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平常」可不是一个好词。在今天这个不断追逐「特大新闻」的文化里,谁想要平常的东西呢?我们要的是辉煌壮举。我们要更大的、更好的、更激动人心的。我们喜欢非同寻常的玩意,非同寻常的小孩,非同寻常的生活。要想拥有一个有价值的人生,就不能安于平常。我们对待教会也没多大区别。在一个以新颖、创新、实用为口号的时代,人们期待的是露屁股的牧师,超带感的崇拜花样,对当前感觉和实际需要有帮助的讲道。我们不喜欢平常的教会,一个平常的牧师。我们喜欢大名鼎鼎的名牧,带领一场改变生命的运动,让我们能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要一个能满足我们不平常的要求的教会,一个能配得上我们的教会。

在这样的时代里,为什么人们还花心思去建立一些坚持平常的讲道与圣礼的教会呢?这样的努力看起来实在又落后又反常。然而,这的确正是教会那位元首呼召我们去做的事情。在耶稣升天之前,他郑重地吩咐我们:「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八18-20)

主交付教会的使命是要使人作门徒,他指定完成使命的方法是在教会里使用平常的讲道和圣礼。

使徒们面对大使命时的回应会帮助我们更加清楚地理解这一点。在领受了圣灵的大能之后(徒二1-4),他们就开始传讲福音(14-36节),为信的人施洗(37-41节),然后每周与他们聚会。这些信的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在领受使命之后不久,使徒们便建立了教会。

整本使徒行传中记录的都是这样建立教会的方法:坚持委身于平常的蒙恩管道,就像耶稣的预言一样,使徒们「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徒一8)做他的见证。使徒们走遍各国传扬福音,为信徒和信徒的家人施洗,建立教会,并在教会里选立长老来监督新信主的人(十四21-23)。使徒过渡到一般的牧师之后(提摩太前/后书;提多书),这项工作依旧继续进行,并且一直到今天(弗四1-16)。

地方教会需要培养门徒这一点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这是我们的主所定的方法,聚集他所救赎的百姓,用他的话语喂养他们,悦纳他们的敬拜,滋养他们的信心,联合他们成为扎根在爱中的团体(罗十二;弗四;腓一27至二11)。地方教会就是那些属基督的人的外在彰显,也是基督与他的子民会面的地方,藉着他所指定的方法:平常的圣言执行(讲道),水(指洗礼),饼和杯(指圣餐礼)。

这些方法在世人看来并不是多么波澜壮阔。讲道、洗礼、圣餐,这些并不令人兴奋新奇。每周都照常规进行。每个主日我们坐下来听讲道,来到圣餐桌前,唱诗,祷告,彼此团契,然后回家。这里没有半场休息演出,没有摇滚演唱会,没有名人大腕。一切都是那么的朴素、简单、平常,甚至有时会无聊。说实话,这种兴奋程度差不多就像眼睁睁地看一棵小树成长一样无聊。

然而,耶稣说,他的国就像一棵树的成长(路十三18-19)。树不是靠着一两次奇迹瞬间长大的,而是年复一年、持续不断地接受阳光雨露才慢慢地长大。上帝的国也是如此。上帝的国成长,往往不是靠着世人眼中的成功:高楼大厦、巨额预算、显赫声名等等。相反,上帝的国是在那些简单的,甚至看起来很渺小的,但却真正有福音传讲的地方成长。信徒和他们的孩子受洗加入圣约团契时,上帝的国在成长;悔改的罪人进到微不足道的圣餐桌前时,上帝的国在成长;普通教会成员彼此相爱,彼此服侍时,上帝的国在成长;长老们深夜开会,讨论如何忠心地看顾基督的群羊时,上帝的国在成长。

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运动,更多的大会,更多的名人。我们不需要「特大新闻」。我们需要的是坚持遵照两千年前在耶路撒冷建立教会的使徒们所用的方法来培养门徒的教会:小心谨慎的、简朴无华的、普通平常的执行圣言和圣礼,就在这些地方,上帝使死在罪中的人活过来,创造了一个充满生命的圣徒团契。

藉着上帝的大能和恩典,我们就像树一样成长,直到这时代的末了才能真正全部彰显出荣耀来。在那之前,我们的任务是忠心履行基督所吩咐我们的工作,不论这工作多么的平常。


作者/麦克·布朗
译/王一

麦克·布朗牧师(Rev. Michael G. Brown),加州桑蒂市 Christ United Reformed Church 牧师;著有 Christ and the Condition: The Covenant Theology of Samuel Petto 一书,合著 Sacred Bond: Covenant Theology Explored 一书。

英文原文载于Ligonier Ministries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