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海德堡要理问答

在所有宗教改革时期的要理问答中,再没有像海德堡要理问答如此深受喜爱。在开篇的问答中,要理问答的个人性和别具特色的语气便显而易见。「你无论是生是死,唯一的安慰是什么?」这完全不是理论性的问题——「上帝安慰罪人的必要条件是什么?」相反,这是非常实际的问题——「只要我还活着,我要如何才享有安慰,在我死的时候呢?」

第一问的关键词就是「安慰」(comfort,德语是trost)。意思是指我们通过基督成就的工作得到的把握和信心。这个安慰延伸到整个生命甚至直到死亡的最后一刻。正如要理问答的作者乌尔西努(Zacharius Ursinus)在他的注释书中所写,这种安慰需要「拥有对白白赦罪的确据,凭着基督的缘故与上帝和好,对永生确实的盼望;由圣灵透过福音印在心中,好叫我们毫不迟疑,而是永远得救,正如使徒保罗所说: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请注意要理问答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唯一」的安慰。在基督之外,再没有安慰与确据。

在回答中,要理问答宣告:「我无论是生是死,身体灵魂」都将有这安慰。这里指向罗马书十四章7-8节,提醒我们上帝的关怀遍及我们整个生命各个角落。基督已经挪开了咒诅;我们已经有把握在今生得救,并在末日身体复活(见第57-58问)。这种知识现在就已经安慰了我们,并预备我们面对人生道路上将要遭遇的一切。

我们的安慰是来自于一个事实,「(我的一切)皆非己有」。这句话取自哥林多前书六章19-20节:「你们不是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上帝。」我们是基督的,他是按照他自己所喜悦的来作在我们身上。这安慰来源与上帝拥有至高主权的事实,他完全有能力完成他所应许的事。要理问答接下来更加深入阐述了这美妙的事实:「而(我)是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这句话带领我们离开自己的信心(主观的),而来到基督这位「信实」救主(客观的)的顺服面前。是基督满足了一切的义,又为我死在十字架上。基督的顺服在下一句更详细地叙述出来:「他用宝血」这句话取自彼得前书一章18-19节:「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基督的死是唯一的途径,使人的罪愆藉此被除去(赎罪,expiation),使上帝的愤怒被挪开(挽回,propitiation)。要理问答提醒我们,救恩的根基并不是我们的信心或我们自己的善行,而是基督为我们所成就的。

接着,要理问答告诉我们,基督的死就是这应许之救恩的核心,因为他「完全补偿了我一切的罪债」。唯独基督的死才能满足圣洁上帝的公义(罗三21-26)。没有任何人的努力,没有任何宗教的仪式可以做到这一点。不但如此,他的死已经「救我脱离了魔鬼的一切的权势」。这与约翰一书三章8节形成共鸣:「上帝的儿子显现出来,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撒旦已经从天上被逐出,这样他就不会继续在属天的法庭上指控我们。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彰显了他的胜利(西二13-15)。

要理问答继而阐述了关于我们救恩的确据和信心的坚守依旧还是基督的工作这一宝贵的真理。「因此,他保守我,若非天父允许,我的头发一根也不会掉下」。这是源于马太福音十章29-30节:「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只有知道上帝至高主权的关怀是遍布我生命中各个角落的时候,我才会真正享受在福音里所应许的安慰。若非上帝的旨意,没有任何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并且「他叫万事互相效力,使我得救」(参罗八28)。上帝统管万有,他赎我们出罪恶。最后,上帝将生命中所有的事情都转而为我的救恩效力。

最后,我看到这安慰藉着圣灵的工作而确实成为我自己的。「故此,他藉圣灵也使我有永生的确信」。圣灵承载着上帝真理话语的见证,并向我印证上帝对我的应许,就是他必要拯救一切在基督里有信心的人。同一位内住的圣灵「使我从此以后甘心乐意地为他而活」。唯有上帝能将他自己的善工进行到底。使我称义的那一位也要使我成圣。在我里面动了善工的,必要成全他的善工。

我知道这一切的事,便在生在死,享有那无法形容的安慰。


作者/金·里德巴格 Kim Riddlebarger
译/王一 Yi Wang

金·里德巴格博士(Dr. Kim Riddlebarger),加州阿纳海姆市Christ Reformed Church主任牧师;White House Inn 电台节目主持人之一;著有 A Case For Amillennialism,The Man of Sin: Uncovering the Truth About the Antichrist 等书。

英文原文地址:http://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what-your-only-comf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