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的伦巴蒂总是阴雨绵绵。在经历了一百四十四个小时的连绵小雨之后,今天下午十六时终于看到天际的一丝金边。参加教会晚间敬拜的路上,刚从地铁口出来,便听见阵阵惊叹声,抬头看见人群都纷纷拿起手机拍起照来。「怎么回事?」我和惠敏彼此嘀咕着。加快脚步出了地铁口,抬头一看,哇!从来没见过这么完整的彩虹,半圆形的虹划过天空,映着金色的晚霞。在大家啧啧赞叹中,我也不禁拿起手机拍下这张照片。

关于彩虹,圣经中很早就提到。在创世纪中,我们看到上帝因人在地上的罪恶极大,终日心里思念的尽都是恶(创六5),便降下四十昼夜的大雨在地上,在人们吃喝嫁娶的时候,灭了全地,唯独藉着这水拯救了挪亚一家八口(参创七;路十七27;彼前三20)。到了第九章,水退去之后,我们读到这些话:「神晓谕挪亚和他的儿子说:『我与你们和你们的后裔立约,并与你们这里的一切活物,就是飞鸟、牲畜、走兽,凡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立约。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神说:『我与你们并你们这里的各样活物所立的永约,是有记号的: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我使云彩盖地的时候,必有虹现在云彩中,我便记念我与你们和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约,水就再不泛滥毁坏一切有血肉的物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记念我与地上各样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神对挪亚说:『这就是我与地上一切有血肉之物立约的记号了。』」(创九8-17)

这就是挪亚之约,或者更准确一点,普遍恩典之约(covenant of common grace)。因为这个约不是单与挪亚本人所立的。之所以称为「普遍」恩典之约,是因为这个约并不是上帝与某些特别群体所立的。约中不但包括挪亚本人和他的后裔,还包括一切凡有血肉的活物,13节中提到主与大地也立了约。上帝应许要维护、治理整个受造界。这个约的标记就是彩虹。我们可以想象,当挪亚一家经历了四十昼夜的狂风暴雨,亲眼目睹了熟悉的人群、牲畜、村庄,转瞬间被洪水吞没。耳边还回荡着不久前人们吃喝嫁娶的欢闹声,而现在整个大地寂静无声,那真的是死一般的寂静。他们一定十分恐惧,至少换作是我一定会被吓个半死。想象一下,当天空再一次下起雨的时候,他们惊恐万分的样子,恐怕整个大地又一次要被毁灭殆尽。但是我们的上帝,这位创造天地的主,在他无限的怜悯和慈爱中,亲自来安慰脆弱渺小的人类。不要怕,不会再有这样的毁灭,不会再有这样的灭绝。不要怕,看!我把彩虹放在云彩里,这是我立约的记号,不但与你们,也与一切有血肉的活物。上帝用立约这个严肃的行为向我们保证。要特别注意,维持这个约有效的条件完全不在于人一方,而完全在上帝一方。约里面没有提到任何对人或其他受造物的要求,唯一使其有效的条款就是上帝保证说:「(当)我看见(云彩中的虹时),就要记念我(与各样活物)所立的约。」这就是为什么这个约被称为普遍「恩典」之约。它是上帝单方面无条件的应许,它是上帝白白的恩典,也因此是永远有效的保证。设想一下如果这个约要基于我们的信实,那结果肯定不堪设想!彩虹,是上帝对整个受造界的普遍恩典的记号。

然而,这难道就是整个约的全部意义了吗?难道上帝设立这个以彩虹为记号的约,只不过是为了让人类继续无限地繁衍而已吗?当然不是。这个普遍的恩典,乃是为了那个特殊的恩典。这并不是上帝第一次与人类立约,也不是他第一次赐下应许。实际上,我们必须记得,惹动上帝怒气的,招致洪水灭绝全地的不是别的,乃是人类自己的罪。罪绝对不是一件小事,一点小过失。上帝对罪公义的惩罚正显示出了罪本身的可怕。正因为人,作为上帝圣洁、公义、荣耀形象的承载者,却把造他的主当作说谎的,违背了他的话,结果罪就因一人悖逆而进入了世界,招致了死的咒诅。这咒诅在挪亚时代的洪水中体现的淋漓尽致。上帝之所以设立这个「彩虹之约」,乃是因为他在之前应许过的话。当始祖堕落之后,上帝的审判马上临到,伴随着审判的则是他的应许:女人的后裔要彻底的压碎那条古蛇的头颅(参创三15)。上帝应许一位后裔,要救赎人类脱离撒旦的权势。上帝除灭罪的方式不是藉着洪水,而是藉着耶稣基督的代赎。美丽的彩虹,标志着上帝对整个受造界的护理,而这个普遍的恩典就像一个舞台,上演着上帝藉着所应许的那位女人的后裔,救赎罪人脱离罪恶,进入光明国度的好局。上帝没有藉着洪水毁灭这个世界,为叫基督得以降生为人,满足人类经过多少次洪水也无法满足的要求,就是过一个完全公义圣洁的一生,并要在十字架上受死。既替他的百姓受了咒诅,就赎他们出了咒诅,又赐给他们新的生命,成为上帝的国中的一员(参罗五;加三13;歌一13)。

这就是直到今天雨后会有彩虹的原因,这就是彩虹如此美丽的意义。因为这是上帝立约的记号,是上帝无条件的应许,是他白白的恩典。是的,主与白日黑夜所立的约不能被废弃,他信实的应许必永远长存(参耶三三20)。


作者/王一 Yi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