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定重生: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在十几岁和二十出头的时候,是早期所谓的“年轻、躁动的改革宗”运动的一员。这意味着,除此之外,我必须读一些霍志恒(Geerhardus Vos)的书,当时大家都推荐他的作品为必读的。作为一个圣经学院的本科生,我对处理霍志恒的盟约神学做了充分的准备。我完全无法理解的是,他于1891年,在如今是加尔文神[……]

继续阅读

考查约翰书信(四): “在他毫无黑暗”

使徒约翰在这里的宣告,以及后面在约翰一书2:26–27再次重申,都是为了让他的“小子们”明白,他们是真正 “知道”。在这里用代词“我们”就把“小子们”和他自己以及其他使徒都包括在其中了,他们知道“真理”是因为受了“上帝的灵”的恩膏,这恩膏是真的,是圣洁的。他们属天的启示与假教师讲论的知识是对立的(参见2:19;4:4–5;经文中提到的“他们”), 这样的知识是为了欺哄, 是从“敌基督的灵”来的,“属世的人”就听从他们的教训(4:1–6)。[……]

继续阅读

洗礼重生和“因功生效”(Ex Opere Operato)

当代改革宗神学家、牧师和会友在洗礼重生的问题上,常常误解他们的近代早期先祖。这种误解来自当代改革宗神学的不同两方。一方面,有人声称连《威敏斯特信仰告白》也教导洗礼重生(baptismal regeneration)。当然,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绝大多数保守的长老会信徒就会与他们自己的信仰告白标准不同[……]

继续阅读

Response-To-John-Piper

引领:婚姻之外的领导与顺服

关于男女区别的争论是当今美国许多政治讨论的核心,所以当约翰·派博(John Piper)最近被问及性别角色是否适用于婚姻之外时(译注:链接附后),就不足为奇了。许多牧师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而读到他的回答却令人失望,他把性别差异的问题纳入了权柄和顺服的范畴。在互补主义的某一(主导)派别中,这是一种可以[……]

继续阅读

阅读,思考,言说(巴文克)

由赫曼・巴文克所著,由小格雷格·帕克转录。

以下这篇文章是在一张碎纸片(日期为1906年3月6日)上发现的。背面记载了一份死亡公告(日期为1908年7月22日),和一份列有美国城市(如纽约酒店、阿斯伯里公园、波士顿、剑桥)和人物(如朗费罗和爱默生)的名单。(1)这篇有可能写于1908年夏末或秋[……]

继续阅读

考查约翰书信(三):“小子们哪,我写信给你们”

(六部分系列之三)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上帝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一书5:13)

虽然在将要得出结论的时候约翰才表明他写第一封书信的主要目的,但是这却涵盖了他要表达的全部内容。他足享长寿得以看到保罗曾经对以弗所教会长老的[……]

继续阅读

考查约翰书信(二):论生命之道

(六部分系列之二)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 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

继续阅读

Trinity History Matters

历史神学为何重要?

对于许多福音派神学家和牧师来说,2016年将以有史以来在三一论领域中最为焦灼的辩论而被记住。

我并没有兴趣去深入那些芜杂的辩论(尤其是一些比较尖锐的交锋),然而事实上它不仅强调了认信信经与信条的重要性,更要搞清楚这些辩论的背景。好消息是功能性神体一位论(functional unitarian[……]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