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读圣经是否需要用理性来理解呢?

回答:是,也同时不是。首先,谈「是」。人在阅读时,都会运用理性来理解、消化所读到的内容;很自然,当我们明白内容时,情感也同时运作,为其或惊叹、或喜悦、或悲伤等;同时意志也持续不断的发生作用,相信或怀疑所读的内容等等。阅读时,我们都会有些预设前提,例如在阅读新闻类内容时,一般预设常常是当其当作是事实报道,而当内容与我们预设的意志倾向相差很多时,我们会开始怀疑,比如听说五角大楼被撞等。虽然新闻并非永远报道事实,但人们已经习惯性的预设自己的意志来接受。相反,当我们阅读童话故事书时,我们会预设一种理解的前提,就是字面的描述并不是事实,重要的是故事背后的寓意。很多人对待宗教类或灵修类的书籍也会有相同的预设,认为宗教都是强调内观的、主观的,而与客观事实无关。然而,基督教信仰却恰恰只建立在历史事件上。圣经不是一本简单的人生哲理大全,而是跨越两千多年救赎历史的记录。其内容以不同的语言写成(希伯来文、亚兰文、希腊文),有不同的文学体裁(史料记载、建筑手册、诗歌、格言、神谕、议论文体等)、历史(族长时代、古埃及、古以色列、古亚述、古巴比伦、古罗马等)、地理(巴勒斯坦、埃及、小亚细亚、希腊等等)、艺术、宗教、社会形态等等。因此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感觉」读经。所以,「是」,我们必须使用理性去理解这些文本,才有可能正确理解圣经。

但我也回答说「不是」。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必须知道,人悖逆上帝,犯罪堕落了。罪的污染遍及人性各个角落,包括理性、情感、意志。被罪玷污的理性(当然还有情感、意志)便失去了正确回应上帝启示的能力。因此,我回答「不是」,单靠被罪污染的理性,我们无法真正读懂圣经,同样,单靠被罪污染的情感和直觉,也同样无法读懂圣经。我们必须首先从罪中被拯救、被圣灵重生,才有可能再次正确的回应上帝。所以,一个人读圣经,知道圣经中所有的故事,却可能没有读懂圣经那个「独一的故事」。每个读过圣经的人,不论是不是信徒,都很容易发现圣经根本不是一本人生哲理的书,这讲不通啊?宗教不应该是总结一些道德规条,人生哲理,劝人做好事的吗?而圣经根本不像一部宗教典籍,里面也没有什么寓意深刻的小故事(我承认今天好多所谓的基督教人士的确把圣经当成寓言故事来读,这是极其严重的错误)。

不!圣经不是寓言合集,不是道德集锦,不是一堆抽象的人生哲理和原则。圣经是救赎历史的记录,圣经有它自己的主线,是一部渐进展开的剧本。虽然它沿着一个近东民族的历史展开,却从未像其他民族的历史那样充满溢美之词,反倒常常谴责以色列。圣经的主角不是以色列,圣经是上帝的故事。这个故事描述了他如何拯救悖逆的百姓脱离他们自己的愚拙,罪恶,和自我毁灭,讲述的是上帝藉着耶稣基督的代赎来拯救人脱离罪,胜过死,并带入到他永恒荣耀的国度的故事。就像耶稣在地上的时候谴责那些天天研究旧约律法的法利赛人,「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五39)。并且在耶稣从死里复活之后,在往以马忤斯的路上亲自用这样的讲道来教导他的门徒们,「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路二十四27)。尽管旧约中有各种不同体裁、历史、社会形态、语言等等眼花缭乱的故事,可圣经又很简单,就是一个故事,从旧约到新约,整本圣经都指向一个人和他成就的工作,就是耶稣基督。当我们到大卫十六岁时击杀巨人歌利亚的时候,圣经不是在告诉我们生活中要勇敢,要战胜恐惧等等的道德教训;圣经是要让我们看到大卫虽然胜过了那个巨人,但是他却被自己的罪打败了,他奸淫、谋杀,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圣经是要叫我们信靠上帝应许的那位大卫的后裔,那位真正的大卫,真正的君王,为我们战胜了我们自己永远无法战胜的巨人,就是我们的罪和死亡。当耶稣讲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时,他并不是让我们陷入无知的幻想,好像靠着自己就能做这样的好人,就能承受永生。他说「照这样行」的时候,是在敦促我们看到自己的无能,并看到他才是那位好撒玛利亚人,亲自来医治被罪打伤,倒在公义的道路上无法自救的我们。

圣经之所以如此重要,不是因为里面有许多永不过时的普世哲理,而是因为这书是给耶稣基督和他已经成就的作见证,耶稣基督就是上帝从起初所应许赐给世人的,藉着他的完全公义的一生,藉着他十字架上的死,藉着他的复活升天,我们这些悖逆上帝的可怒之子,得以在上帝面前称义,与上帝和好,成为他的儿女。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回答「不是」,因为我们有罪的理性无法参透这些事,「除了上帝的灵,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林前二11)。只有圣灵亲自光照我们的头脑,重生我们的理性,我们才有可能真的明白那个真正的圣经故事。


作者/王一

初学者问答Q&A,如果您在教义与生活上有任何疑惑,欢迎留言给初学者

分类: 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