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论律法与福音的区别

按照保罗在别的地方所提到的律法之义与福音之义的对立(antithesis between Legal and Gospel righteousness),一切行为,不论加上何种名称,都被排除在外(加3:11,12)因为他告诉我们,所谓律法之义,是说一个人实践了律法的命令而得救,但信心之义是在于相信基[……]

继续阅读

保罗笔下的“行律法”

[su_quote cite="赖特(N.T. Wright),《称义:上帝的计划与保罗的异象》(Justification: God’s Plan and Paul’s Vision)第116–117页。"]那么,不能靠着『称义』的『行律法』是什么呢?……就是《加拉太书》2:14中的『生活像犹太人[……]

继续阅读

与基督联合

有一位古巴的间谍名叫萨尔瓦多,他受命前往迈阿密窃取美国军事机密。然而古巴政府的高压最终迫使他决定不再效忠卡斯特罗。萨尔瓦多决定投靠美国政府,而美国则为他提供政治庇护和新身份。他们策划了一桩“谋杀案”,假装把萨尔瓦多杀死,使古巴特务误以为他已经死了。从此以后,萨尔瓦多有了新的身份、新的名字、新的生命。[……]

继续阅读

称义和联合

婚姻是一男一女之间的联合。在婚姻里,二人成为一体。这是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五章里所讲的。婚姻里的联合指向更深层次的联合,即基督与教会。改革宗神学家常用信徒与基督奥秘的联合(mystical union)这种表达方式来描述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伯克富(Louis Berkhof)如此定义与基督联合:“基督与他[……]

继续阅读

舍身取义

有一次和一位留学生谈论基督教,他向我提出一个问题:如何看待中国古代哲学所讲的舍身取义的精神?也许今天个人主义横行的时代,我们通常会更加针对个人性的问题来讨论基督教信仰,强调个人的道德问题,强调自私、自利等问题。那么如果一个人真心的善待他人,真心的为了集体的利益而舍己,是否依旧无法博得上帝的悦纳?中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