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福音派害怕输掉什么?

本周一(2018年8月27日),川普总统在白宫召见福音派领袖们。据报道,川普总统在会议中警告保守派基督徒,如果共和党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输了的话,他们将会面临极大威胁。他说,福音派基督徒们“离输掉一切只差一次选举。”

作为福音派基督徒,我们应该在这一点上纠正总统。如果一次选举可以让我们输掉一切,那么我们原来拥有的到底是什么呢?

当然,我们感激每一位坚守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公仆。另外,我们应该赞扬那些奔波捍卫宗教自由的人们(只要他们不是想赋予基督教在法律上优于其他宗教的特权)。

然而,教会传讲福音不是为了讨好任何政府,教会也不会因为怕得罪任何政府而停止传讲福音。我们只为讨基督的喜悦。而且,我们无权制定什么政策,我们只能传达那位君王的旨意。我们输掉一切时并不是当我们落入狮口的时候,而是当我们传讲另一个福音的时候。“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16:26)

然而,在胜利主义(triumphalism)和悲观绝望之间摇摆,许多牧师正在向公众传达一种信靠政治力量的信仰,而这与我们说自己所信的形成了鲜明对立。对于我们的邻舍来说,国会牧师们看起来更像是一群弄臣。

这里潜藏着一个更重大的危机:福音派基督徒是否更多地将他们的信仰依靠在凯撒和他的国度,而不是依靠基督和他的统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确实输掉一切,不仅是今年11月,并且所有选举周期我们都输了。当我们为教会寻求特殊的政治宠爱时,我们就是在向群众传达,基督的国只不是美国的另一种选民人口。

让我们正视这一现实吧。不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不论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都已经向政治权力示爱,并欣然的任其摆布。当教会将基督的国与当今时代的政权混为一谈时,这种情况总会发生。耶稣降世不是为了重启以色列的神权政体,更不用说成为任何其他国家的开国元勋了。甚至在他的传道期间,两位门徒,雅各和约翰,想要对一个拒绝他们的村庄进行审判,但是耶稣转身斥责了他们(路9:54-55)。他不是某个投票集团的吉祥物,他是世界的救世主。他来是带给我们赦罪和永生,他来是为了受死并复活,好叫我们通过对他的信靠,得以有份于他的新创造。

在他受审时,耶稣告诉本丢·彼拉多他的确是个王,但他继承的王位远超过这位罗马长官的想象。“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在这世界里,没错。甚至是为了这世界。但绝不是属于这世界,不是从这世界而来的。正因如此,决定耶稣命运的并不是彼拉多。“没有人夺去我的生命,是我自愿舍弃的。我有权柄舍弃生命,也有权柄再把它取回来”(约10:18)。

耶稣曾预言耶路撒冷的圣殿被毁,并且接下来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他的国将一边受逼迫一边扩张。怎么做到?不是用其他的方法,而是用福音的宣讲、洗礼和圣餐,以恩典中的自由和对所有需要听到这得救福音的人的爱为动力来扩张。如果真的要谈基督徒面临的威胁的话,初代教会的逼迫肯定算数。但是新约圣经谈到这些时,教导我们要爱我们的仇敌,为他们祷告,并且相信基督依旧正在建立他的教会。可是,每次诉诸恐惧的话都对那些自称跟随耶稣的人奏效呢?耶稣难道不是已经对我们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吗?

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对我们国家的状况漠不关心。新约圣经从未要求基督徒逃避我们属世的责任,虽然我们最终的国籍是在天上(腓3:20)。但是,我们中间很多人听起来好像把所有的赌注不仅压在宪法规定的自由上,而且还压在了社会地位,接纳度甚至权力上。但这换来的代价是把福音与基督教国家主义混淆。

今天在世界上,唯一一个基督教国家就是那群“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被买赎来聚集聆听他们君王的人组成的国。在颁布大使命时,耶稣把权柄赐给教会,是去使万国的人做门徒,而不是去建立基督教国家;是去传讲福音,而不是宣传政治理念;是去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不是奉美国之名或某个政党之名;是去教导耶稣所吩咐的一切话,而不是我们自己的政治主张。而他应许我们的的同在,则是这个世界无法拦阻的。

对于那些相信福音派基督徒在11月“离输掉一切只差一次选举”的人,不要忘记诗人的警告:“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不能拯救。”(诗146:3)


作者:麦克·霍顿;翻译:王一

麦克·霍顿博士(Dr. Michael S. Horton,又译作荷顿或何顿),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梅钦教席系统神学与护教学教授;全美广播电台White Horse Inn主持人;《现代宗教改革》杂志(Modern Reformation)主编;曾与2001至2004年担任认信福音派联盟(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主席;他曾于1996年被《今日基督教》杂志评为“五十位四十岁以下福音派领袖”之一;现为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牧师;著作极其丰富。已译作中文的著作有:《基督徒的信仰》(The Christian Faith: 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没有基督的基督教》(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应许的神》(God of Promise: Introducing Covenant Theology)等。

英文原文发表于Christianity Today

One thought on “福音派害怕输掉什么?”

  1. 川总对福音派的警告振聋发聩! 他的意思非常清晰:你们如果继续把自己关在福音的象牙塔里,不参与社会公义,不参与社会政治,不为神的公义发声呐喊,那么你们将失去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价值,神将挪去你们的灯台。欧洲教会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一切嘲弄川普警告的基督徒们,不要站错了队,变成撒旦的差役。
    现在的基督徒太自欺欺人,“不怕失去什么”?未免太狂妄。难道你不怕失去救恩?难道你就不怕基督挪去你的灯台?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