动生出的一句格言,巴赫每一部作品中都用到这句话。他在每一份手稿的最后印上这句话的首字母SDG,来宣告唯有上帝配得一切尊贵与荣耀,因他的创造与救赎大工是如此奇妙。在十六世纪关于救恩的争论的核心则是恩典的问题。

人对恩典的需求是不争的事实[……]

继续阅读

全备圣经

在过去,教会曾面临一项艰巨的任务,认出哪些书卷属于圣经。圣经本身并非一卷书,而是许多单独书卷的合集。教会要辨认的就是称为正典(canon)的书卷。正典这个词源自希腊语,原意为「标准或量杆」(standard or measuring rod)。因此,圣经正典就是教会获得上帝话语所使用的标准。通常,异[……]

继续阅读

跨越海峡

宗教改革运动从德国的维滕堡迅速蔓延,遍及欧洲,跨越海峡来到英格兰,这一切并非是由某个周游列国的神学家个人努力而催生的。恰恰相反,马丁·路德整个事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维滕堡乡村的大学里教书。尽管如此,路德的影响却以维滕堡为中心蔓延到世界各地,好像一块丢进池塘的石头激起了层层涟漪。早在九十五条论纲被钉在教[……]

继续阅读

新生

重生先于信心。这句宣告捕获了历史上奥古斯丁主义者和改革宗信徒的心。它是区别各类半伯拉纠主义神学的分水岭,也就是说,它不同于所有不同形式的半伯拉纠主义神学。

在历史上,半伯拉纠主义提倡耶稣赎罪的果效对全人类产生立了一种普世性的好处。这种好处是全世界所有人都得以重生——至少从某种程度上说,使他们脱离原[……]

继续阅读

天大的背叛

威敏斯特小要理问答(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中有这样一个问题:「罪是什么?」提供的答案很简单:「凡不遵守或违背神的律法的,都是罪。」(参小要理第十四问)

让我们一同来查考这个回答中的几个要点。首先,罪被定义为某种缺乏或不足。在中世纪时期,神学家们尝试从缺乏(pr[……]

继续阅读

信条的价值

直到今天,特别在宗教改革的传统里,教会运用一种有力的工具来“守住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将福音传到地极——信条(confession)。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标志着与中世纪教会的决裂,全欧洲三分之一的教会不得不回到绘图板上,重新向世界描绘自己的信仰见证。

这绘图板就是圣经。无数的牧师学者以全新的原文知[……]

继续阅读

为何基督徒需要信条

基督徒并非分为有信条的基督徒和只信圣经的基督徒。实际上应该划分为,有一部分基督徒是有信条的,并且以公开的形式记下来,公开让众人察验或纠正;而另一部分基督徒也有信条,但他们并不把这些内容记下来。这样划分的原因很简单:每一间地方教会(更准确的说,每一名基督徒)都相信圣经是有意义的,教会相信圣经所表达的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