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斯·韦伯,是一位19世纪的天才社会学家。他曾提出一套理论至今依旧颇有影响力,尤其是在非历史学家当中流行。这部经典作品《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于1904年首次出版。[1]他在这部作品中提出,在加尔文主义新教和现代资本主义之间有一层因果关系——因此轻巧的撼动了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论点,即新教意识形态是经济和社会变化的上层建筑。韦伯这部作品影响了英国基督徒社会学家R.H.托尼(R. H. Tawney)一部同样有影响力的作品,1926年出版的《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Religion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托尼拥有比韦伯更精准的历史嗅觉,他同时扩大并限制了韦伯的论点。他指出,积累资本和垄断生产渠道的欲望存在于许多文化与文明中,但他同时主张,这种本能在“后期清教主义的某些层面”找到了最佳搭档:自律,节俭,自我否定。[2] 从这两位权威的模糊记忆结合起来,至今仍然经常听到“新教徒的职业伦理”这种老套的话。

至今依旧有人支持韦伯-托尼的论点。而改革宗团体里的精神面貌也让这论点看起来似乎挺有道理。有许多改革宗基督徒的确代表了自律、自强的传统形象,具有强烈的选民地位感,随时准备捍卫自己做决定的权利。然而,仅在特定的历史情境中找到证据会错过了更完整的图景。韦伯自己观察对比天主教和新教经济和社会行为是在十九世纪晚期的德国南部和瑞士。托尼则有着更宽广的视角。如果他能活到二十世纪末,看到非基督教国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和东亚国家创业能量的强大爆发,他或许可以被平反。最重要的是因果关系的问题。新教国家英格兰和荷兰无疑都成为十七和十八世纪的主要经济大国,是经济生产先驱,商业能手,创造资本和金融体系的专家, 而曾经颇具创业精神的天主教国家意大利停滞不前。  

为什么?任何在宗教与资本主义之间简单联系都能找到反对意见和反例。这种新的财富和权力的转变不是源于宗教,而是代表着从地中海到北海的转变,这种转变的根源在于政治:特别是1490年代意大利战争造成的破坏以及奥斯曼帝国的长期崛起,这给地中海基督教沿海地区带来了可怕的社会和经济灾难。引人注目的反例就是改革宗新教为国教的国家苏格兰或特兰西瓦尼亚的经济落后。这表明英格兰和荷兰的繁荣恰恰是因为他们不是管理完善的加尔文主义社会,而是从十七世纪中叶开始,他们不情愿地接受了宗教多元化与国家教会同时并存。就像在中世纪欧洲的犹太教一样,在斯图亚特时期的英格兰,那些被容忍但处境不利的少数新教异议者,找到了他们可以获得的社会进步的最佳途径。被排除在政治权力,教会职分或法律之外,他们转向商业和制造业。法国的胡格诺派和18世纪的英国循道会(他们可绝对不是加尔文主义者)也跟随他们的榜样。  

对改革宗新教与资本主义之间结构性或因果性关系的一个强烈反对来自这种理论普遍对新教与个人主义之间产生的非常可疑的联系。个人主义是对集体的否定或背叛。而个人主义被视为资本主义精神的基本组成部分之一。一般认为,中世纪天主教在某种程度上比新教徒更具有社群主义和集体意识,新教徒是社群的解体者,并宣扬着路德那句无从考证的呐喊所体现的那种个人主义,“这是我的立场,我别无他法。” 然而,加尔文主义是以圣餐为中心的,因此是极具集体意识的信仰。教会惩戒是用来保护圣餐不被败坏,从加尔文主义产生的社会形成了欧洲有史以来最强大和最完整的社群共同体之一。当然,新教徒的确打破了某些形式的社群,尤其是中世纪天主教所创造的结构,但他们之所以如此,正是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东西是对社群有害,就像女巫或神像一样。然后,他们重建了这些社群,并在改革宗新教最有效和最彻底的地方取得了最大的成功:苏格兰,匈牙利和新英格兰。这些地方并不是现代个人主义或现代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在美国,现代资本主义的最佳象征并非公理宗的塞勒姆或波士顿,尽管它们有曾经繁荣的远洋贸易船队;现代资本主义的代表是坚定和信仰多元化的纽约或宾夕法尼亚州的匹兹堡。“资本主义精神”的辩论表明,在下某些因果关系结论之前,我们应该先将神学放回到其历史语境中。宗教改革运动和反改教运动总是与社会其他因素相互作用影响的。同样,我们不应忘记,神学是一个独立的变量,能够在改革中产生巨大的社会变革,行为方式,甚至是仪式年的形态。    

[1] 马克斯·韦伯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于晓 、 陈维纲等译,三联书店,1987.

[2] R.H.托尼著. 《宗教与资本主义的兴起》赵月琴、夏镇平 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13.


作者:迪尔梅德.麦克库洛赫;
翻译:王一

迪尔梅德.麦克库洛赫爵士(Sir Diarmaid MacCulloch),牛津大学教会历史教授。毕业于剑桥大学(PhD),师从埃尔顿(Geoffrey Elton),后获牛津大学荣誉道学博士(DD),。他著作丰富,Thomas Cranmer: A Life 于1996年获惠特贝瑞图书奖(Whitbread);Reformation: Europe’s House Divided 1490–1700 于2004年获美国国家书评人协会奖(NBCC)以及英国学术图书奖(BAB);The Reformation: A History;A History of Christianity等。

本文选自Modern Reformation,VOL 26; ISSUE 5。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