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欢喜快乐时,你的忧伤痛苦使我忧愁,这就是我写信给你的原因。我迫切地为你祷告,好叫你不至于悲伤过度……若主要我们能在一起生活更长久,祂可以命立就立。但是这恐怕不是祂的美意。既然如此,愿祂的美意成就,这便足够了…… 我为你祷告,好叫你在主里得着安慰,将你自己和你的事都交给祂,因为祂是寡妇的丈夫、孤儿的父亲,祂必不撇弃你,也不丢弃你…… 再见,凯瑟琳,我最亲爱的!我祈求上帝亲自来安慰你,赐给你顺服祂神圣旨意的心。 你忠心的丈夫,德布利。德布利,在狱中写给妻子的最后一封信

比利时信条是最有名也是最为人喜爱的改革宗信条之一。德高望重的教会历史学家沙夫(Philip Schaff)形容比利时信条是「除了威敏斯特信条之外,对加尔文主义教义系统最完整且最具代表性的信条」。这份信条是出自欧洲南部的「低地国家」(Lowlands)或称为「荷兰地区」(即今天的比利时)的法语区改革宗教会,所以通常被称为「比利时」信条。在历史上这份信条是荷兰改革宗教会三个标志性信条之一。教会对这份信条的钟爱之情既来自于信条的原作者和签署者们所忍受的苦难,也来自于信条对改革宗信仰丰富精彩的阐述。

在这里我们将简要地来了解两方面:第一,比利时信条写作的历史背景;第二,信条对改革宗信仰经典阐述的独特内容。

历史背景

比利时信条最初是由一位法语区的改革宗牧师德布利(Guido de Brès)写作而成。他曾在日内瓦跟从加尔文(John Calvin)学习。虽然德布利是比利时信条的主要作者,但是其他改革宗的牧师和神学家们也参与到其中,莱顿大学(University of Leiden)著名的改革宗教授尤尼乌斯(Francis Junius)也为信条最终标准的版本做出贡献。

一五六一年第一次成文的副本被送往日内瓦和其他改革宗教会进行审核。当前我们所看到的这个版本的信条是一六一八至一六一九年的多特大会上修订后以四种语言(法语、拉丁语、荷兰语和德语)正式批准通过的版本。在第一次成文不久,比利时信条就被呈给当时在荷兰地区行使统治权的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Spain),希望为改革宗信仰争取到合法地位。从一开始,信条就在荷兰地区的改革宗教会中博得众彩。

在德布利殉道之前,他在狱中写信给妻子凯瑟琳:「在我欢喜快乐时,你的忧伤痛苦使我忧愁,这就是我写信给你的原因。我迫切地为你祷告,好叫你不至于悲伤过度……若主要我们能在一起生活更长久,祂可以命立就立。但是这恐怕不是祂的美意。既然如此,愿祂的美意成就,这便足够了…… 我为你祷告,好叫你在主里得着安慰,将你自己和你的事都交给祂,因为祂是寡妇的丈夫、孤儿的父亲,祂必不撇弃你,也不丢弃你…… 再见,凯瑟琳,我最亲爱的!我祈求上帝亲自来安慰你,赐给你顺服祂神圣旨意的心。你忠心的丈夫,德布利。」

德布利这段感人肺腑的话写在他殉道之前,他因着自己的信仰,也因着为荷兰地区的福音派和改革宗基督徒受难作证而被执行绞刑。这些刚强的基督徒,甚至在凶残的逼迫之下还能说出「欢喜快乐」,在信条的序言部分他们宣告宁可「背受鞭笞,舌被刀割,嘴遭封堵,身投火海」,也不会否认福音的真理。这些话绝不是信口开河,事实证明,在荷兰地区约有十万改革宗信徒在宗教改革的斗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要撰写这份信条并呈给腓力二世呢?在面对罗马天主教强权的高压迫害,德布利与荷兰地区的改革宗信徒急切盼望表明自己的信仰是与圣经的教导和初代大公会议一致的。因此,比利时信条自始至终用一种和平的口吻论述,特别在表述改革宗信仰坚持三位一体与基督的位格和工作的伟大教义时显得格外仔细。尽管在关键问题上信条坚决反对罗马天主教的教导,但信条的目的在于说服读者相信改革宗信仰不是别的,正是历史上基督教会的信仰。

信条的另一个目的是为了说明改革宗信仰不同于「重洗派」(Anabaptists),从这一点上比利时信条与一五五九年的法国信条或称高卢信条(Gallican Confession)不同,尽管两者拥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宗教改革前期在荷兰地区,重洗派有很强的影响力,他们不仅反对婴儿洗,还反对地方行政官员作为上帝仆人与执刑工具的合法地位。重洗派突兀地强行把基督属灵的国度,即教会与行政秩序区分开来,提倡完全从世界上分别出来,并要求拒绝服兵役,起誓,纳税。比利时信条中有一些明显独特的内容是表明它为改革宗信仰辩护,以防人们误以为改革宗与这些宗教改革边缘极端分子有什么瓜葛。

独特的内容

比利时信条并不像多特信经那样专门针对某个教义错误。与之前加尔文的日内瓦信条和高卢信条相似(两者均写于一五五九年),比利时信条提供给我们一份完整的改革宗基督教信仰内容的陈述。从广义上讲,这三十七条信条内容是按着使徒信经的三条来写的。在阐述了宗教改革对圣经正典默示和权威的观点之后(第1-7条),信条首先肯定了三位一体的真理,和上帝的创造与护理之工(第8-13条)。中间部分,信条阐述了基督的位格与工作,并阐明宗教改革对救恩论的观点与中世纪罗马天主教错误教导的不同,即救恩是唯独本乎恩典,唯独藉着信心(第14-23条)。最后信条总结了圣灵的位格与工作,包括教会论,圣礼,以及上帝对治民官长的委任和职分(第24-37条)。

为了简要的总结比利时信条的内容,我们会点出两大主题。这两大主题鲜明的见证了其改革宗信仰。

第一,和之后的威敏斯特信条一样,比利时信条开篇就是经典的改革宗神学启示论,特别是关于圣经的教义。第二条提到,「认识」上帝有两种方式,普遍启示和特殊启示。虽然创造本身以及上帝主权对历史的管理都见证上帝的永能和神性,就像一本「佳作」,但是这普遍启示只能叫罪人在上帝面前无可推诿,蒙昧无知,并继续悖逆上帝。所以,为了使人「更清楚」地认识祂的旨意和目的,特别是在福音里藉着耶稣基督所作的救赎之工,上帝为祂的教会预备了圣经。这些圣经正典是在默示下完成的,并拥有其作者上帝本身的权威。圣经正典是建立并规范基督教信仰的唯一标准。

第二,关于基督的位格与工作的教义,比利时信条不仅赞同古代教会的一致看法,并且更加强调改革宗神学关于主权、满有怜悯的拣选以及基督对祂子民救赎之工的独到见解(第16条)。唯独本乎恩典,唯独因信称义的教义非常清晰的表达出来。第22条意义独特,这一条也在多特大会上被略微修订过,当时的辩论是围绕基督的义为信徒称义的缘故被归算给他们的问题。这一条特别提到基督的义包括「一切的功德以及他为我们所作的」,因此这句话澄清了归算给信徒的义也包括了基督「主动的顺服」。把称义与成圣的恩典明确区分开之后,基督救赎之工中这两大益处就不可分割,融合在上帝藉着基督赐给信徒的恩典当中(第24条)。

虽然比利时信条中有很明显的历史背景痕迹,但它依旧是改革宗教会历史上最出色的信条之一。福音派基督徒们应当学习熟悉这份信条,尤其是遇到逼迫和苦难时,就像这份信条写成的年代时一样。这份用无数殉道者的鲜血所铸就的刚强见证今天依旧继续向人们讲述着「死人的活信仰」(帕利坎),就是上帝在基督里照着祂至高的主权所白白赐给我们的恩典。


作者/科内里斯·温内玛
译/王一

科内里斯·温内玛博士(Dr. Cornelis P. Venema),美中改革宗神学院( Mid-America Reformed Seminary )院长兼教义研究教授;印第安纳州代尔镇 Redeemer United Reformed Church 副牧师。

英文原文载于 Ligonier Ministries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