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霍顿(Machael Horton)经常会提到「囚笼阶段加尔文主义」的现象,他说这种怪病似乎影响了许多刚刚认识改革宗恩典教义的人。我们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两个这种「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当我们第一次被上帝在救恩中的主权征服时,很多时候也和他们一样。

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通常会坚持不懈地要把每个讨论转变成「限定的救赎」,把这当作他们的个人使命,确保所有认识的人都听到上帝拣选的真理,往往是超大声地向他们吼叫。好,对真理有一颗火热的心的确值得赞许。但这样的心用一种令人讨厌的方式表达出来,并不会说服人接受改革宗神学里这个合乎圣经的真理。我们都可以从个人经验作见证,这么做只会让人对这些真理敬而远之。

已故的瑞士改革宗神学家罗杰·尼克(Roger Nicole)是与我共事数十载的好友,他曾经提到,所有的人天生都是半伯拉纠主义者,他们相信自己生来并不是罪的奴隶。特别在美国,我们已经被灌输了一套人文主义的思想,尤其强调人类是自由的看法。毕竟,这是一块自由的土地。我们都不愿相信自己真的是圣经教导的那样(罗三9-20),背负着罪恶的倾向,与上帝公然为敌。我们以为真正的自由就是不需要被救赎恩典的能力击垮,自己就有能力可以相信上帝。当我们明白这是一个漫天大谎,知道圣经所描绘的荒凉景象:当人离开恩典,想作出正确选择是根本不可能的时候,我们也想让所有人明白。有时候我们甚至会生气,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我们真正败坏到了什么程度,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上帝主权恩典真正的荣耀。

囚笼阶段的加尔文主义者就这么诞生了。他们是改革宗信仰的新生儿,他们极具侵略性,同时缺乏耐心,因此理当要被关在笼子里好一阵子,好叫他们冷静下来,在信仰上成熟。有时候,当一个人相信了圣经里关于恩典的教义之后,他会发现自己和朋友、家人之间会发生冲突,这都怪罪他找到了改革宗神学。我不止一次被人问到,如果家人对改革宗神学有敌意,该如何处理。如果相信改革宗神学会带来麻烦,我们是否应该完全放弃它呢?我们是否有责任要其他人相信恩典教义的真理呢?

答案同时是「是」与「不是」。首先我们看为什么「不是」。圣经说:「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上帝。」(林前三7)保罗在这节经文里主要是在说传福音,但是我认为也可以把它应用在归信之后,在基督里的成长。圣灵让我们明白真理,开始拥抱改革宗神学,就很清楚地说明这点。与生俱来的半伯拉纠主义倾向,使得我们需要长期地暴露在上帝的圣言之下,才能克服这种天生的偏见和凭空对恩典教义的抵挡。人们顽强地持守对自由意志不符合圣经的特殊观点。加尔文曾经提到,如果认为自由意志是指完全不受罪施压的意志,就是在过分高抬我们自己。要克服这种高举自己的看法(这是绝大多数罪人对自己的看法)十分艰难,最终只有圣灵能让人明白他的真理。

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上帝。哥林多前书 3:7

然而,认识到圣灵的工作,并不意味着我们只需沉默不言,甚至不再相信圣经的真理。我们不可以为了和家人或好友保持和睦,就索性放弃恩典的教义。约翰·派博说得好,我们不仅必须相信这个真理,甚至连为这个真理辩护都不够,我们必须极力宣扬这个真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做一个争辩的人。因此,「是」,我们应该和周围的人分享关于上帝主权恩典的真理,就是圣灵叫我们明白的。

不过,倘若我们真的相信这个恩典的教义,同时也要学习如何用恩典的态度来宣讲。回想自己花了多少功夫才跨越曾经阻拦我们的难题,回想自己也曾经无法接受圣经对上帝主权的宣告,回想自己被罪奴役的景象。想到这些,我们就应该用同情的心态来面对非改革宗的朋友与家人,并且用满有恩典的态度与他们分享这个真理。

发现恩典教义的人开始很兴奋,但首先要学习的就是如何对朋友和亲人有耐心。上帝如此耐心地花功夫让我们相信他救恩上的主权,我们也应该完全信靠他,会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完成同样的工作。


作者/R.C.史鲍尔
译/骆鸿铭

R.C.史鲍尔博士(Dr. R.C. Sproul),Ligonier Ministries创办人;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Chicago Statement on Biblical Inerrancy)起草人之一;著有 Defending Your Faith, Reason to Believe(教我如何不信他),Surprised by Suffering(苦难的真相)等书。

英文原文载于 Ligonier Ministries

中文译文原载于台湾改革宗出版社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