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

更正教提及对有形教会和无形教会的区分,并非没有合理的原因。因为我们清楚认识到圣经对教会的描绘,既包括那些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上帝的选民(启 21:27),也包括建立在地上的有形的认信团体 (太 28:18-20)。是的,正像圣经向我们表明的,两者并不总是等同。上帝所看到的教会和我们所看到的教会同时存在。因此,更正教各个教会在他们的信仰告白中加入特定的词汇来呈现这种重要的区分,这也作为他们教会论的一部分。例如,在改革宗教会中,我们在比利时信条的第29条中承认:“假冒为善的人,他们在教会中与善良的信徒混杂在一起,在表面上看来,他们是在教会中,但其实他们不属于教会。”同样,在威敏斯特信仰告白的第25章指出:普世的无形教会是由全体的选民组成的。有形教会则是由世界各地的承认真宗教的人和他们的孩子组成。

我们提及这种区分是为了防止走向两个不合乎圣经的危险极端:迷信的形式主义和彻底的个人主义。也许19世纪的苏格兰神学家约翰·麦克弗森(John MacPherson)形容的最贴切,更正教教义试图在罗马迷信的超自然形式主义与过度贬低任何仪式和宗派性的属灵观中间寻找一个合适的途径。有形和无形教会的区分可以帮助我们避免两个危险的错误:

避免迷信超自然形式主义

许多称自己为基督徒的人在教会中长大,在那里他们被正式的教义或文化传统教导:“救恩更多的取决于洗礼或者教会的会籍,而不是唯独透过信心被接受的基督的义”。这样的教导有许多的形式,并且在许多教会中存在。甚至许多更正教群体也很快忘记他们的信仰告白,陷入这种错谬中。即使在改革宗的圈子里,也有人认为每个受洗的人都是真正被拣选且与基督联合。你也可能从保守的改革宗信徒那里听到,他们一生都沉浸在口头的宣告,用迷信的方式论述教会和洗礼,而不是把这些当作与基督联合并从他那里领受恩典的管道。

我们必须明白上帝有形的圣约群体的会籍并不能确保我们在上帝拣选的子民中的会籍,这是保罗在罗马书第9章中的观点,他捍卫上帝对亚伯拉罕的承诺的信实,“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罗9:6)。换句话说,并非全部有形教会都属于无形教会。虽然有形教会不再是一个民族性的、地理政治的以色列,但它仍然是一个包含着雅各和以扫的混合体,即真信徒和假冒者。仍然可能存在像以扫的人,从形式上存在于圣约团体中,但实质上却并没有透过信心与基督联合。

这也是为什么希伯来书的作者在他的书信中有那么多提醒人们必须有真信心的警告。他不想叫他的读者们仅仅依赖他们在有形教会中的会籍。在3:7-4:11节中,他提醒他们那些倒闭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尽管他们属于有形的圣约群体也听了福音,但他们并没有以真信心来回应,结果他们并没有进入应许之地。作者故意使用这个例子,来警告新约时期恩典之约的承受者:“弟兄们,你们要谨慎,免得你们中间或有人存不信的恶心,把永生神离弃了。”(来3:12)

在有形教会中受洗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每一个受洗的成员仍然有责任去接受洗礼中所应许给他的真信心,离了这种真信心他将不能够进入永恒的安息。

避免过于贬低外在的仪式

是的,像第一个错误一样危险,第二个错误也是致命的并且无疑在美国福音派中更加普遍,有多少次你遇见过承认自己是基督徒的人,却并不经常参加教会,或者不在固定的教会礼拜?这些人通常会持这样的观点:我不需要在一个正式的仪式中去敬拜上帝,我不需要归属于一个固定的教会,我和主耶稣有个人的关系,我只需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敬拜上帝。

然而,这些理由都不符合圣经,而是基于异教观念,即“有组织结构的宗教”与“属灵”相斥。前者被藐视甚至被憎恨到无法容忍的地步,而后者却很容易被接受为时髦或者健康的东西。组织结构式的宗教被视为狭隘的教义、礼拜的仪式和外在的传统;而“属灵”则被视为普世性的东西,可以用各种不同的个人信仰或经验来体现,它们有共同的目标,就是改善自我。被这种思维模式影响,许多基督徒相信他们即便不是任何有形教会的成员,也可以成为无形教会的成员。

但是这种概念是圣经从未提过的。新约圣经告诉我们,基督建立的教会并非完全不可见的,而是由有血有肉的成员组成的可见群体,真实的群体。这群体是“拣选的族类、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彼前2:9)。这个国度的王是主耶稣,透过他在有形教会所任命的圣职人员,用他的话和他的灵统治他的子民。他在他的国度中设立了话语的执事,这样他百姓才能从属灵的婴孩走向成熟(弗4:7-16)。他任命牧师和长老的职分作为他羊群灵魂的监督,以确保凡事都有次序的进行(徒14:23)。他提供了执事的职分使得教会中的穷人和那些有需要的人能被照顾(徒6:1-7)。他命令教会执行纪律惩戒以维持教会的纯洁与和平(太18:15-20)。他用有形的饼、酒和水,来供养他的教会,他的圣灵透过这些恩典管道滋养我们的信心(林前10:16)。

基督在他无限的智慧中将这一切供给他的教会,然而,有些基督徒认为比主耶稣更智慧,他们抛弃教会,无视他们需要委身与有形教会的牧师和长老们的属灵看管之下,他们似乎认为即使与上帝所启示的相违背,他们依旧坚持这是对自己灵魂的福祉和成圣是最有益处的。离开有形教会,他们选择了一种独行侠式的信仰方式,自己扮演牧师、长老、执事多个角色,离开了福音的宣讲和圣礼这些蒙恩管道,他们恰恰在伤害自己的灵魂(来10:24-25)。

因此,我们在比利时信条的第28章中宣告:“我们相信此圣教会既然是那些得救之人的聚集,并在此之外无救恩,就无一人,不论情形如何,可以置身度外,离开教会而生活。”有形教会不完美并且掺杂着许多假冒者,但这并未因此给任何基督徒权利离开它。正如第三世纪的教会领袖居普良(Cyprian)所说: “你无法叫上帝成为你的父亲除非你先使教会成为你的母亲。若你能脱离挪亚方舟,你才可能脱离教会。” 除非在一些极特殊的情况下,若不加入有形、可见、按圣经传讲福音、执行圣礼和惩戒的有形教会,无人能加入独一、圣洁、使徒的教会。

让我们努力避免这两种危险的极端,认识到区分有形教会和无形教会的价值。我们盼望,我们的君王归来的那一日,他将公开显明由全部选民组成的一个身体的有形教会。


作者:麦克·布朗
翻译:Elsie;校对:王一

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加州桑蒂市联合改革宗教会基督堂( Christ United Reformed Church )牧师;编著有 Christ and the Condition: The Covenant Theology of Samuel Petto;Sacred Bond;Call to serve等。中译作品有:《神圣盟约:圣约神学初探》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