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到改革宗

圣经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而当时我的想法正好相反,我相信「诸天和大地都在嘲笑并否认上帝」。王一
诸天述说他的荣耀

我出生在中国北部一座小城。如同周围大部分家庭一样,我的家庭是一个很普通的无神论家庭。在来到欧洲之前我从未遇到过基督徒。在我的祖国,政治氛围弥漫并控制着每一个角落。不论你学习任何学科,从小学到大学,政治理论都是必修课并且占据整个学习至少两成的部分。每天晚上从七点钟开始,所有电台和电视台都要求转播新闻联播。

我们没有上帝。在老一辈人心中,上帝的宝座上坐着的是某种政治梦想或者敬爱的国家元首。对我们新一代年轻人,一般来说,我们心中的上帝是科学、进化论和唯物主义思想。也正因如此,我们如此热爱我们的「上帝」——物质,并为之奋斗。虽然我们被灌输去相信西方人民正在帝国主义的压迫和苦难中,可还是艳羡他们丰富的物质生活。大量的西方文化产品进口,使得年轻一代对西方世界充满兴趣和好奇。其中最大的进口产品当属美国的电影工业了,特别在互联网出现之后更是如此。淹没在充满暴力和情色镜头的电影中的一些口头语,比如像「哦,我的上帝!」或者「哦,耶稣!」,还让我们以为美国依旧是个基督教国家。这就是我人生头二十年所生长的环境了。

成为基督徒决非我人生计划中的一部分。我曾经有许多计划,大到出国留学、事业腾达,小到晚上与女孩在酒吧里鬼混。但是我从来没有计划要作一名基督徒,连做梦都没想到过。出国之后,我第一次亲密接触了基督教。那时的心态是没有完全拒绝它,而是以一种俯视的姿态认为基督教不过是个劣等思想。当时的我认为基督教,像其他宗教一样,对于个人道德和社会风气来说,的确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非常不幸,它并不能用科学和人类的理性来检验。所以我「尊重」宗教人士,但是作为一个进化完好的人类,我不屑于相信任何宗教。圣经说「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而当时我的想法正好相反,我相信「诸天和大地都在嘲笑并否认上帝」。当今天再回想当初的想法,那是多么大的过犯啊。我曾经如此抵挡他,傲慢地认为自己毫无过错,他也毫无权力审判我。但是他却让我意识到,我一直都在向他犯罪,而这个罪比缺乏世俗的伦理和道德更可怕。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上帝如此怜悯,竟然差他的独生子,为我这个悖逆之子而死。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我阅读了一些书,例如非常有帮助的《铁证代判》。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里,我可以为基督教「辩护」,但是我却没有能力在心里相信。当和朋友谈起福音和基督时,他们会问我「你已经是基督徒了?」「不,我还不是。」「那你是有毛病吗?你就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吗?」那时,我的灵魂陷入一种无人理解的黑暗和痛苦之中。头脑和内心之间的争战让我发疯。于是,我开始笨拙地读圣经,并经常问些愚蠢的问题。然而,就是这样,上帝亲自将福音的种子藉着道埋在我心里。又过了几个月,上帝终于打开我的心,使我归他,我便受洗成为基督徒。

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

感谢上帝的恩典,我常有时间阅读。从一开始,便是喝着改革宗神学的灵奶长大的。藉着在网上听一些改革宗牧师的讲道,基本的神学根基开始建立起来。奥古斯丁和加尔文的作品,帮助我把奥古斯丁和加尔文的神学思想连接起来,认识了改革宗神学。另外,在其他非改革宗的教会里「探索」所得的经验也帮助我看到讲道的重要性,律法和福音的关系。教会之所以是教会,乃是因着上帝的道。否则我们不过只是餐馆、公司甚至夜总会罢了。

但是在那段时间里,我觉得什么都是别人的错。我对自己的罪如同瞎眼。感谢主,他的供应,藉着过去圣徒使我眼睛打开。汤姆华森的《悔改真义》,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第三卷,还有其他的一些书籍,让我看到改革宗基督徒对待上帝的律法、罪以及悔改十分诚实并且勇敢面对。这也帮助我理解了上帝的恩慈乃是领我悔改(罗二4)。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上帝把我从罪中拽了出来。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这些并不是纸上谈兵,这些是在我们生命中工作的活的道。

因着上帝的赦免,我定下决心要用口将他的信实传与万代(诗八十九1)。今天,悔改赦罪的道在许多教会的讲台上并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在教会里贩卖健康和财富(成功神学)。但是对于上帝的真儿女们来说,唯一的安慰就是在基督里悔改赦罪的福音。若不传讲基督,圣经所有一切都只不过是干涩的道德故事罢了。我曾经就是那只切慕溪水的鹿,切慕那流淌着的上帝的道。

被囚的出监牢

于是,我决定委身与改革宗神学,并决定寻找附近的改革宗教会。在意大利这个天主教国家里,这看起来似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在人是不能,在上帝却不然,因为上帝凡事都能(可十27)。在上帝的恩典和带领之下,我找到了非拉铁非改革宗教会(简称CERF),并与安德烈牧师取得了联系。我永远无法忘记,听到福音时那被掳之人得释放时,心中所发出的喜乐和哭泣。不传讲基督的教会是灵魂的监牢。直到上帝的道被忠心传讲给忧伤的人,喜乐的油才终将代替悲哀(赛六十一)。这好消息必须带给穷乏的人。而我这个穷乏人终于听到了上帝的好消息。

继续阅读我的故事:我与非拉铁非


作者/王一

这篇文章于二零一三年发表于 Reformation Italy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