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不是“中立”

有别于“变革论者(transformationalist)”或某些版本的新凯波尔主义,对于试图将较早的改革宗”两国论”(或如加尔文所说的”双重国度”)方法用于后君士坦丁时代的改革宗伦理学,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批评意见是,它为改革宗神学引入了一种”中立性(neutrality)”。最近发表的评论表明,对某[……]

继续阅读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警告经文?

当前讨论的背景

改革宗圈子中的一些人担心,在成圣教义中过于强调恩典,而对顺服甚至属神的敬畏却不够重视。问题出现了,应该如何解决呢?在谈论基督徒生活中他必须圣洁时,我们应该使用什么语言?律法在我们成圣中扮演什么角色?

毫无疑问,上帝的话语教导了基督徒成圣(圣洁)的道德必要性。希伯来书12:[……]

继续阅读

《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规定了洗礼重生?

海德堡博客的读者麦克问,下面这段文字是否规定改革宗信徒承认洗礼必然重生,即在施洗的时刻必然赋予新生。

人们普遍声称:“古代教会教导洗礼重生”。在这里,“重生”意味着从灵性死亡到灵性生命的灵性觉醒,也就是说,在施洗的那一刻,人必然重生。

我们先来讨论后一个问题。洗礼重生是否如人们常说的那样[……]

继续阅读

没错,改革宗是按照伯拉罕应许来施洗

没错,改革宗教会是按照亚伯拉罕的应许来施洗的。

美南浸信会(SBC)是美国最大的福音派宗派,全部成员总数为一千四百八十万(三分之一每周参加敬拜)。美南浸信会的确是浸信会信徒,但是另外四千五百万美国福音派信徒中,99%的人,按照他们的神学思想和实践来看,也是浸信会信徒,只是没有用这个名字。这塑造[……]

继续阅读

谁的顺服?

每当我走进无人照料、人手不够、经营不善的企业的时候都很惊讶。想不出他们是怎么维持下去的,经营不下去也是常有的事。在今天的全球资本主义市场,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工作表现和成功是息息相关的 。老板对员工要求工作表现,客户对其所用的公司要求工作表现。同样地,法官不仅仅命令要避免触犯法律也同样命令主动地遵[……]

继续阅读

再版教义之争的背景

为何古旧教义今日争论不休?许多人对争论不休的再版教义有疑惑,这需要一些背景以便了解。

再版的教义,最基本的内容乃是这样:按其本质而言,堕落以前在行为之约里赐给亚当的律法(参见《威敏斯特信条》第7章与第19章),以某种方式,向以色列国家重新颁布或重复。

再版的教义从何而来?研究改革宗传统的历史学家[……]

继续阅读

当好消息变成坏消息时

引言

“福音”这个词如此熟悉、频繁被使用,这可能会让它失去了真正的意义——福音是一个好消息。我们在教会里面对一系列的运动,企图重新定义福音的意义,这个问题变得至关重要。

这个好消息怎么了?

在初期教会,当教父们谈论福音的时候,他们的重点往往在护教,三一论、基督论、圣经正典与教会论这[……]

继续阅读

极端加尔文主义、理性主义和反预定论主义

顾名思义,「极端加尔文主义」是指一种「越出」加尔文主义之外的教义。但是这个词却常常被误用来批判预定论教义里面的遗弃教义(reprobation)。如果教导遗弃的教义就是极端加尔文主义的话,那么加尔文本人肯定也是极端加尔文主义者,这显然很荒谬。「极端加尔文主义」的核心问题在于否认「福音白白的邀请」(f[……]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