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堡要理问答

*该中文译本由王一牧师依照URCNA 2018年英译版本修订而成。

主日1

一问:无论是生是死,你唯一的安慰是什么?

回答:无论是生是死,我——身体灵魂1——都不属于自己2,而属于我信实的救主耶稣基督3。

他用宝血完全补偿了我一切的罪债4,并救我脱离魔鬼一切的权势5;他也保守[……]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2:传讲基督

宗教改革的焦点在于真正的敬拜,并认为坚持按照个人的幻想、想象和乐趣敬拜或服侍上帝就是偶像崇拜。我们都是罪人,即便是我们当中那些已经归信的人。我们仍然是堕落的,我们的心也总是要转回异教思想,除非我们不断地聆听那外在的圣道提醒我们关乎我们和上帝的真理。我们没有真的认为自己是全然堕落的,所以,律法来告诉我[……]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1:敬拜的改革

“毫无疑问,义的首要根基是对神的敬拜。当这一根基被推翻的时候,义的其余部分就像一座破碎倒塌的建筑分崩离析了……如果你不犯奸淫玷污自己的身体但却亵渎神至圣的名,这算是怎样的义?又或你不杀人但却努力除去对神的记忆,这又算是怎样的义?宣扬没有信仰的义是徒劳无用的。”

当以色列被从奴役中解救出来的时候[……]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22:善行和基督徒的生活

与称义和成圣的教义密切相关的是善行的主题。由唯独因信称义的圣经教义的批评者提出的最普遍的异议之一是这样:“如果我们是唯独本乎恩、唯独藉着信,唯独因基督而得救,那么留给善行什么位置?”甚至使徒保罗也听到来自罗马基督徒的类似异议。“这样,怎么说呢?我们可以仍在罪中,叫恩典显多吗?(罗6:1)”

像[……]

继续阅读

不断归正

如果你在福音派圈子里待久了,不管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肯定听过“不断归正”或“不断改革” Semper Reformanda 这句话。我最近常常听到这句话,有许多人希望我们改革宗教会更开放,越过我们认信的教义准则去接受其他的信仰内容和实践方法。甚至最近在改革宗圈子里也冒出来各种运动挑战这些信仰准则。他[……]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5:耶稣——先知、祭司和君王

对我们的诊断是非常不乐观的:我们是无知的、有罪的和堕落的。然而,预后却更加糟糕,我们落在了咒诅和死亡之下。作为被罪恶三重毁坏的堕落之罪人,我们的心思昏暗了(罗1:21),我们的思想也尽都是恶(创6:5)。我们的心地因着罪变得昏昧,对上帝的事情无知(弗4:17-18)。我们在自身罪孽巨大的重担下劳苦,[……]

继续阅读

洛杉矶华人改革宗

我们是谁

华人改革宗团契是洛杉矶及橙县地区认信三项联合信条的华人基督教团体。我们隶属于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在本地区的植堂事工。

我们的信仰

我们是认信的基督叫团体,因此我们承认基督教会的大公信经:《使徒信经》、《尼西亚信经》、《迦克墩定义》、《亚他那修信经》;同时承认改革宗三项联合信[……]

继续阅读

圣灵恩赐都哪儿去了

终止论(Cessationism)这个词,背负了许多的包袱。它本身是负面的,说明一件不再存在的事,或在当前关于圣灵恩赐的辩论中,我们所反对的。因此,在一开始,必须讨论对终止论的一些错误认识。

终止论不是说神的灵,在今天不再以奇妙的方式作工。例如,圣灵使一个死在罪中的人活过来,带来180度的转变,行[……]

继续阅读

定义两个国度:路德和加尔文重现的伟大教义

在19世纪后半叶,两种末世论或历史观碰撞起来。其中之一来自于胜利主义(triumphalism),这种思想代表了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的英美更正教,造就了新英格兰清教徒们英勇的自信心。另一则始于19世纪典型的福音派对社会改革希望的幻灭。人们常用后千禧年主义Postmillenniali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