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道

耶稣是好撒玛利亚人

夫子!我该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

经文:路加福音十章25-37节

在美国,人们常用「好撒玛利亚人」形容那些对陌生人做好事的人。美国新闻当报道好人好事时,会称做好事的人为「好撒玛利亚人」。在耶稣讲过的所有比喻中,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似乎是最家喻户晓的。然而,这个比喻却经常被人们误解、误用。许多人认为,耶稣讲这个比喻是为了教我们如何做一个更好的人。人们对那些如何改善自我的信息总是兴趣浓厚。我们要非常小心地来看这个比喻,因为我们实在太容易陷入试探了。我们总是想要做个好人,而忽略了做一个被称义的人。这个比喻的重点不在于叫我们成为好撒玛利亚人去助人为乐,而在于我们如何承受永生。耶稣告诉我们爱邻舍的含义,也告诉我们应当在自身之外获得公义。今天早上,让我们来一起思考这个比喻。

要想明白这个比喻,必须先了解耶稣讲这个比喻时的语境。整个比喻都是耶稣回答律法师的提问。首先我们要看律法师的试探,然后看耶稣的回答,最后我们要思考我们应该如何回应这个比喻。

律法师的试探

我们先来看律法师的试探。这个律法师是摩西律法的专家。路加告诉我们这个人是文士,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他的专业就是解释上帝的律法。和美国大部分律师差不多,这位律法师特别喜欢知识竞赛。请注意,路加这里说他起来「试探」耶稣。在整本路加福音里,只有另外一处用了这个词,就是耶稣在旷野时,撒旦来「试探」耶稣。你们还记得耶稣斥责撒旦,用申命记第六章的话回复他说:「不可试探主你的上帝」。所以,这位律法师所做的正是撒旦在旷野所做的,他在试探耶稣,想要耶稣跌倒犯错。

他站起来,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对耶稣说:「夫子!我该做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这并不是一个真心实意的问题。他在挑战耶稣,他想为难耶稣。但这个问题却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其实,这应该是全人类所能问出来的最重要的问题了。我必须做什么才能承受永生呢?我如何才能在上帝面前被看作是义的呢?亲爱的朋友们,其实每个人都问这个问题:我到底需要好成什么样才能上天堂呢?这就是律法师向耶稣提的问题。

律法师懂旧约圣经,他知道旧约提到过承受永生的问题。例如先知但以理提到末日复活等等。他问耶稣该如何得到永生,而耶稣却用另一个问题来回答他的问题。耶稣知道他懂律法,便问他:「律法上写的是什么?」律法师肯定感到受宠若惊。他差不多可以从头到尾背诵摩西五经的全部内容。看他如何回答,他引用申命记第六章和利未记第十九章的经文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回答完全正确。耶稣也承认他答的对。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遵行律法上的要求,你就有永生。很简单,不是吗?只要在每件事上都服从上帝,你就有永生。完完全全爱上帝、爱邻舍,你肯定会上天堂。

可问题就是,我们做不到。没人能完全遵守律法。全世界人都知道,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这话没错,可没人在上帝的标准下足够好。律法提醒我们,我们都不是好人。如果律法是我们称义的标准的话,那律法就成了一个足以把我们压垮的重担,无人能够承担。我们只有两种选择来回应上帝的律法:一,承认这律法是我们永远无法达到的至高标准,迫使我们必须在自身之外寻求公义;二,寻找一种自以为义(self-justifying)的方法,重新定义上帝的律法,叫它符合我们的标准。

律法师做出的是第二种回应,他试图重新定义律法,用自己的标准来解释引用的经文。你们瞧,他其实是个后现代主义者(post-modernist)。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过去的罪这个时代还在犯。身为一名出色的律法师,总能找到一条辩解的路。「那人想证明自己有理,就对耶稣说:『谁是我的邻舍呢?』」他自以为难住耶稣了,他以为可以用耶稣的话难住耶稣。谁能定义邻舍是谁呢?所以,如果你不能完全爱你的邻舍,只需要重新给邻舍下个定义就好了。看到没有?我们被罪玷污的本性就是这样读上帝的话的。想办法重新定义上帝的话,绞尽脑汁钻空子、找漏洞,想把律法解释的没那么重。是啊,我确实想对别人好,只不过只对那些我认为值得的人好;是的,我也想帮助穷人,只不过只对那些我认为值得帮助的人才行。我们总是试图重新定义上帝的话,为我们的罪和自私找理由。在律法面前试图找些开脱的借口。

耶稣的回答

耶稣看出律法师的动机,便用这个比喻回答他。「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这条路大概有30公里长,路途凶险,强盗出没。结果可想而知,这个人被抢得连衣服都不剩,还被打了个半死,撇在路旁。有三个人从他身边路过。一个祭司,一个利未人,一个撒玛利亚人。耶稣把这三个人的形象完全调转。他把祭司和利未人说成是坏人,把撒玛利亚人说成是好人。祭司和利未人袖手旁观,毫无怜悯之心。反倒撒玛利亚人动了善心,来到这个半死的人面前,包裹他的伤口。耶稣说他用油和酒这些非常贵重的东西。又扶他上自己的牲口,带去客店照顾他。第二天拿钱给店主请求照顾他,并保证付清额外的开支。我们必须明白这一切有多么不可思议。那个地区的客店是出了名的没有诚信,你绝不会就这样把钱给店主叫他帮忙的。想象一下,把你的车交给一家毫无诚信的修理厂,又把信用卡给他们说:「修吧,多少钱都行。」我相信你肯定不忍心看账单。所以,你要明白,耶稣的比喻足以使在场的人震惊。而最令人震惊的是,竟然是那个撒玛利亚人这么做了。就算是祭司或者利未人做这些,都已经够了。耶稣颠覆了一切,把撒玛利亚人讲成爱邻舍的人,讲成了英雄。而你们应该都知道,犹太人一直都恨撒玛利亚人。他们之间的仇恨可以追溯到尼希米的时代。对犹太人来说,唯一能称得上好的撒玛利亚人是已经死掉的撒玛利亚人。耶稣的比喻颠覆了一切。因为上帝的国要颠覆一切。上帝的国将那些以信心谦卑领受恩典的人邀请进来,却把那些狂傲自以为义的人逐出在外。耶稣所有的比喻都关乎上帝的国。

讲完故事之后,耶稣问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认为这三个人中,谁的行为证明了他是那个落在强盗手中之人的邻舍呢?他掉转了问题的角度。他没有和律法师纠缠于哪些人才算邻舍的问题,反倒表明了律法的真正含义,律法要求我们做所有人的邻舍。耶稣没有落入律法师的陷阱,反倒由守转攻,挑战他。现在是律法师陷入困境。他心里清楚,但就是开不了口说出撒玛利亚人这个词,于是用了一个代词,是那个怜悯他的。耶稣说,对了,照样去做吧。

耶稣的话提醒我们,上帝的律法就是爱,而我们没有达到律法所要求的爱。上帝的律法戳穿了我们,叫我们认清自己,根本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如果你想知道,到底需要好到什么程度才能上天堂,这就是个例子。问题是,谁做到了呢?谁能守住这律法?谁能爱邻舍如同这个好撒玛利亚人一样?我们能够像这个撒玛利亚人一样遇到每一个有需要的人都这样吗?你每天在路上见过多少无家可归的人?你有没有把你全部的钱财、时间、精力都花在这些人身上?当听到耶稣这个比喻时,你应该感到律法的重担压在心头。不过请记得,耶稣不过在讲第二块法版上的诫命——爱邻舍如己。他还没开始讲第一块法版——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耶稣要表达的意思正是我们无法做到上帝对我们的要求。我们需要一位救主。我们需要在我们自身之外的义。这才是这个比喻的重点!耶稣不是让我们听完故事,回去做点好事,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不是说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是坏事。可如果我们就这么简单地理解这个比喻的话,我们就犯了那位律法师在解释上帝的律法上所犯的同样的罪了。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不是给我们一些建议,靠一些慷慨的善行来自称为义。耶稣讲这个比喻是为了让我们知道,我们根本无法靠成为一个好撒玛利亚人来称义。如果我们真理解做邻舍有多么重的含义,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达到这个标准。我们永远无法成为好撒玛利亚人。

我们应该如何回应

所以,朋友们,我们应该如何回应这个比喻呢?正确的回应:信靠那一位拯救无能自救之人的人。的确,我们每个人都像躺在路旁奄奄一息的人,无法救自己,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起来走路,主动去寻求帮助。罪把我们破坏成这个样子,我们躺在路旁,站不起来,无法行走,根本没有能力救自己。就像保罗在罗马书中写的: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上帝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三10-12)

没错,好人上天堂,坏人下地狱。可圣经告诉我们,世上没有一个好人。我们需要被拯救。这正是耶稣所做的,耶稣才是那位好撒玛利亚人!他才是那位来拯救我们的!而他为我们所做的,远比比喻中的撒玛利亚人更多。他亲自来到我们跟前,包裹我们的伤口。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把我们的罪归在自己的身上,好叫我们得医治,他替我们承受了本该我们来受的刑罚。耶稣不是被强盗打两下而已,他是被钉在十字架上,替我们承担了审判。他不是被祭司或利未人丢弃而已,他是被他的父丢弃。他付清了我们一切的罪债,又从死里复活,将自己所赚得的公义都白白的加给我们。所以,今天天父看你,不再见你对邻舍软弱无力的爱,反倒看见他儿子完全的义。而我们得到这样的公义却是白白的,全是藉着信心。所以,我们应该如何回应这个比喻呢?就是信靠耶稣!信靠耶稣完全的顺服,信靠拯救路边死人的那一位。

这样说来,难道这个比喻一点儿都没有教导我们去爱邻舍吗?当然不是。上帝喜悦我们去爱邻舍。福音的好消息告诉我们,那位真正的好撒玛利亚人不但从罪中拯救了我们,更是改变了我们的生命。这正是上帝的国的意思,一个新的创造。耶稣藉着比喻告诉我们他的国是什么样。在他的国中,人们不但爱自己的邻舍,甚至爱自己的仇敌。而我们要想做到这些,必须停止靠做个好撒玛利亚人来称自己为义。首先我们必须在基督的怜悯中被拯救,才有可能像基督那样怜悯其他人。律法揭穿了我们,因为我们没有上帝所要求的爱心和怜悯之心。但上帝自己有丰富的慈爱和怜悯,甚至当我们还死在罪和过犯中时,他就已经爱我们了,叫我们与他和好。如今,我们已经被那位真的好撒玛利亚人拯救,有能力白白地爱我们的邻舍。我们能够白白地爱,白白地怜悯,白白地关怀,不计回报。

蒙主所爱的人啊,去爱我们的邻舍吧,在喜乐的感恩中,为着那拯救我们出罪恶入光明的恩典。因为在耶稣基督里,我们有一位比好撒玛利亚人更大的——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是他为我们成就了我们不能为自己做的。阿门。


讲道/麦克·布朗牧师
声译/安德烈·法拉利牧师
译/王一

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加州桑蒂市 Christ United Reformed Church 牧师;著有 Christ and the Condition: The Covenant Theology of Samuel Petto 一书,合著 Sacred Bond: Covenant Theology Explored 一书。

安德烈·法拉利牧师(Rev. Andrea Ferrari),意大利米兰 Chiesa Riformata Filadelfia 主任牧师;著有John Diodati’s Doctrine of Holy Scripture 等书。

英文/意大利文讲道录音于米兰改革宗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