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国降临:改革宗无千禧年末世论

毫无疑问,一个基督徒如何理解他在世界里的角色,一定会受到他对末世和基督再来的观点巨大影响。那些消极看待未来,只把世界当成圣经所预言的上帝用来彰显祂公义忿怒的地方的人,就会把他们的周遭世界看作一个邪恶之地,等待着毁灭和审判。因此,这个世界和居住其中的不信者也是邪恶的,最终必要灭亡。但是,那些积极面对世[……]

继续阅读

时代论与圣约神学对比

因为表面上作犹太人的并不是犹太人,在肉身上表面的割礼也不是割礼。唯有在内心作犹太人的才是犹太人;割礼也是心里的,是靠着圣灵而不是靠着仪文。这样的人所受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而是从 神来的。——《罗马书》2:28-29

时代论神学系统始于19世纪,从英国的约翰·纳尔逊·达秘(John Nelson[……]

继续阅读

定义两个国度:路德和加尔文重现的伟大教义

在19世纪后半叶,两种末世论或历史观碰撞起来。其中之一来自于胜利主义(triumphalism),这种思想代表了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的英美更正教,造就了新英格兰清教徒们英勇的自信心。另一则始于19世纪典型的福音派对社会改革希望的幻灭。人们常用后千禧年主义Postmillennialis[……]

继续阅读

到底有几点

我曾遇到一位自称“五要点加尔文主义者”的牧师。后来了解到,在五要点之外,他反对婴儿洗,宣称教会只是一群成人信徒自愿组成的团体,圣礼不是恩典管道,只是教会里一种“规条”或“要求”(ordinance),获得救恩不止有一种途径,等到基督再来时,教会要在地上统治一千年,然后才到末日,信经或信条没有任何约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