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牧多年以来,许多人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作为牧师,你最喜欢哪种教会成员?」我给出的答案似乎有些奇怪,但是却是真心话:「我最喜欢正常普通(normal)的教会成员。」这是什么意思呢?多年的教牧生涯让我有机会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我看到太多的人走入各种极端的状况。比如,有些人是「家庭控」。他们把自己的家庭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家庭在他们的生命里胜过一切,甚至胜过了基督,胜过了基督指定的蒙恩管道。如果我邀请他们来参加主日敬拜,他们会说:「哦,抱歉,我们不能来,因为我们全家这周末要一起去野营,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如果我邀请他们来参加主日学,他们会说:「哦,抱歉,我们不能来,因为我们相信只有家长才能教导自己的孩子。」

还有一种人可以说是「神学控」。这种人往往沉迷于某一项教义而不能自拔。他们的生活中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一条教义。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面对的是谁,他们永远都会把话题转移到这条教义上。比方说「放贷」的问题。这种人认准了「放贷」,就能把任何事情与「放贷」联系起来。每次参加主日学必须提到「放贷」的问题,与教会里其他人轮番讲不能放贷,如果有人放贷就是违背了出埃及记二十二章25节。

还有一种人可以称作「幽灵」。这种人一开始来教会,表现的很有兴趣,参加各种活动,也会连续几个月有规律的参加敬拜。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就突然人间蒸发了。打电话、发邮件、写信,全都无济于事,杳无音信。面对这种人,我甚至曾经想跑到他们家直接找上门。可是想想这么做不是很明智。这种人最后消失在教会的名单里。在我牧会的教会里,就有这样的人,甚至其中有NAPARC里的一位牧师的孩子。也就是说,这种人甚至可能非常清楚教会成员的概念,他不是刚刚信主的,也不是不知道改革宗教会的教会纪律如何。

每当我遇到各种各样的教会成员时,我祷告说「主啊,求你给我们一些普通正常的成员吧。求你给我们一些有规律参加敬拜,认真听道,参与教会生活,不到处争辩,普普通通的家庭吧。」作为牧师,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平常普通的教会成员会这么重要。

现在,我也想请你自问:「我是什么样的教会成员?」我是不是会叫我的牧师和长老们担忧头疼?我是否有规律的参加教会敬拜?我是否尽自己所能为教会提供有益的帮助?我是否为了自己特别钟意的某项教义,无故占用牧师长老们过多的时间?不偏左右,行在中间,不走极端,这是一名优秀的教会成员的难得之处。


译/王一 Yi Wang

本文摘自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的博客。

英文原文载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博客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