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有在神论

当我们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无神论对基督教的批判时,另一种世界观却悄然被人们更广泛的接受了。它叫做万有在神论(panentheism)。与泛神论(pantheism),即“万有都是神”不同,万有在神论的意思是“万有都在神里面”(all is in God)。历史上许多被称为“泛神论”的人物或运动其实更贴[……]

继续阅读

没有真理?

我们该如何回应宣称这个世界上没有真理这种观点?今天,随着解构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兴起,这种极端怀疑主义的观点在大学校园里非常流行。这观点认为,你无法确定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事是绝对的。一切都是受我们的文化、教育和主观决定的,因此不可能找到任何客观真理。

我直截了当的拒绝这个观点。我认为,许多事我们[……]

继续阅读

没有教会,没问题?

“教会不是一个场所而是一个群体”,你或许已经对这句话耳熟能详。无论传统还是新潮的教会事工,主流观点似乎都认为,我们在主日聚会的主要目的,是要为上帝和别人做些什么,而不是从上帝那里领受。最近就有一位新兴教会(emerging church)领袖,丹·金博尔(Dan Kimball),借鉴了达雷尔·古德[……]

继续阅读

超越文化战争

史普罗曾致信给畅销书《the Lords of Discipline》的作者,赞扬他的写作风格。这位小说家在罗马的公寓里即刻回信,告诉史普罗,他是第一位称赞他小说的基督徒。他说自己在基要派的家庭长大,这个他曾经熟悉的圈子如今谴责并严厉地攻击他的著作是属魔鬼的。福音派唯一参与主流社会的方式似乎就是发发[……]

继续阅读

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

舍身取义

有一次和一位留学生谈论基督教,他向我提出一个问题:如何看待中国古代哲学所讲的舍身取义的精神?也许今天个人主义横行的时代,我们通常会更加针对个人性的问题来讨论基督教信仰,强调个人的道德问题,强调自私、自利等问题。那么如果一个人真心的善待他人,真心的为了集体的利益而舍己,是否依旧无法博得上帝的悦纳?中国[……]

继续阅读

没有基督的基督教

如果撒但真的控制了一个城市,那么这个城市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在我们脑海中划过的第一幕景象可能是大规模的混乱:暴力充斥、偏差的性行为、自动贩卖机全面贩售色情刊物、教会关闭,信徒被强拉到市政厅等等。在超过半个世纪之前,费城第十长老教会牧师唐纳德(Donald Grey Barnhouse),为CBS广播节[……]

继续阅读

为何亚米念主义「赢了」

「亚米念主义是如何,又是从何时成为主流的呢?」这个问题问得好!首先,我们要从亚米念本人开始说起。对比亚米念主义神学,亚米念本人所持的其实是比较保守的改革宗神学思想。当时在世的几乎所有正统改革宗的神学家都调查过他,他们的确怀疑亚米念的神学和教导有问题,不过最终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然而,那些抗议比[……]

继续阅读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

宗教改革结束了吗?一些被我称为「昔日福音派的人士」在这个问题上有些看法。其中之一这样写道:「路德在十六世纪时是对的,但是称义的问题如今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讨论的问题了」。第二个观点是我在一个出版社的会议上听到的,一位自称是福音派的人如此评论说:「十六世纪的宗教改革运动中唯独因信称义所引发的争论不过只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