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你搬到一座新的城市,就要寻找一间新的教会了。找教会有时是很令人头痛的。打开黄页簿检索「教会」一栏,很可能会把你看得眼花缭乱。或许你心里已经非常明确想要一间怎么样的教会。可能你正在寻找一个好的青年小组,或者活跃的老年团契。也许你盼望一个有能力的传道人,或者某种特定的音乐形式。可能你对某个宗派非常忠实,也可能你正打算货比三家。

在选择新教会时,你应该考虑什么呢?最首要的考虑应该是这间教会是不是一间「真教会」。你绝对不想跑进异端或异教的聚会点。你也绝对不希望去一个图有教会之名,但灯台已经被基督从中挪走的教会(启一,三)。那么,到底如何辨认真教会呢?在宗教改革时期人们对这个问题曾经激烈地辩论过。十六世纪时,罗马天主教辩论说基督是藉着教皇和罗马主教的工作来保守真教会的。真教会很容易辨认,只要看是否与教皇联合就行。任何不委身于教皇的教会都是假教会。

但是改教家们却不同意罗马的观点。他们争辩说,真教会的标记并不是对一个假设无误的使徒职分即教皇的顺服,而是真正领受使徒所传的真理。路德宣告说「上帝的话才是唯一、始终、无误的教会的标记」。真教会的标记是顺服圣经。

熟悉宗教改革历史的人应该知道,圣经对于宗教改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中世纪教会宣称他们的传统、主教、议会有着与圣经同等的权威。改教家们反对这一观点,并坚持唯独圣经才是基督徒唯一绝对的权威。圣经有权审判教会一切的传统,职分和会议。这就一点也不奇怪,宗教改革的领袖们教导我们真教会的标记乃是以上帝的话语为中心。一个宗教改革信条这样阐述,辨认真教会的方法就是看「是否凡事按照神纯洁的话语而行,凡与此相违反的,都当予以拒绝,并承认耶稣基督为教会唯一的元首。」(比利时信条,第廿九条)

上帝的话语是真教会的标记。这种笼统的认识最终以更加具体的方式表达出来。改革宗教会总结了三个标记:忠心传讲上帝的圣言;忠心施行圣礼;忠心执行纪律惩戒。

讨论教会标记的问题时,改教家们并不是说一间好教会只需要有这三个标记就够了。关注这三点是为了使得真教会可以辨认出来。真教会的特点远比这三点更丰富。但是很多特点并不是那么容易观察到。例如我们可以提到祷告、团契、灵修,但这些特点并不那么容易辨认。以下这三样标记决定了一间教会是否对上帝的话语忠心。

讲道 PREACHING

忠心的讲道是真教会的首要标记。因为讲道是把上帝的话语赐给他百姓最直接的方式。改教家们强调,讲道是上帝对他百姓说话的方式。路德谈到道的几种形式。第一是永恒的道,即三位一体的第二位格。第二是成了肉身的道,即耶稣。第三是成了文字的道,即圣经。第四是「喊叫的道」,即讲道。基督徒敬拜和生活的核心就是圣言,就是讲道。如果教会在讲道上不忠心,教会生活是不可能忠心的。讲道是真教会的一样至关重要的标记。

加尔文补充说,真教会的第一个标记不只是忠心传讲上帝的道而已。一个人站在大街上也可以忠心的讲道,但是大街不是教会。加尔文说,真教会在这个标记上还有更深的层次,就是圣言同时被忠心的聆听领受。改革宗教会的敬拜有时被称为上帝与他百姓之间的对话:上帝说话,他的百姓回应。加尔文告诉我们,如果上帝藉着讲道来说话却没人听也没人回应,那么还是没有教会存在的。但哪里圣言被忠心的传讲并领受,哪里就能看到真教会的这一标记。

圣礼 SACRAMENTS

真教会的第二个标记是忠心执行圣礼。乍一看,我们或许以为这不过十六世纪时所关心的问题,现在已经不值一提了。毕竟,宗教改革是针对罗马教会,而罗马一直强调自己的七大圣礼。改教家们提出圣礼是教会的标记,是否只为了将自己所教导的两样圣礼(洗礼和圣餐礼)与罗马作以区别呢?

当然不是。改教家们这样做有更重要的原因。他们相信圣礼本身是道的第五种形式,有形的道(visible Word)。「有形的道」一词出自奥古斯丁,而加尔文特别重复使用这个词。圣礼以有形的方式彰显了福音的核心内容。洗礼表明了我们唯独藉着耶稣洗净我们的罪而得蒙救赎,而圣餐礼则表明基督徒得享新生命是唯独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献上身体和血为祭。圣礼是真教会有形的标记。在一间真教会里,合乎圣经的圣礼应当被忠心执行并领受。

纪律 DISCIPLINE

真教会第三个标记是教会纪律和惩戒。圣经中教导要施行惩戒,是为彰显教会在主面前追求圣洁生活的决心。如果一间教会容忍公然横行的异端思想和污秽肮脏的举止言行,这间教会怎么可能真诚领受上帝的圣言呢?保罗坚定的表明教会必须施行纪律惩戒(林前五1-5、13)。比利时信条第卅二条也指出,为保守教会的和睦合一,使会众顺服上帝,教会执行纪律是必须的。 教会若失去这样的纪律,就不再被视为圣洁的团体。

早期的改教家们,例如加尔文,并没有把纪律作为教会标记。加尔文当然认为纪律的重要性,他甚至称其为「教会的命脉」。也许他觉得纪律的施行太过主观,无法作为标记。一间教会要在施行纪律惩戒上达到什么程度才能算是真教会呢?然而,后期的改教家们就应用纪律这个标记来检验教会是否真正领受圣言的传讲,就是加尔文之前对讲道的定义,即教会不仅要传讲圣言也必须领受所传讲的道。如果一个基督徒团体完全不施行纪律,也不委身于纪律之下,那么就不能称其为教会。

这三样标记都是对那个唯一最重要的标记即顺服上帝的话语的表现。每一个标记都表现了在教会中上帝的话语的活力与大能。真教会委身于上帝的话语。就如早期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曾说的,「那些守住从使徒所领受的才是真教会。」

上帝设立教会,教会对基督徒来说必不可少。每位基督徒都需要教会,需要其中的团契和事工。然而,我们的属灵需求只有在一间真教会中才能真正得到供应。今天,黄页簿上五花八门的所谓教会,使得辨认真教会的标记变得尤为重要。我们应当回到宗教改革对教会的认识中,把上帝的话语作为教会最重要的标记,好叫圣言引领我们,进入属基督的真教会当中。


作者/罗伯特·葛福瑞
译/王一

罗伯特·葛福瑞博士(Dr. W. Robert Godfrey),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院长兼教会历史教授;Ligonier Ministries 讲师;著有 John Calvin: Pilgrim and Pastor,An Unexpected Journey,Reformation Sketches 等书。

英文原文载于 Ligonier Ministries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