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明白路德和他的作为,我们必须先勾画出十六世纪的生活画面。我们之前提到过,当时的生活很简单、朴素。普通人很少离开自己的家乡。去过最远的地方,可能也就是30公里之外。你的整个一生就在这一个小地方度过。你身边的人面孔一成不变。同样的家人、朋友、邻居。每个人的生活都和你差不多。你们有谁想从事父母的职业?在十五世纪,女孩子长大成熟,基本上会嫁给一个一起长大的伙伴。人们就在家门口进行买卖。许多人从事父母亲的工作。如果你爸爸是个瓦工,你也是个瓦工。如果你爸爸是个渔夫,你也是个渔夫。你没有多大选择的空间。每个人都会去同一间教堂。只有一个选择,没有人会多想什么。生活很平凡、简单。

到了十六世纪,情况发生了变化。城市开始扩张,出现新型的城市聚落。人们开始冒险离开家乡到更大的城市去生活。新的城市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去探索不同的职业。人们不再进行家庭贸易。你的父亲可能是个补鞋匠,但是你可以跟一个制桶师傅学习,成为一名制桶匠。印刷技术刚刚出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阅读。从文学作品中开拓视野会令你震惊。你可能会读到刚刚印刷出来的《坎特伯雷》或者《马可波罗游记》。生活开始变得令人兴奋,同时也恐怖。事物变化很快,机遇似乎无穷。但是,我们之前说过,有一个不变的因素,教会。教会,特别是弥撒,是统一基督教世界的因素。不过欧洲社会发生什么,教会始终都不变。在十六世纪,教会是逃离纷扰的避难所。这就是马丁路德出生的时代。

马丁路德于1483年生于神圣罗马帝国萨克森省的艾斯莱本市(Eisleben)。他的父亲是个矿工,后来成为看管整个矿场的小头头,并且在经商上做的很成功,正象征了当时蒸蒸日上的时代气息。路德的父亲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名律师,所以把他送入了埃尔福特大学(Erfurt)。路德和其他成为改教家的人一样,都是早期学习法律出身。1505年,当时年仅22岁的路德,发生人生最重大的转折。一场可怕的暴风雨中,他大声疾呼“救我,圣安娜!我许诺成为一名修士!”为什么路德要向圣安娜祷告?因为圣安娜是矿工的守护圣人,很可能在路德的家里到处都挂着她的像。路德信守了诺言,这令他的父亲非常失望,他成为了一名奥古斯丁修士。

路德随即在埃尔福特学习神学,他当时略略接触了一点人文主义,但是大部分还是传统的中世纪经院神学。后来他被按立成为常驻奥古斯丁修士。1510年,路德前往罗马,后来他写道这段经历对他影响极深。他亲眼目睹了这座被他视为神圣之都的城市是何等败坏淫荡。不过,他还是坚持跪爬上了拉特朗圣若望大殿的神圣阶梯,他一边爬一边背诵拉丁文的主祷文,想使他的祖父早日出炼狱。等到他爬到阶梯顶端,他突然怀疑这一切究竟有没有用。1511年,路德被差派到维滕堡,萨克森的选侯腓特烈三世在这里新建了一座大学。1512年十月,路德获得神学博士,任教圣经教授,并被赋予圣经神学教席。这教席一直属于路德直到他去世。

路德神学的发展

历史学家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路德是什么时候成为新教徒的?许多人认为是1512-1515年之间。当然,我们都知道1517年十月31日,这一天他在维滕堡教堂大门上钉了《九十五条论纲》。不过他晚年时曾坦白地说1517年的他仍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天主教徒。路德承认发生转变的时候是当他真正理解了上帝的义Iustitia Dei 的时候,那是发生在1519年。他受到亚派哲学的教导,以这种方式来理解这个词,也就是说这个义指的是本质性的公义,就像本质性的信心一样。换句话说,人必须在自己里面拥有上帝的义,就像拥有信心一样。但是上帝的义就是上帝用来审判的标准。这个理解出自罗马书1章16-17节:“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上帝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正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路德把福音与上帝的义联系在一起,因此他越来越恨恶福音,并且恨恶上帝,因为上帝把人不可能做到的标准强加于人。他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真的从本质上拥有上帝的义,因为他知道自己内心的罪恶。他每天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来承认自己的罪,把为他告解的神父都听烦了。但是就算是经历了几个小时的告解,他的思绪会从告解室悄悄溜号到其他地方,他就马上又重新悔改。当时的路德没有平安,他从来没有赦罪的确据。一位良善的上帝为什么要把罪人不可能做到的义的标准加给他们呢?

后来,路德开始发现,上帝的义指的并不是指上帝从罪人那里要求的义,因为没有一个人拥有那样完美的义。其实,这个义是一个外来的义,是一个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义,也就是耶稣基督的义,这个义是上帝加给或者说归算给罪人的,就好像是他们自己拥有的一样。上帝的确要求完美的义,但是他也同时把耶稣基督完美的义赐给了我们。这个外来的义真的是我们的义,因为我们如今已经与基督联合了。这是路德最为关键的一步。有许多有关路德的高塔经历真实性的辩论。人们在质疑这件事什么时候发生、是否有必要发生等等。但是路德通过什么经验、在什么时刻转变并不关键,关键的是他转变的原因和动力。这个动力就是他理解了上帝的义是一个是加给信徒的外来的义。这就是路德在神学上的突破点,是重新发现福音的关键,是整个宗教改革运动的真正起因。


作者/丹·博文
译/王一

丹·博文(Mr.Dan Borvan)牛津大学教会历史博士,毕业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道学与历史神学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