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福音派圈子里待久了,不管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肯定听过“不断归正”或“不断改革” Semper Reformanda 这句话。我最近常常听到这句话,有许多人希望我们改革宗教会更开放,越过我们认信的教义准则去接受其他的信仰内容和实践方法。甚至最近在改革宗圈子里也冒出来各种运动挑战这些信仰准则。他们质疑这些十六、十七世纪写作的信条和要理问答是否能继续在二十一世纪里引导我们的教义、生活和敬拜。那些被囚于时代精神的自由派基督徒常常用这句话来为自己辩护,不过同样有许多保守派基督徒用这句话来把改革宗(或称归正)的定义模糊、扩大。

不过这句话出自何处?第一次在历史上出现是在1674年,一位名叫洛但斯坦(Jodocus van Lodenstein),他是荷兰改革宗敬虔主义运动的一位重要代表。这次运动又被称为荷兰第二次宗教改革运动。他们认为,宗教改革运动的确恢复了教会论的教义,然而上帝的子民在生活和信仰实践上永远需要更进一步的修正。

洛但斯坦和他的同事们被委派教导改革宗信条和要理问答。他们希望看到这些教导不仅停留在头脑理解上,更是要彻底地应用在生活中。不过,他说的原话是:“教会已经被改革,并不断需要照着上帝的话语被改革。”这里的动词是被动的:不是教会自己“不断归正”,而是教会在“不断被改革”。是圣灵藉着圣道改革教会。虽然改教家们没有用过这个口号,但这句话的确反映出他们努力的方向。他们希望人们不要断章取义。

这句话里每个字都很重要。首先,教会是改革的(Reformed),这里所指的就是改革宗教会。如果两千多年前在巴勒斯坦地区,耶稣的确从死里复活了,那么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这也依旧是个事实。大公信经清楚的告白了这个在不同文化、不同时代里,所有基督徒共同认信的真理。同样,改革宗信仰准则(如三项联合信条威敏斯特信条及要理问答)总结了改革宗基督徒对上帝话语教导的信仰内容。随着时间地点的变迁,教会发生许多变化,然而这种对基督的信仰告白却并不改变,忠心地持守着“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犹3)

提出这句话的先辈们始终想着在大公教会与福音派教会之间的合一,而这个合一就体现在改革宗的信条和要理问答当中。宗教改革的这一派自称为“改革宗”是有原因的。改革宗教会相信自己是大公教会延续的分支,这一点改革宗与重洗派不同。同时,改革宗教会希望“照着上帝的话语”来改革教会。不仅是教义上的改革,还包括敬拜、生活,都需要根据圣经来决定如何进行,而不是依靠人自己的奇思妙想。

一位主流的长老会神学家温特斯(Anna Case-Winters)提醒这个“被我们误用的格言”。温特斯指出,“在十六世纪当时,这句话所反映的既不是自由派思想,也不是保守派思想,而是要回到‘根基’”。也就是唯独圣经。宗教改革并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正如加尔文在他的文章《论教会改革之必要》中提到,改教家们被认为在搞创新,可实际上是中世纪的教会搞了创新,歪曲了基督教信仰和敬拜,而宗教改革所作的是恢复使徒所传下来的基督教信仰。罗马试图假装自己“始终不变”,但是罗马教会里囤积的一大堆教义和做法是初代教会根本没有的,更是在新约圣经里根本找不到的。

今天有些人离开“改革宗”,或者重新解释了“改革”或“归正”这个词。他们认为改革宗就是不断改革,不断归正,而不断归正就是相信圣经。所以只要相信圣经的,不管其解经是否和改革宗信条一致,就都成“改革宗”了。但是,我们看到这和“不断改革”这句话的本意是矛盾的。当然,改革宗信徒在许多信仰内容和敬拜方式上的确与非改革宗信徒一样,并且都是合乎上帝的话语的。我们也是始终敞开心扉,虚心接受其他教会团体的弟兄姐妹对我们纠正。然而,改革宗教会属于一个特有的基督教传统,改革宗传统有自己的定义,有自己的信仰内容和实践。我们相信,我们的改革宗各个信条和要理问答忠心地表达出了圣经里的教义系统。我们相信,不单单改革宗是符合圣经的,我们也相信符合圣经的即是改革宗的。

比离开“改革宗”更危险的,是丢掉了“照着上帝的话语”这句话。这种改革在更加靠近自由派的基督教团体中已经出现。他们经常“不断改”,但并不是“不断被改革”。也就是说,教会是主动的,教会可以按照不断变化的文化环境来决定自己的教义、敬拜、纪律。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成为目标本身,教会则变成世界的镜像。

然而,我们作为认信的改革宗教会团体也应当小心,不要忘记我们的教义准则从属于上帝的话语。基督的教会在宗教改革和其后的时代被上帝话语改革更新。教会被带回到上帝的话语里,这是圣灵的伟大工作。而这工作的果子继续藉着留下来的各个信条和要理问答指引着我们。但是教会需要不断的被改革。就像我们个人的成圣,或者作为教会团体的忠心,我们都一直充满缺陷。我们不需要丢掉宗教改革的硕果,但是我们确实需要进一步的改革。这就是最后一句话所说的:“照着上帝的话语不断被改革”。

这并不是因为文化在不断改变,所以我们需要跟上时代步伐。不!我们需要不断改革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需要不断地重新定向圣经,不论是个人还是教会团体,因为教会无法永远站立不倒。教会必须是一个听的教会。“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十17)。不论是个人还是团体,教会一直需要听福音来维持生命。圣灵从来不会离开上帝的话语来引导我们,圣灵永远指引我们回到基督里来,而基督是在圣经里启示出来的。我们需要不断地听好牧人的声音。起初创造教会的福音,继续维持、更新教会。保罗在罗马书十二章对基督徒的要求,我们在今生是无法完全达到,同样,在这个时代的教会也永远无法做到完全。

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会把传统当作是无误的,但同时也不会接受每个时代都存在的极端思想。当上帝的话成为我们生命的源头时,我们最终极效忠的就不是过去,也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而是,借用路德的圣诗词来说,“那远胜世上君王”的圣道。不是在之前,也不是在之后,而是在我们之上,我们这位满有主权的上帝在所有时代、所有地点都统治着他的身体。当我们提到这整句话时,“改革的教会也不断按照上帝的道被改革”,我们在宣告我们属于教会,而不是属于我们自己,并且终是由上帝的道创建并更新教会,而不是时代精神。


作者:麦克·霍顿;翻译:王一

麦克·霍顿博士(Dr. Michael S. Horton,又译作荷顿或何顿),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梅钦教席系统神学与护教学教授;全美广播电台White Horse Inn主持人;《现代宗教改革》杂志(Modern Reformation)主编;曾与2001至2004年担任认信福音派联盟(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主席;他曾于1996年被《今日基督教》杂志评为“五十位四十岁以下福音派领袖”之一;现为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牧师;著作极其丰富。已译作中文的著作有:《基督徒的信仰》(The Christian Faith: 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没有基督的基督教》(Christless Christianity: The Alternative Gospel of the American Church)、《应许的神》(God of Promise: Introducing Covenant Theology)等。

英文原文取自Ligonier Ministries

分类: 文章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