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回应宣称这个世界上没有真理这种观点?今天,随着解构主义和后现代主义的兴起,这种极端怀疑主义的观点在大学校园里非常流行。这观点认为,你无法确定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事是绝对的。一切都是受我们的文化、教育和主观决定的,因此不可能找到任何客观真理。

我直截了当的拒绝这个观点。我认为,许多事我们都可以相信是真的,因为其反命题是不可能成立的。甚至当我们说出这句话,“没有真理,”当然,我们说这话的时候是在表达一个观点,那么至少有几件事必须客观为真。

首先,那些认为没有真理存在的人,他们必须相信一个真理存在,就是他们刚说的这句话,即“没有真理”是真理。这是十分尴尬的情况,一个人发表了一个观点,结果这个观点自相矛盾。如果此观点为真,此观点就不成立;如果此观点为假,此观点当然也不成立。很显然,“没有真理”的观点为假。但就算我们假设此观点为真,它本身所宣告的也使它无效。

这种说法叫做“自相矛盾”(self-refuting)的陈述。这就好像一个人用英语说,“我一句英语都不会说。”如果我用英语说了这句话,这显然是自相矛盾。同样,说“没有真理”这句话,也是自相矛盾。这是自己推翻了自己。

然而,事实不止如此。要想说出“没有真理”这句话,说话者必须存在并思考存在的真实性。还记得笛卡尔吗?18世纪的哲学家坐在火炉旁,他说,“我可以怀疑一切,但是有一件事我不能怀疑,那就是我正在怀疑。”他提出一句格言,拉丁文原话是cogito,ergo sum,翻译过来就是“我思故我在。”如果我正在思考我自己的存在,那么我必须先存在。如果有人说“没有真理”这句话,那他的存在必须先为真

另外,时间必须存在。要发出一系列的声音来说这句话,时间必须存在。他必须先说出“没”这个字,然后“有”字。因此,必须有现在、过去和将来。因此,时间必须是客观存在的。因为这句话是以时间顺序说出口的。

再次,这句话是一个命题,或者叫论点,所以命题必须存在。这是一个真理。这句话里包含着表征,因为语言是概念的表征。真理的概念和否定的概念,必须作为概念存在。

接着,统一(unity)的概念必须存在,也就是说,四个字连在一起可以形成一个统一的句子;另外,多元(plurality)的概念必须存在,这四个字彼此不同。空间必须存在才能把字与字区分开。

如果“没有真理”这句话为真,那其反命题必为假,即“有真理”的情况不存在。然而,要想使其反命题为假,无矛盾律必须存在,并且为真。一个论点必须与其所有的相反论点区分开来,因此同一律(law of identity)必须为真

至少有一句话存在,因为说话者刚说了这句话。这句话必须真实存在。这句话里有字,有语法关系,有主语,有谓语,这些都必须为真。

数字必须存在,至少从一到四的数字存在,因为这句话里有四个字。加法必须为真,把这几个字加起来得到数字四。词性必须为真,如名词,动词等。

你看懂了吗?当有人想要说“没有真理”这句话来否定其他人的观点时,他必须先承认至少有前面我提到的这么多样事物是真的。实际上,当他说出这句话来时,这些事物必须为真。当我说必须为真,我的意思是,当“没有真理”这句话被说出口的时候,这些事物不可能为假。

这就是为什么极端怀疑主义是无法成立的。就像一位基督徒哲学家,南加州大学教授达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所说的:“如果我们想做理智上诚实的怀疑论者,我们必须怀疑我们自己的怀疑论,就像我们怀疑我们的知识一样。”我们应该负起责任来证明并维护我们的怀疑,而不是简单独断的坚持怀疑。每个人都可以坚持怀疑。但他们是否能使怀疑产生意义则是另一回事。

只要一个人说出“没有真理”这句话,这个行为本身就建立其许多真理。因此,极端怀疑主义是自相矛盾,站立不住的。


作者:格雷·科克(Greg Koukl)
翻译:王一

格雷·科克(Greg Koukl)加尔文主义护教家,Stand To Reason事工的创办人。

英文原文链接请访问:www.str.org/
译文略作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