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宗信仰基础20:称义

改革宗信徒毫不犹豫地肯定,称义是教会生死攸关的教义。虽然经常引用的评论归功于马丁·路德,但实际上是改革宗神学家 J. H. Alsted(1588-1638)首先将这些言语落实在纸上——毫无疑问,这是在效仿这样做的马丁·路德。

唯独出于恩典、唯独藉着信心、唯独因着基督而称义的教义是如此重要的原[……]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9:拣选

美国人在民主的环境长大,我们坚持“一人一票”的原则。我们很容易(而且几乎是自然的)将这个原则转移到我们对救恩的理解。很容易假定,上帝应该给每个人去天堂的机会,那么如果有人下地狱实际上就是由于他拒绝上帝的恩赐而将自己送至地狱。这十分符合民主式的思维,因为每个个体都被授予资格和权力来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8:救恩次序

当基督徒说 ordo salutis 时,我们指的是“救恩的次序”。虽然我们应当通过肯定无所不知的上帝不需要像我们一样按着顺序次序做事来限定对这样的“次序”的任何讨论,然而,上帝救我们脱离罪恶及其后果的方式是有逻辑次序的。既然我们被描述为“死在罪中”(弗2:1-5)并且不能做任何事情来救我们摆脱可怕[……]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7:律法与福音

尽管经常被认为是路德宗的区分,律法与福音的区分也是改革宗的传统所坚持的。诸如路易斯·伯克富(Louis Berkhof)这样的改革宗神学家们认为圣经包含律法与福音两个部分。尽管人们通常认为这意味着圣经有两本约书(旧约被认为是“律法”,新约被认为是“福音”),然而这种认识却是大错特错。作出以上区分的改[……]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6:基督的死

随着救赎历史在圣经中逐渐展开,上帝拯救计划的叙事经历了令人惊奇的百转千回。新约圣经以一位天使向一位童贞女宣告在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上帝所应许的救赎主终于来到祂的百姓中来拯救他们。耶稣由马丽亚所生,并且长大成人,在由施洗约翰为他施洗(太3章)后开始了祂的公开侍奉。正如我们在《马太福音》所读到的,“耶稣走遍[……]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5:耶稣——先知、祭司和君王

对我们的诊断是非常不乐观的:我们是无知的、有罪的和堕落的。然而,预后却更加糟糕,我们落在了咒诅和死亡之下。作为被罪恶三重毁坏的堕落之罪人,我们的心思昏暗了(罗1:21),我们的思想也尽都是恶(创6:5)。我们的心地因着罪变得昏昧,对上帝的事情无知(弗4:17-18)。我们在自身罪孽巨大的重担下劳苦,[……]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4:上帝形象的承受者

因着将诗篇第8篇的经文铭记于心(诗8:5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尊贵荣耀为冠冕),改革宗神学家哥尼流•范•泰尔曾宣称,亚当被造是为了在一个受造物能够像神的各个方面像神。当我们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定相当吃惊。然而正如范泰尔接着所指出的,因为亚当是受造的,所以他永不可能拥有神性,他将永远是受造物[……]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3:上帝的属性

我们能从被造物中知道很多关于上帝的知识。我们知道上帝是永恒、全能和良善的(罗1:20)。然而,不论我们从自然中(一般启示)得到何种有关上帝的知识,都会受到这种启示(有限的被造物)的本质的限制。另外,这种启示也被人类的罪所污染了(罗1:21-25)。因此,罪人通过自然所了解的有关上帝的知识都是非常扭曲[……]

继续阅读

改革宗信仰基础12:圣约中保耶稣基督

有些重要的教义往往很抽象。有时人们在思考有关拣选与预定、代赎的范围等教义的时候,并不把这些教义与耶稣基督的位格和工作联系起来。然而,圣经却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如果我们遵循圣经的模式和语言,那么,当我们在谈论拣选这一主题时,我们不得不同时提到我们是创世之前在耶稣基督里被拣选的,而父则拣选耶稣基督作世人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