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与教会:疫情中得胜的教会

前言

在疫情中,社交隔离成为各国政府普遍的政策。而许多教会也因此暂停了公共聚集敬拜。各地的大小教堂在主日大门紧锁,里面空荡无人,让人寒心的场景。许多信徒哀叹:连教会都关门了!一位意大利的神父哀叹:全世界的教堂里都没有人了,这比战争时期还要糟。这不禁让我们不得不反思,在社交隔离中,教会在哪里?在[……]

继续阅读

疫情期间是否该暂停会众聚集?

前言

从2020年1月份开始,新冠病毒的威胁从武汉蔓延到全球。美国联邦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加州政府已经禁止10人以上的聚集。我曾经在1月25日除夕夜写过一篇文章《基督徒该如何面对瘟疫》,其中略略提到聚会的问题,但没有展开细谈,也没有给出任何结论。原因是,当时还为时尚早,不知道这个疫情会持[……]

继续阅读

圣灰日星期三:消费主义属灵观

又到了传统的大斋期,从圣灰日星期三开始。这也是每年我们这些认信派再次猛攻新型福音派传统的时候,一些福音派“专家”,没有与任何持守斋戒的宗派有从属关系,却撰文吹捧大斋期,以食他们的折衷主义追随者们。

瞻礼单(liturgical calendar,译注:规定全年礼仪的日历)发展于公元四世纪以后,[……]

继续阅读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瘟疫

今天是中国的除夕,然而许多的中国人却喜乐不起来。在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疫情已经蔓延到许多城市,并且各地都纷纷出现死亡的病例。武汉已经封城,食品和口罩兜售一空,人心惶惶。在这个时候,作为基督徒该如何去面对瘟疫?我们应该抱有什么心态去面对死亡?除了抱怨和祈祷,还该做些什么?历史上的圣徒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功[……]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6:再思圣餐

讽刺的是,在教会历史中,每个衰落和迷信的日子里,人们都会从上帝的神迹转向他们自己的神迹。什么意思?一旦人们不再相信救恩本身是神迹,而把它当作人类本身决定和努力的结果时,他们就会制造一些替代的神迹来保留点超自然的感觉。当他们否认圣灵藉着圣道施行神迹带给我们信心和悔改时,他们就跑去寻求小腿变长那种神迹。[……]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5:洗礼

你在基督里成长最重要的五件事情是什么?对于这样的问题,你可以直接自己回答出来。当然,我们是不会听到你的答案,不过这不要紧。如何列出五样对基督徒成长最重要的工具?祷告?传福音?查经班?团契?基督徒服事?我在福音派的圈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这个问题,我会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其中有非常好的答案,但是人们经常忽[……]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4:改革敬拜仪式

仪式”(liturgy)听起来很像是“过敏”(allergy)(在英文中两个单词的读音相近),这真是完美,因为许多现代基督徒对“仪式”过敏。但事实上仪式的意思就是,有些事情应该一直在崇拜中出现,而另一些事则不应该。所以,你需要有某些标准——某些基本原则: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

每个教会都有仪[……]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3:改革教会音乐

著名的耶鲁大学历史学家帕利坎(Jaroslav Pelikan)曾经说过:“改教家们的上帝,启发了无数威严、有力、完美的艺术作品。” 哥伦比亚大学的赖斯(Eugene F. Rice)教授也说过:“预定论和赦罪的恩典,这两个教义展现出世俗的想象力与16世纪对上帝威严的痴醉之间的差距。我们只能用历史的[……]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2:传讲基督

宗教改革的焦点在于真正的敬拜,并认为坚持按照个人的幻想、想象和乐趣敬拜或服侍上帝就是偶像崇拜。我们都是罪人,即便是我们当中那些已经归信的人。我们仍然是堕落的,我们的心也总是要转回异教思想,除非我们不断地聆听那外在的圣道提醒我们关乎我们和上帝的真理。我们没有真的认为自己是全然堕落的,所以,律法来告诉我[……]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