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预言,医病等恩赐持续还是终止?

关于今日的教会是否还会有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目前主要有两种观点:

  1. 持续说 (Continuationism) 持续说认为圣灵在今天的教会依然会赐下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灵恩派和五旬节派是持续说的代表。他们认为圣灵在今天依然会赐下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持续说把基督徒分成两类,一类是有讲方言或说预言或医病这些恩赐的基督徒,另一类是没有这些恩赐的基督徒。在他们看来,有这些属灵恩赐的基督徒要比那些没有这些属灵恩赐的基督徒更加属灵。一些灵恩派的教会甚至把说方言这一恩赐上升到判断一个人是否得救的标记。这些灵恩派的教会认为说方言是得救的标记,如果信徒不会说方言,就是还没有得救。
  1. 终止说 (Cessationism) 终止说认为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是圣灵专门赐给初期教会的,圣灵赐下这些恩赐的目的是在新约初期教会这一救恩历史的特殊阶段为神的话做见证。当圣经的最后一卷书在圣灵的默示下由使徒约翰完成以后,神的特殊启示就已经完备了,所以圣灵在今天不会给教会赐下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恩赐。

终止说是目前改革宗神学家普遍持守的观点。改革宗的神学家们普遍认为在今日的教会不会再有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了,因为这是圣灵专门赐给初期教会的特殊的属灵恩赐。圣灵在初期教会赐下这些恩赐的目的是为了给神的话做见证,因为当时神的特殊启示还没有完成。在启示录22:18-19节,使徒约翰向我们教导了神的启示已经完备,任何在神的启示上添加或删减的人都会受到神的审判和咒诅:“18 我警告所有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人:如果有人在这些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把写在这书上的灾难加在他身上。19 如果有人从这书上的预言删减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记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

而且威斯敏斯特信经1章6节也清楚地教导了神的启示的完备性:“上帝全备的旨意,与上帝自己的荣耀、人的得救,信仰、和生活有关的一切必要之事,圣经都明明记载,或是可以用正当且必要的推论,从圣经中引申出来。所以无论在任何时刻都不可加添;无论是借着圣灵的新启示,或人的遗传,都不能加添圣经的内容成为最高权威。”

所以,神的特殊启示已经完成,任何人不得在神的特殊启示上添加或删减。当神的特殊启示完成后,这些属灵恩赐的使命也就结束了。所以,在今天的教会,圣灵是不会赐下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了。既然圣灵不再赐下这些属灵恩赐,基督徒们也就不应该再求这些属灵恩赐了

另外,改革宗神学还区分圣灵的一般[1]工作与圣灵的特殊工作。圣灵的一般工作指的是圣灵在每一位信徒的心中所做的关于救恩的工作。圣灵的一般工作是每一位信徒都会经历到的。圣灵主要通过两个方面来实行一般工作:蒙恩之道 (the means of grace)[2] 和救恩的次序 (ordo salutis)[3]。圣灵要做一般的工作直到耶稣基督的再来。通过圣灵的一般工作,信徒们与基督联合,成为蒙爱的神的儿女,并且承受天国的产业。

圣灵的特殊工作指的是像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特殊的属灵的恩赐。根据传统的改革宗神学观点,这些属灵恩赐并不是圣灵的一般工作,因为并不是每一个信徒都会经历或者有这些属灵的恩赐,而且这些恩赐并不是圣灵赐给普世教会的,圣灵只把这些恩赐赐给初期教会。所以,改革宗神学家们称这些恩赐为圣灵的特殊工作。

而且,改革宗神学特别强调今天圣灵是通过神的话做工。改革宗神学认为圣灵今日同样向信徒说话,但是是通过神的话。神的话是我们判断一切的最高标准。在约翰一书4:1-6节,使徒约翰劝诫基督徒们要用神的话来试验一切的灵,看是属于神的灵还是敌基督的灵:“1 亲爱的,不要每个灵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否出于神,因为有许多假先知已经来到世上了。2 你们可以这样认出神的灵:凡是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是出于神。3 凡是不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那灵就不是出于神,而是敌基督者的灵;你们听过他要来,现在他已经在世上了。4 孩子们,你们是属于神的,并且已经胜过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上的更大。5 他们是属于世界的,因此讲论属世的事,世界也就听从他们。6 我们是属于神的,认识神的就听从我们,不属于神的就不听从我们。这样,我们就可以辨别真理的灵和谬妄的灵了。”

威斯敏斯特信经1章10节也强调了圣灵是通过神的话在做工:“在处理信仰上一切争论,教会会议一切决议、古代作者意见,人的道理、个人属灵领受事务时,我们可以放心:其裁判最高审判者只有一位,就是在圣经中说话的圣灵。”

那么,究竟什么是方言呢?方言本身有哪些特征呢?

第一,圣经提到的方言是真实存在的人类的语言。这一点从使徒行传第二章4至12节可以清楚的看出来:“4 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就照着圣灵所赐给他们的,用别种的语言说出话来。5 那时住在耶路撒冷的,有从天下各国来的虔诚的犹太人。6 这声音一响,许多人都聚了来,人人都听见门徒讲出听众各人本乡的话,就莫名其妙。7 他们又惊讶、又惊奇,说:“你看,这些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8 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讲我们从小所用的本乡话呢?9 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10 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并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亚一带地方的人,客居罗马的犹太人和归信犹太教的人,11克里特人以及阿拉伯人,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语言,讲说神的大作为。”

这段经文清楚地告诉我们,门徒被圣灵充满时所讲的方言并不是某种不为人知的神秘语言,而是已经被人所普遍使用的别国的语言,是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并靠近古利奈的利比亚一带地方的人,客居罗马的犹太人和归信犹太教的人,克里特人以及阿拉伯人的家乡话。

第二,方言是一个先知性的恩赐。在使徒行传2章16-18节,门徒们被圣灵充满用别国的话讲说神的大作为,彼得解释说这件事是约珥书2章的预言的实现。而且在哥林多前书14章2节,保罗教导说:“原来那说方言的不是对人说,而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能听得懂;他是在灵里讲奥秘的事。” 这奥秘是什么?“这奥秘就是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着福音,得以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 (以弗所书3章6节)。关于这奥秘,保罗在罗马书16章25-26节进一步解释说:“神能依照我所传的福音和耶稣基督所传的信息,照着他奥秘的启示,坚定你们。这奥秘自古以来秘而不宣,但现在借着众先知所写的,照着永恒的 神的谕旨,已经向万国显明出来,使他们相信而顺服。” 所以,方言的内容与福音的奥秘是紧密相关的。就像先知是为神的启示作见证一样,方言作为一个先知性的恩赐是为福音的启示作见证的。

第三,讲方言的人并不知道或理解自己所用的方言。保罗不仅教导说方言是圣灵的一个恩赐,而且翻方言也是圣灵的一个恩赐。所以,保罗教导说方言必须要被翻译出来。在哥林多前书12章10节,保罗说: “又叫一人能说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 如果说方言的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么就没有必要有翻方言的恩赐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章5节劝勉说:“因为说方言的,若不翻出来,使教会被造就,那作先知讲道的就比他强了。”

结语

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是圣灵专门赐给初期教会的,目的是给神的话做见证。随着圣经的最后一卷书启示录的完成,神的特殊启示也随之完备。圣灵是不会再赐给今天的教会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了。所以,今天的基督徒不应该向神求讲方言,说预言,医病等属灵的恩赐。而且,门徒们在五旬节被圣灵充满说起别国的话来的经历是发生在初期教会的特殊的经历,今天的基督徒不应该把这些特殊的经历普遍化。五旬节的经历不可能重复发生,就像基督被定十字架不可能再发生一样。虽然圣灵不再赐下这些使徒们才有的属灵恩赐,但是今天神依然会行神迹。比如,基督徒们在生病的时候,在看医生的同时,依然可以祷告求神医治。但是,医治与否,完全在于神的主权。而且信徒不能把自己所经历的神迹奇事的个例在教会普遍化。最重要的是,耶稣基督的受死,埋葬,与复活就是最大的神迹。如果耶稣复活如此伟大的神迹都不能使人的心得到满足,那么就没有任何的神迹能满足人的心了。


[1] 这里的“一般”并不意味着普通,没有价值,而指的是圣灵面向每一个信徒所做的工作。神学家们用“一般” (ordinary)这个词是为了与圣灵的特殊 (extrordinary)工作所区分。圣灵的一般工作也是有着永恒的价值,是与救恩息息相关的,因为像呼召,称义,和成圣等都是圣灵一般的工作。

[2] 比如讲道和圣礼。

[3] 1. Effectual Calling (有效的呼召) and Regeneration (重生); 2. Faith (信心); 3. Justification (称义); 4. Adoption (得儿子的名分); 5. Sanctification (成圣); 6. Glorification (得荣)。


作者/李明明

李明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道硕毕业。本文为作者圣灵论课堂笔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