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一个基督徒如何理解他在世界里的角色,一定会受到他对末世和基督再来的观点巨大影响。那些消极看待未来,只把世界当成圣经所预言的上帝用来彰显祂公义忿怒的地方的人,就会把他们的周遭世界看作一个邪恶之地,等待着毁灭和审判。因此,这个世界和居住其中的不信者也是邪恶的,最终必要灭亡。但是,那些积极面对世界的人就会把世界看作一个剧场,上帝要在当中不断地将祂的救赎作为扩展到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包括政治的和社会的层面。所以,在基督再来之前,将世界基督化就成了教会的主要任务,而投身于社会的革新运动也成了真敬虔的试金石。这两方面看法都在今天的美国福音派中非常流行。

不必在沉船上擦拭乐器

受时代论(Dispensationalism)以及灾前被提论(pre-tribulational rapture)影响,有人相信所有的信徒都会在七年大灾难之前被提。根据这个说法,教会在世界上主要任务就是传福音,因为世界很快就会因为敌基督兴起以及大碗与号角的审判来临,而陷入在极大的邪恶之下。教会的使命,就像挪亚一样,正是要从那将来的大灾难中,拯救许多失丧的灵魂。在这个体系中,实际隐藏了对生态治理、社会公益和政治参与的蔑视,以及对呼召或天职的教义方面的明显弱化。呼召,或者说天职,是上帝赋予每一个人的神圣职责,是要在每日普通的“世俗”行为中,为建造高尚的文化(虽然是非救赎性的)作出贡献。在这一体系中,全时间的基督教侍奉以及其他与传福音有关的工作被赋予了极高的价值。同时也生成了一种基督教亚文化,试图把基督徒隔离于末世不断增长的世俗和邪恶。反正,上帝的国绝不会以任何方式出现,直到千禧年基督在地上施行有形统治。上帝之国是绝对的将来时,等到主降临时一起到来。

船并没有下沉

近来,福音派对他们上个世纪那种乐观的后千禧年末世论(Post-Millennialism)重新有了兴趣。

因为美国基要派更为接受前千禧年论(Pre-Millennialism),有人并不愿意被贴上后千禧年论者的标签,讽刺的是,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却在其基督教处世观里,表现出了实质上的后千禧年论。他们将基督徒在世界上的角色看成完全教会化和基督教化的,目标是通过一切基督徒可用的手段,无论是政治、文化、还是经济,达成政府、文化和社会的总体基督化。

他们认为,色情文学、强制堕胎之类的各种社会邪恶,都应当尽可能地被根除。不管是消极的彻夜祷告,还是更为激进地堵住堕胎诊所的大门,教会都总是应当使用各种可能的手段,去达成这些目标。借由教会之国在地上的行动,上帝之国也将不断发展。这种末世论,关注的是以提升社会道德来预备基督再来。因祂的来临近了,持这种乐观态度的人会自问,我们的主将要回来的,是怎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世界?我们是否真的已经尽力为之?我们当怎样在这地建造上帝的国呢?我们的努力能否引进我们主的再来?

诚然,这两种观点都有许多正确的地方,但他们同样也都有很多错误之处。圣经已经清楚地教导了上帝之国已经来临了(太3:2,可1:15,路11:20,太12:28),我们怎么能像时代论者那样轻松地将它否认?同时我也要问:“我们所谈论的究竟是谁的国?作为个人信徒的我,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教会,基督的身体,和这个国又有怎样的关系?”圣经也已经宣称,这个国不是政治性的,甚至也不属于这个世界(约18:36)。这个国度不在乎吃喝,只在乎公义和圣灵中的喜乐(罗14:17)。我该如何面对保罗(帖后2)和约翰(启20)所预言的,在基督再临审判世界之前,必有背道与大灾难?

如果你有过类似的问题,不必感到泄气,因为历世历代的基督徒们对于信徒如何处世的问题,已经有了长期而艰难的思考。通过回归历史的和圣经中的末世论(从五世纪至今,为更正教与天主教所共持),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有了解答。

船虽下沉,但还要擦拭乐器

这种历史性末世论(通常称为无千禧年论 Amillennialism,或者现千禧年论)很好的对救赎和创造作出区分。简单来说,这教义是说上帝创造的世界本是好的,但因亚当的堕落,整个世界就臣服在虚空之下(罗8:20)。保罗在罗马书第八章中写下了伟大的应许:当基督再临之时,这个世界将得到救赎(8:21)。因此,世界之所以存在罪恶,是因为有罪的人在世界上生活,而并非因为物质世界本身是邪恶的。当圣经每一次提到将来这世界的毁灭时,总是紧接着宣告这个世界将在新天新地中被重造(彼后3:10-13)。

因此,当基督徒去看待诸如人类的普世尊严(因为上帝是按照他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公共事务的参与、婚姻制度与家庭的神圣性、地球自然资源的生态治理、呼召与职业的重要性以及文化建造等各个方面话题时,应从创造的教义开始着手,看到这一切都是好的,都是上帝创造的一部分。基督徒参与到这一切活动中是好的,也是必要的。因此,基督徒不仅不该恨恶世界,反倒要竭力追求充分的参与到整个受造界。我们必须谨记,对末世盼望中最首要的方面是上帝会亲自救赎和恢复这个世界,这样的期待也赐给基督徒盼望,有那么一天,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因此,对于基督徒参与到上帝的创造这一点,我们拥有基于圣经的乐观主义。

然而,从圣经和这种传统的末世论来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需要我们留意。基督徒知道,在历史上,亚当代表全人类堕落了。所以,基督徒必须认识到这是一个在亚当里堕落的世界。因此,除了基于圣经的乐观主义之外,我们必须认识到基于圣经的现实主义,那就是这个世界已经与罪的现实存在与严重性捆绑在一起。从此园中长了杂草,额头出了汗水,女人有了生产之苦,世界出现了战争和战争的风声。若没有基督,所爱之人也将灭亡。基督徒必须意识到,每个人心深处都埋藏着极大的邪恶,这一事实更导致了万物的运转都脱离了轨道,它们都存留在悲哀之下。各处遍及了死亡、罪恶和物质的朽坏。因着堕落的人性,我们需要不断去遏制人心的邪恶,修理朽坏的东西,对抗不公的社会。基督徒并不仅仅参与教会性的工作,例如去传福音等,他们同样要履行在创造中所赋予的职责,发挥他们为盐为光的作用来遏制邪恶。

基督徒不是最终的悲观主义者。虽然他们对人性感到悲观,明白不论他们如何努力、如何正义去与邪恶斗争,他们都不能也不会得胜,但是他们知道当耶稣基督再来时,他会将他的子民从死亡中复活,并且复兴万事。耶稣基督的确要再来,他的确会复兴万事。人类历史的终局已是定数,因此,我们不必成为末世悲观主义者,即使我们现实的面对罪和人类的境况。他的国度必要降临,祂的旨意必被要成就!

不过圣经也说,基督徒是在世界上而不属世界的。我们应当要把自己当做客旅,等待着万有在基督里的成全。我们最终的家在新天新地,而不是如今所知的现世。我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受造界本身不能受敬拜,它只是创造主上帝的见证。即使在堕落的处境当中,世界仍然强有力地见证着一个事实:终有一天,上帝要在耶稣基督里来恢复更新万有。因此,我们可以从圣经正确的得知,作为基督徒,参与到世界中很重要,我们也当乐观地看待作为基督徒的日常责任。

但我们也必须明白,我们的任何努力都无法加速上帝国度与全新的、得蒙救赎的受造界的到来。圣经只把这任务交给那位创造主、救赎主,在他再来之时完成。所以,这个世界也好,在堕落的人性中征服邪恶也罢,都不是我们终久委身的对象。从泰姬陵到金字塔,从埃及法老到华盛顿特区,所有伟大的文化奇观和伟大的世界帝国都会在片刻间化作尘埃。

即使如此,上帝仍然决定,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行动和祷告的确对历史的进程造成了影响,压制罪恶、促进邻舍的益处、在不断增长的邪恶之中服侍,为上帝所用给人们带去救赎。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参与的确使世界发生改变。我们可以参与宣教,对这世界宣讲福音。在有限的程度上,当我们等待主再临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不义的事被纠正,无家可归的人们得到食物和衣服,对土地的破坏践踏被停止。因此,我们对这个世界和人类境况有了现实的评价。知道我们的主将要再来使万物复兴,他也应许我们在这世上的行动能够带来改变。

另外一个理解这种末世论的重要切入点是如何认识上帝之国的本质。我们要清楚,我们热切地祈求降临的这个国度不是我们的,也不是我们的努力所带来的。每逢我们谈论上帝的国,都要明白这是上帝的法则,是上帝的统治。这个国度是由上帝扩展,由上帝建立,由上帝掌管。然而,上帝却乐意在他国度不可抗拒的前行中使用我们这些属他的子民。

因此,这个国度不是一个地缘政治性或国家性的实体(比如以色列的民族国家),也不是一场以某个圣城或建筑物为中心的运动,更不是某个特定的职分或宗派。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要忘记,圣经宣告说这个国度是真实的、强大的国,最终要在预定的日子征服上帝的一切仇敌(林前15:23-28)。在攻无不克的上帝之国与末期前不断增长的邪恶之间,基督徒们必须保持张力的平衡。

宗教改革的历史性末世论有一个很有帮助的概念,即“已然而未然”。圣经宣告,上帝的国度已经降临了,我们正活在这国度的恩光照耀之下。也就是说,我们拥有了国度的“已然”。这国度如今继续不断推进。但这国度是属灵的国度,不占据地理上的实际位置,没有地址,也不发布任何政治或社会法令,更不接受权欲熏心者而换取其支持而提供的社会和政治权力。

这个国度的本质以及其不断的推进,会激怒现今世代的邪恶。虽然有形的罪恶现在还没有被完全摧毁,但这天必会来到,就是我们的主再临此地,审判活人死人的那一刻。

所以,我们热切地等待着我们主的来到,为一切的邪恶和苦难画上一个最终的句号,创造新天新地,把我们朽坏的身体改变为主复活之躯的荣耀形状。这是我们所切慕的“未然”,主为此也特意教导我们如此祷告:“愿你国降临,愿你旨意成就。”那个国度已经降临,那个国度正在降临,未来的一天它要完全降临,那时基督将要再来取得在他所赎全地上的王权,亲自在宝座上施行一切的统治、权威和能力之时,那时所有的眼泪都被擦去、所有的黑夜也都过去。到那日,我们身为基督徒为主和他的国度而做的工作与侍奉也终于可以结束,我们将进入永恒的安息,那是我们今生已经拥有却只能预尝的美好。


作者:金·里德巴格
翻译:林歌;校对:王一

金·里德巴格博士(Dr. Kim Riddlebarger),加州阿纳海姆市Christ Reformed Church主任牧师;White House Inn 电台节目主持人之一;著有 A Case For Amillennialism,The Man of Sin: Uncovering the Truth About the Antichrist 等书。

英文原文取自Modern Reformation,Vol 1; Issu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