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

真加尔文主义

「在教义和学术上刚强,在生活、传福音和热心上软弱。」这是人们对加尔文主义的印象。而这要归功于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他们对神学精准度的热忱似乎要把教会变成神学讨论会。而这也使得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偏离了真正的加尔文主义。

真加尔文主义既强调头脑,也强调内心。也就是说,真加尔文主义不只强调教义的正[……]

继续阅读

古旧的加尔文主义

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是教会世世代代的牧者。他是杰出的改教家;敬虔的牧师;他装备了许多上帝的仆人;他是谦逊的改革者;忠贞的丈夫、父亲、朋友。然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加尔文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思想被上帝降服,他的心被至高的主掌管。「主啊,我愿立刻诚恳地将我的心奉献给你」,这是他一[……]

继续阅读

改革宗神学VS极端加尔文主义

今天当基督徒学习什么是改革宗神学(即加尔文主义)时,不得不先学习什么不是改革宗神学。因为贬低改革宗神学的人,常常不按照改革宗神学真实的教导来定义什么是改革宗神学,而是按照他们想当然的逻辑推理来定义。更可悲的是,一些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也如此来定义加尔文主义。结果,「加尔文主义」被定义成一种非常极端并且不[……]

继续阅读

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介绍

在近期的一次白马驿站(White Horse Inn)的圆桌讨论中,麦克·霍顿(MH)、肯·琼斯(KJ)、金·里德巴格(KR)和罗德·罗森布朗特(RR)讨论了《约伯记》。你可以在www.whitehorseinn.org关注此次讨论的其他内容。

约伯是一个对上帝非常忠贞敬虔的人,撒旦因为约伯的[……]

继续阅读

书评:《加尔文的梯子:升上和升天的灵修神学》

“有分”(Participation )是当今神学界最热门的词汇之一。几乎所有教会传统的神学家们都开始谈论人有分于神圣生命或神圣本性,他们运用这一术语的方式是频繁地从教父学和东正教资源中汲取灵感。西方神学中经常使用的法律和法理语言被认为意味着救赎者和被赎者之间的冷漠和遥远的关系,而“有分”或联合的意[……]

继续阅读

改革宗或只是保守派?

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在他推动的运动(离开荷兰的国立改革宗教会)中曾谈及停滞不前的保守主义危机。1870年他在乌特勒支的一篇讲道抱怨说,一种普遍的保守主义已经取代了教会中真正的改革脉动。

人们渐渐从蒸发一切的属灵昏睡中醒过来,人们更坚决地要求一个有肯定形式的基督教,通[……]

继续阅读

健硕基督教

我童年在教会中经历的矛盾之一是,一方面,有华纳·萨勒曼(Warner Sallman)所作的著名的耶稣肖像——温顺,柔和,接近女人气; 另一方面,各样体坛人物的涌现,提醒我们,耶稣不仅仅是男性,更是男性中的豪杰,他曾拿着鞭子把兑换银钱的人赶出圣殿。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性别角色剧变的时代,这已然不[……]

继续阅读

假定重生: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在十几岁和二十出头的时候,是早期所谓的“年轻、躁动的改革宗”运动的一员。这意味着,除此之外,我必须读一些霍志恒(Geerhardus Vos , 或译:魏司坚)的书,当时大家都推荐他的作品为必读的。作为一个圣经学院的本科生,我对处理霍志恒的盟约神学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完全无法理解的是,他于1891年[……]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