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尔文论律法与福音的区别

按照保罗在别的地方所提到的律法之义与福音之义的对立(antithesis between Legal and Gospel righteousness),一切行为,不论加上何种名称,都被排除在外(加3:11,12)因为他告诉我们,所谓律法之义,是说一个人实践了律法的命令而得救,但信心之义是在于相信基[……]

继续阅读

定义两个国度:路德和加尔文重现的伟大教义

在19世纪后半叶,两种末世论或历史观碰撞起来。其中之一来自于胜利主义(triumphalism),这种思想代表了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的英美更正教,造就了新英格兰清教徒们英勇的自信心。另一则始于19世纪典型的福音派对社会改革希望的幻灭。人们常用后千禧年主义Postmillennialis[……]

继续阅读

加尔文论两国论

区分属灵和属世的政府,外在的管辖和良心的管辖  15. 因此,为免它成为绊脚石,我们要注意,人处于两种管辖之下(duplex esse in homine regimen),一种是属灵的,良心藉此管制操练敬虔和敬拜神;另一种是政治上的,藉此教导各人作为人和公民所当履行的本分(第四卷第十章第3-6节)[……]

继续阅读

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

真加尔文主义

「在教义和学术上刚强,在生活、传福音和热心上软弱。」这是人们对加尔文主义的印象。而这要归功于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他们对神学精准度的热忱似乎要把教会变成神学讨论会。而这也使得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偏离了真正的加尔文主义。

真加尔文主义既强调头脑,也强调内心。也就是说,真加尔文主义不只强调教义的正[……]

继续阅读

古旧的加尔文主义

约翰·加尔文(John Calvin)是教会世世代代的牧者。他是杰出的改教家;敬虔的牧师;他装备了许多上帝的仆人;他是谦逊的改革者;忠贞的丈夫、父亲、朋友。然而,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加尔文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思想被上帝降服,他的心被至高的主掌管。「主啊,我愿立刻诚恳地将我的心奉献给你」,这是他一[……]

继续阅读

改革宗神学VS极端加尔文主义

今天当基督徒学习什么是改革宗神学(即加尔文主义)时,不得不先学习什么不是改革宗神学。因为贬低改革宗神学的人,常常不按照改革宗神学真实的教导来定义什么是改革宗神学,而是按照他们想当然的逻辑推理来定义。更可悲的是,一些极端加尔文主义者也如此来定义加尔文主义。结果,「加尔文主义」被定义成一种非常极端并且不[……]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6:再思圣餐

讽刺的是,在教会历史中,每个衰落和迷信的日子里,人们都会从上帝的神迹转向他们自己的神迹。什么意思?一旦人们不再相信救恩本身是神迹,而把它当作人类本身决定和努力的结果时,他们就会制造一些替代的神迹来保留点超自然的感觉。当他们否认圣灵藉着圣道施行神迹带给我们信心和悔改时,他们就跑去寻求小腿变长那种神迹。[……]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1:敬拜的改革

“毫无疑问,义的首要根基是对神的敬拜。当这一根基被推翻的时候,义的其余部分就像一座破碎倒塌的建筑分崩离析了……如果你不犯奸淫玷污自己的身体但却亵渎神至圣的名,这算是怎样的义?又或你不杀人但却努力除去对神的记忆,这又算是怎样的义?宣扬没有信仰的义是徒劳无用的。”

当以色列被从奴役中解救出来的时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