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基督徒在主日参加两次敬拜。然而,这种做法在今天却陷入困境。许多刚刚接触改革宗的朋友时常问及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要晚间敬拜。今天,人们会惊讶竟然有人乐意在周日早间和晚间都去教会敬拜。两次主日敬拜的概念似乎成为多余的麻烦,占据了太多周末的时间。可惜的是,许多改革宗基督徒也没有意识到主日参加两次敬拜的重要意义,并且不屑这种做法。那么怎么办?为什么我们需要晚间敬拜?

早间与晚间的韵律

早间与晚间的主日敬拜存在着一种美妙的韵律。虽然在新约中没有明确命令两次敬拜,然而,圣经却包含关于“早与晚”清晰的模式。这首先出现在创造的秩序中,神以早间和晚间为人类划分时间的结构(创1-2)。旧约的敬拜也是建立在在这个自然韵律之上。神命令帐幕中日常的献祭早间一次,晚间一次(民28:1-10;出29:38-39)。这也是为什么诗篇作者在诗篇92章宣称,明确安息日的诗篇,“称谢耶和华,歌颂你至高者的名;早晨传扬你的慈爱,夜间传讲你的信实”(1-2;参诗134:1)。

因此,新约传承早间和晚间的敬拜模式不无道理,尤其是新约圣经中提供了一周的第一天发生晚间敬拜的证据(徒20:7)。

上帝的书立

早间和晚间敬拜最实际的益处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完好的结构,帮助家庭尊主日为圣。两次敬拜就像安息日的书立一般,使基督徒履行上帝的命令,尊主日为圣,而不仅仅尊早上两小时的时间为圣!(不管我们的文化多么流行,主日仍旧是主的“日”,而不是主的“上午”)。

主日是上帝赐给他的圣约团体的记号,藉此标明他们被分别为圣,并提醒他们的身份是朝向永恒安息奔走的天路客。因此,晚间敬拜为主日提供了一个美妙的韵律。数世纪以来,成千上万的基督徒用早间与晚间敬拜之间的间歇时间聚餐、团契、读经、家庭祷告、施与怜悯、或者享受午休时分,这也很重要!从一周的疯狂中解放出来,基督徒能够享受一天的敬拜和休息。还有哪种方式比圣约团体聚集起来,听道、团契、圣礼和祷告来结束圣日更好呢?(徒2:42)

古代教会和改革宗教会的做法

 有些基督徒不参加晚间敬拜是因为他们不习惯这么做。然而,我们必须明白,如果我们只习惯主日一次敬拜,那么我们不是在遵循历代基督教会的做法,而是一种现代发明。

当我们回顾教会历史时,可以清楚看到主日早间和晚间敬拜是历代教会的做法。早在四世纪,教会历史学家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s of Caesarea)提到教会这一普遍的做法:

这显然是上帝权能的一大记号,在全世界属上帝的众教会,在早晨日出时分和晚间的时候,都有诗歌、赞美、和上帝所喜悦的献给他。他真正喜悦的就是属他的教会在早间和晚间的颂赞之音遍及全地。优西比乌

中世纪时期也一样,早间敬拜被称作“晨祷(lauds)”,晚间敬拜被称作“晚祷(vespers)”。参加晨祷和晚祷是基督徒的标准做法。

宗教改革时期延续了早间和晚间敬拜的传统,这可以从十六世纪改革宗教会的礼拜仪式中看出来。一般来讲,晚间(或下午)敬拜更加专注于改革宗教义的诠释和要理问答式的教导。改革宗教会生活的第二次敬拜极其重要。当时抗辩派(亚米念派)抗议主日两次敬拜的模式,因此这个问题被提上多特总会(1618-19)的议程,并且进行非常细致的讨论。来自欧洲各国的代表压倒性的证实了第二次敬拜理当被捍卫并珍视,藉此改革宗信仰才能继续兴旺,基督徒可以获得更多机会在信仰上成熟。

几个世纪以来,这种做法一直都是改革宗敬拜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可以追溯至许多不同的教会传统,如荷兰改革宗教会、英国清教徒和苏格兰长老会,安立甘宗(圣公会)以及早期路德宗。因此,我们必须清楚的是今天福音派教会丢弃晚间敬拜完全与历史上的基督教会做法背道相驰。

吃饭的时间

 海德堡要理问答第65问:“我们既然惟独因信与基督及其一切恩惠有份,这信是从何而来的呢?回答:这信从圣灵而来。圣灵藉着福音的传讲在我们心里作工,生发信心,并藉着圣礼的施行来加以印证。”我有时会想到底有多少基督徒真正相信这一点。晚间敬拜被这个时代严重忽视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没有真正理解讲道和圣礼的重要性。当小组查经,个人灵修,甚至看看电视都能够获得更大的“祝福”时,谁会愿意坐在教会里再听一篇无聊的讲道?

但是,如果主日的敬拜真是“圣侍礼拜”(Divine Service),一件神圣的事情,其中借着宣讲的和有形的福音(即讲道与圣礼),上帝亲自俯就我们与我们会见,那么基督徒不会乐意错过它。如果“信心是从所听的道来的,所听的到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10:17),并且 只有“所传讲的耶稣基督”才能坚定我们(罗16:25),那么宣讲的福音才是我们不断成圣的生命线。还有什么合理的回应,除了认真遵行上帝召集我们在早晚都来敬拜他的呼召之外,还有什么是合理的回应呢?这就好比是上帝亲自向他的子民宣告:“到了你灵命吃饭的时间了!”他召集我们来到锡安山,在主日共享两次家庭盛宴,叫我们得以提前享受天国的滋味,心意更新,立定盼望,不断更加像他的门徒。想到这些,到底我们为什么会想错过礼拜呢?

更多佳肴

首先,我们应当牢记,晚间敬拜为宣讲上帝全备的旨意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视角。相对一次敬拜而言,两次敬拜促使牧师带领会众走过更多圣经内容。这也保证了属灵菜单上的宽度。还有什么其他方式能领受如此多的释经讲道和圣经的教导呢?每周两篇讲道将更多的供给提供给会众。

其次,把出席晚间敬拜定为家中的规矩,这能使子女在成长过程中更加理解蒙恩之道和圣徒聚集相通的重要性。当父母把两次敬拜放在家庭生活的首位时,子女成人后会更有可能继续持守这样的生活方式。参加两次敬拜不仅会在当下使我们家庭成员的灵命受益,更是对未来灵命的投资。

最后,尽管的确有一些特殊的情况使得人们无法参加第二次的敬拜,但我们必须警醒,我们厌恶晚间敬拜的是否是我们的态度,我们是否只关心灵命需要的最低值。让我们摒弃这种不知感恩的想法并牢记我们是前往天家的朝圣者。正如我们的生命被这美妙的六和一的安息韵律标志着,这韵律是立于创世之初,朝向永恒终点,因此,我们在每个主日都享有敬拜的美妙韵律,这提供给我们的早间敬拜和晚间敬拜,与上帝的圣约团体相聚,从他张开的双手领受圣言和圣礼带来的恩典。

我承担着牧养基督羊群并看顾他们灵魂的责任,我鼓励并劝诫你们参加晚间敬拜。这将使你的灵魂受益。好好利用每周早间和晚间为你预备的属灵的筵席。


作者/麦克·布朗
译/惠敏; 校/王一

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加州桑蒂市 Christ United Reformed Church 牧师;著有 Christ and the Condition: The Covenant Theology of Samuel Petto 一书,合著《神圣盟约:圣约神学初探》 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