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道情结

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或作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8-19)耶稣用这些话预备他的门徒们,让他们知道未来的使命的艰巨和危险。

毫无疑问,这个世界作为不信的机制,对耶稣是敌对的。所以[……]

继续阅读

Trinity History Matters

历史神学为何重要?

对于许多福音派神学家和牧师来说,2016年将以有史以来在三一论领域中最为焦灼的辩论而被记住。

我并没有兴趣去深入那些芜杂的辩论(尤其是一些比较尖锐的交锋),然而事实上它不仅强调了认信信经与信条的重要性,更要搞清楚这些辩论的背景。好消息是功能性神体一位论(functional unitarian[……]

继续阅读

我们的《圣经》太小了吗?

前几天有人问我,为什么我觉得圣经——特别是我们今天的《新约》——太小了。“太小了?”我问:“你是什么意思?”原来这位友人对看过的历史频道的一个纪录片有一些模糊的记忆,很显然,该纪录片表明大能的教会(当然,男性占统治地位)试图压制早期教会的大部分成员,并给他们贴上“诺斯底主义异端”的标签。诺斯底主义者[……]

继续阅读

当恩典胜过种族

这篇是麦克·霍顿1992年文章的重印(译注:本文初发表于1992年,于2007年重印),该文中描述的事件虽然发生在15年前,但核心问题仍然与我们今天息息相关,答案依旧是上帝的恩典。

去年春天,极右翼国民阵线代表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羞辱了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

继续阅读

“两个国度”和奴隶制度

几年前,我有幸在普林斯顿神学院的一次关于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会议上发言。在一个难忘的时刻,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的历史教授乔治·哈林克(George Harinck)解释了他的教会(一个认信的保守改革宗教会)成员和巴特的学生对纳粹占领的不同反应。与《巴门宣言》(Barmen Declar[……]

继续阅读

挽回公义(麦克·霍顿)

挽回公义

麦克·霍顿

自从我写作《没有基督的基督教》以来,已经八年了,然而情况似乎并没有多大改善。福音派右翼人士将唐纳德·特朗普奉为“信仰的捍卫者”(defender of the faith)(显而易见指基督教信仰)。在经历了近几代人惧怕人超过敬畏神和信靠“那超乎世上一切权柄的道”[……]

继续阅读

上帝的故事、我们的故事

你带着三岁的女儿赶到急诊室,你本以为她只是得了普通感冒。一小时后,医生告知你她得了致命的基因疾病。你的第一个念头是祈祷。为什么?因为你相信有一位上帝在干预这个世界。你的祈祷行为说明,你相信这个世界,包括你和你的女儿在内,并不是自我创造而来的,也不是自我维持的。有一位上帝,本身超越世界,也创造了这世界[……]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6:再思圣餐

讽刺的是,在教会历史中,每个衰落和迷信的日子里,人们都会从上帝的神迹转向他们自己的神迹。什么意思?一旦人们不再相信救恩本身是神迹,而把它当作人类本身决定和努力的结果时,他们就会制造一些替代的神迹来保留点超自然的感觉。当他们否认圣灵藉着圣道施行神迹带给我们信心和悔改时,他们就跑去寻求小腿变长那种神迹。[……]

继续阅读

霍顿论敬拜5:洗礼

你在基督里成长最重要的五件事情是什么?对于这样的问题,你可以直接自己回答出来。当然,我们是不会听到你的答案,不过这不要紧。如何列出五样对基督徒成长最重要的工具?祷告?传福音?查经班?团契?基督徒服事?我在福音派的圈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问这个问题,我会听到各种各样的答案,其中有非常好的答案,但是人们经常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