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要理问答》第48问:二性不相混淆,不可分离地联合于一个位格

基督教历史中早期后使徒时代,困惑的信徒和异端都试图将基督的二性混为一谈,其结果是使基督只拥有一性(基督一性论异端),或者将二性分开,使基督在本质上就像成为两个位格一样。欧迪奇(Eutyches约主后378-454年)反驳涅斯多留(Nestorius约主后351-451年)的结论,实际上是在一个位格上[……]

继续阅读

莎士比亚如今还重要吗?

《经济学人浓咖啡》(The Economist Espresso)于2016年4月23日,也就是莎士比亚的生日那一天,问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你同意莎士比亚在今天仍然重要吗?」调查发现,在巴西有85%的受访者给出的回答是yes(是的),在墨西哥则有82%的人作出同样的回答,紧随其后的则是印度,中国[……]

继续阅读

使徒行传3:天国的使者

我们观察在二世纪末就加在这卷书的题目《使徒们的行传》,只是部分确切。这部教义历史开篇,路加就释放的信号:耶稣这位尊贵的主,将是通过祂的话语来传播祂的恩典统治的主要推动者。然而在路加的第二卷书加上这个题目的时候,早期教会正确地认识到这些被耶稣拣选并赋予特殊权柄的使徒,作为耶稣复活的见证人,担任了重要的[……]

继续阅读

《弥迦书》中有关弥赛亚的预言

1865年12月,菲利普·布鲁克斯牧师来到了以色列这片土地。在圣诞节前夕,他站在那里俯瞰伯利恒小镇时,他被眼下的一切感动了,他写下了著名的圣诞赞美诗“小城伯利恒”的歌词。他给家乡的会众写信谈到这次经历说:

“上周日上午,我们参加完了礼拜……早早吃完晚饭后,我们骑着马前往伯利恒。来到这个[……]

继续阅读

西面之歌:路加福音中的弥赛亚希望

于尔根·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抓住了教会伦理的核心,他写道:“基督教团体不是从自身出发和为自身而活,而是从复活主的主权出发,为已经战胜死亡并带来生命、公义和上帝国度的主的到来而活。

在即将到来的将临期进行庆祝,这种前瞻性观点并不受限于某个季节,而是我们信仰的特点。作为基督徒,[……]

继续阅读

陌生人成为主人:默想《路加福音》24:13-35

我们的故事从两个沮丧的门徒开始,他们离开耶路撒冷回到一个叫以马忤斯的小村庄。他们以为要去参加耶路撒冷的加冕仪式,结果却目睹了他们所认为的王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因此他们很伤心。第21节说,他们以为耶稣是“救赎以色列的人”。作为基督徒,我们现在读到这节经文时会想,祂的确是这样做的!耶稣通过祂的死亡和复活救[……]

继续阅读

安慰神学家加尔文

引言

维基百科,这个无所不在又挥之不去的学术来源,将“安慰”定义为“当一个人未能获得更高价值的东西时的有价值的东西……”。这恰恰与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64)所说的“安慰”相反。对加尔文来说,基督通过福音、通过圣灵给祂子民的安慰不是二等奖,而要比我们所失去的东西更有价[……]

继续阅读

如何理解“降在阴间”?

使徒信经里或许没有其他任何一句话,比“降在阴间”更引发争论。有一些人,例如十五世纪的皮科克(Reginald
Peacock)建议把这句话从使徒信经中去掉。在当代学者中也有不少持这种论调者,例如奥托(Randall
Otto),古德恩(Wayne
Grudem)等[1]。然而,与这些大胆的学者相比,[……]

继续阅读

被轻看的和被厌弃的:约瑟和耶稣的比较

约瑟耶稣约瑟将他哥哥们的恶行报给他们的父亲(创27:2)耶稣说:“世人恨我,因为我指证他们做的事情是恶的。”(约7:7)以色列爱约瑟过于爱他的众子(创37:3)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7)约瑟的哥哥们就恨约瑟(创37:4)耶稣的家人认为他“疯了”(可3:21)[……]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