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或者不想成为教会的成员,或者对加入某个教会有顾虑,认为这种概念不合圣经,「圣经哪里教导基督徒必须成为一间教会的成员?」最近,我就收到这样一封来信,以下是我的回复。如果你也有这样的困惑,希望这封回信也能对你有帮助。

亲爱的某某,

如果详细地回答你的问题恐怕需要花许多时间来从圣经里解释教会治理,因为这正是问题所在。我无法理解如果一间教会连成员都没有,如何谈教会治理?但是我们没有时间深入讨论整个教会治理的问题,所以我只能做的是「澄清」教会成员的概念。其实,很多时候面对面的交流会比这种写信的形式更有助于沟通。如果你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或者顺路来神学院,我们可以坐下来细细谈。

有些问题是需要当面聊才能更好理解的。比如,在你的来信里并没有解释你拒绝成为任何教会的成员的原因。所以,先来讨论一下你拒绝的原因是非常有益的。当然,作为一个被圣灵大能重生,藉着悔改的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人,你当然是那个普世大公教会,基督身体的一位肢体成员(林前十二)。有的基督徒就会回答:「没错,其实我只在乎是否加入到普世教会这一点。」这的确听起来蛮属灵的。但我们要记得,新约圣经里说的很清楚,那个普世教会的成员名单只有上帝自己才清楚,但是普世教会是在这个世界上以有形的方式出现的。使徒保罗知道教会在哪里:哥林多的教会,加拉太的教会,腓力比的教会等等。而且,保罗还知道这些教会里的管理者(即长老/监督和执事)是谁。否则的话,他如何给他们写信呢?

另外,保罗在书信里还提到这些管理者的责任,以及会众要服从管理者的责任。你可能会问:「新约圣经里哪里提到教会成员了呢?」我的回答是,新约圣经里所有提到教会管理者的经文(这类经文有许多)都体现出教会会众是一个特定的群体,由一群信徒形成的团体,管理者在其中行使长老或执事的职分,而会众则是有一个个「成员」组成的。

例如,当希伯来书的作者写道:「你们要听从那些领导你们的人,也要顺服他们;因为他们为你们的灵魂警醒,好像要交账的人一样。你们要使他们交帐的时候快快乐乐,不至于叹息;如果他们叹息,对你们就没有好处了」(来十三17),你认为这是对谁说的呢?很明显(至少我认为很明显),这段话是对那些在教会里被「领导」的成员说的。请问你是否达到圣经的这项教导了呢?谁是领导你的?他们是否知道自己在领导你?他们将来向上帝交账的时候,你是否属于他们负责的对象呢?你是否告诉过他们你把那些长老当作是你的长老?如果你有,那么你是否有「申请成为成员」,因为我上面说的这些就是成为成员的意思。如果他们要「快快乐乐地」看护你的灵魂的话,那么至少你要先承认他们作为你所在教会的长老,在你的生命里担任服侍和领导的角色。

在来信中,你抱怨教会里的长老要求你在领圣餐之前必须先加入教会。请理解他们,因为他们要向主交账。长老的责任之一就是确保只有上帝的百姓才来到主的桌前(林前十14-22;十一17-32)。当然,并不是必须加入那间教会才能领圣餐,而是加入那些有真教会记号的教会。(真教会记号就是有福音宣讲,圣礼正确施行,按圣经执行纪律惩戒。)

为什么必须加入教会?因为,主的晚餐只给主的百姓。可能你会问,难道我宣布自己信耶稣基督不够吗?当然足够。但是这个宣告必须是可信的,不能只是口头说说。我相信你一定也看到,今天有许多人说自己信耶稣基督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真的有得救的知识。他们的生命否定了他们的宣告。所以,长老的责任就是认清什么是可信的信仰宣告,要求来到主桌前的教会成员必须有可信的信仰告白,以保证教会的见证纯洁。这是一份庄严的责任。

否则,个人的信仰告白是否可信只能依靠他们自己来判断。这样一来,各人就「任意而行」,一切的次序、纪律、见证的一致性都不复存在。新约圣经提到教会纪律,即接纳人进入教会,或将人逐出教会。其实这背后就暗含了「成员」的概念。

在信里,你说自己很难理解为什么一名「非教会成员」被拒绝领受圣餐。而我想说的是,我很难想象一名基督徒可以一直保持「非成员」的状态,还认为自己没有违背主的命令。你是否有顺服那些在基督手下牧养群羊的长老(彼前五1-4)?「基督徒」和「非教会成员」本身就是反义词。这是一种反常现象,需要马上纠正过来。

在复活的主耶稣基督里,我愿意以一位弟兄的身份,在爱里鼓励你,以爱心去找你的长老们,告诉他们你愿意委身在那间教会里,用主给你的各样恩赐服侍那里的弟兄姐妹,与他们一同敬拜主,与他们一同祷告,与他们一同生活,真正作为有形教会的一员来参与教会生活。告诉他们,你愿意迈出第一步,在他们面前公开宣告你的信心,如果你还没有受洗,要奉父、子、灵的名受洗。然后,你可以来到主的桌前,不是以个人的身份,而是以整个身体的一个肢体成员的身份,得以被建造起来。你也可以默想以弗所书四章11-16节,思考委身教会的重要性。


作者/史天普 Robert Strimple
译/王一 Yi Wang

史天普博士(Dr. Robert B. Strimple),曾任教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40余年,授予荣誉院长,荣誉系统神学教授;2003年,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以他的名字设立了新的教席。

原载于New Horizon,2001年五月

英文原文载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