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以理书》中有关弥赛亚的预言

耶路撒冷正遭受攻击。北方的姊妹国以色列早在(公元前722年)已经被流放,现在犹大国也面临同样的命运。605年,也就是犹大王约雅敬在位第三年(约公元前609-597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到耶路撒冷,将城围困,并开始了驱逐众人到巴比伦的第一次行动(但以理书1:1)。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是第一批被流放[……]

继续阅读

使徒行传2:天国的尺度

马太福音第28章记载的大使命以及路加在他所著的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中记载的关于耶稣复活后的教导,预示着在高高在上的弥赛亚的权杖下,上帝的统治将在全球扩张。在马太福音的叙述中,耶稣宣称:“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了我”(马太福音28:18),他将自己确定为“一位像人子的”,但以理预言,他将成为万古之君,[……]

继续阅读

国度的能力

仅仅几个星期以前,他们的希望已经破灭。现在一切都已经改变。在此之前,两个门徒忧愁地向一位同行者讲述他们的拉比,拿撒勒人耶稣,他是大能的先知,被犹太的领袖拒绝,被罗马政府钉十字架。“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加福音24:21)然而现在,耶稣的门徒知道祂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这位同行的客[……]

继续阅读

带你的孩子参与圣约敬拜

今天晚上的父母团契,我们谈到了Parenting in the Pew的话题。说实话,主日敬拜对于很多有小孩的父母来说是很有压力的。他们生怕自己的孩子在敬拜时无法安静,被周围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又心力憔悴几年的时间里没有办法安安静静听完一篇完整的讲道。一位妈妈曾经自嘲的说,“如果奥运会有一个项目是比[……]

继续阅读

索引女性

在我大学的最后一年,当硕士课程和婚礼临近时,一本《纽约客》杂志进入了我的生活。其中有一幅鲍勃·曼科夫(Bob Mankoff)的漫画,一位和蔼可亲的女编辑坐在她的办公桌前,对面是一位穿着美索不达米亚长袍的邋遢男子。他们中间放着一份手稿,标题上写着:“我们觉得你的女性角色有些欠缺。”

婚礼比研究[……]

继续阅读

改革宗或只是保守派?

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在他推动的运动(离开荷兰的国立改革宗教会)中曾谈及停滞不前的保守主义危机。1870年他在乌特勒支的一篇讲道抱怨说,一种普遍的保守主义已经取代了教会中真正的改革脉动。

人们渐渐从蒸发一切的属灵昏睡中醒过来,人们更坚决地要求一个有肯定形式的基督教,通[……]

继续阅读

比不信的人还不好;提摩太前书5:8中关于供应的教导

在美国社会,丈夫要供养妻子这一观念,已经很快成为过时的典范。随着女权主义的兴起,女性摆脱了需要配偶来照顾自己的“牢笼”,并取代了之前由男性所担任的角色。伴随这种过时观点所带来的强烈反对意见,人们开始反思这一信念,甚至包括教会中一些的人。这并不是说教会一直都是无可指摘的——确实存在一些例子,各种派别高[……]

继续阅读

言论冻结

我写这篇文字的时间是2021年2月25日,这一天,美国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件,是对《圣经》开篇语的大规模的 “法律 ”攻击。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1:27)。

当天在众议院通过的《平等法案》,包括取消所有宗教原则辩护的条款,要求美国几乎所有的洗手间、衣帽[……]

继续阅读

muscular Christianity

健硕基督教

我童年在教会中经历的矛盾之一是,一方面,有华纳·萨勒曼(Warner Sallman)所作的著名的耶稣肖像——温顺,柔和,接近女人气; 另一方面,各样体坛人物的涌现,提醒我们,耶稣不仅仅是男性,更是男性中的豪杰,他曾拿着鞭子把兑换银钱的人赶出圣殿。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性别角色剧变的时代,这已然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