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归正

如果你在福音派圈子里待久了,不管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肯定听过“不断归正”或“不断改革” Semper Reformanda 这句话。我最近常常听到这句话,有许多人希望我们改革宗教会更开放,越过我们认信的教义准则去接受其他的信仰内容和实践方法。甚至最近在改革宗圈子里也冒出来各种运动挑战这些信仰准则。他[……]

继续阅读

福音派害怕输掉什么?

本周一(2018年8月27日),川普总统在白宫召见福音派领袖们。据报道,川普总统在会议中警告保守派基督徒,如果共和党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输了的话,他们将会面临极大威胁。他说,福音派基督徒们“离输掉一切只差一次选举。”

作为福音派基督徒,我们应该在这一点上纠正总统。如果一次选举可以让我们输掉一切,那[……]

继续阅读

改革宗+灵恩派?

我从未想牺牲在终止论这道防线上。终止论就是指相信神迹恩赐如说预言,医病和方言等已经终止了。我不想过多讨论。但是,我相信,非终止论既没有可靠的解经基础,也不符合历史上的改革宗神学。此外,如今令人惊讶的是,对这些特殊恩赐的极端观点变得非常普遍流行,再加之政治抱负,迫使我不得不挑战我的一些朋友,虽然我与他[……]

继续阅读

万有在神论

当我们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无神论对基督教的批判时,另一种世界观却悄然被人们更广泛的接受了。它叫做万有在神论(panentheism)。与泛神论(pantheism),即“万有都是神”不同,万有在神论的意思是“万有都在神里面”(all is in God)。历史上许多被称为“泛神论”的人物或运动其实更贴[……]

继续阅读

定义两个国度:路德和加尔文重现的伟大教义

在19世纪后半叶,两种末世论或历史观碰撞起来。其中之一来自于胜利主义(triumphalism),这种思想代表了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之后的英美更正教,造就了新英格兰清教徒们英勇的自信心。另一则始于19世纪典型的福音派对社会改革希望的幻灭。人们常用后千禧年主义Postmillennialis[……]

继续阅读

如何读圣经

我们读圣经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圣经本身。不只对刚信主的人来说圣经很难,对不少信主多年的人来说,一字不落地从创世纪到启示录读下来也很难。宗教改革领袖们可从没说过圣经是小菜一碟。他们所坚持的,也是在宗教改革各个信条中一再重申的是,虽然圣经不是每个地方都同样清楚,但其中最核心、最基本的信息是非常清晰明白的[……]

继续阅读

没有教会,没问题?

“教会不是一个场所而是一个群体”,你或许已经对这句话耳熟能详。无论传统还是新潮的教会事工,主流观点似乎都认为,我们在主日聚会的主要目的,是要为上帝和别人做些什么,而不是从上帝那里领受。最近就有一位新兴教会(emerging church)领袖,丹·金博尔(Dan Kimball),借鉴了达雷尔·古德[……]

继续阅读

超越文化战争

史普罗曾致信给畅销书《the Lords of Discipline》的作者,赞扬他的写作风格。这位小说家在罗马的公寓里即刻回信,告诉史普罗,他是第一位称赞他小说的基督徒。他说自己在基要派的家庭长大,这个他曾经熟悉的圈子如今谴责并严厉地攻击他的著作是属魔鬼的。福音派唯一参与主流社会的方式似乎就是发发[……]

继续阅读

与基督联合

有一位古巴的间谍名叫萨尔瓦多,他受命前往迈阿密窃取美国军事机密。然而古巴政府的高压最终迫使他决定不再效忠卡斯特罗。萨尔瓦多决定投靠美国政府,而美国则为他提供政治庇护和新身份。他们策划了一桩“谋杀案”,假装把萨尔瓦多杀死,使古巴特务误以为他已经死了。从此以后,萨尔瓦多有了新的身份、新的名字、新的生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