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们应该写一本书叫做《愚蠢与成圣》。很不幸教会历史充满了各样愚蠢奇怪的追求圣洁的方法。古代教会的圣徒们追求过简朴克己的独身生活。现代教会,灵恩追求者迷恋五旬节经验,而新传统主义者则投奔中世纪盛行的迷宫冥想等灵修方法。海德堡要理问答的警告在今天显得更加响亮,我们不可 “自以为比上帝聪明”(98问),用一些自己的方法来侍奉神。然而,就连那些拒绝人本式自我成圣的基督徒,也可能会陷入危险,把成圣置于称义之前。许多美国福音派基督徒似乎总是混淆称义与成圣。当然,对圣洁错误的定义,或各种妥协称义的错谬不应使基督徒惧怕讨论成圣,更不应丢弃圣经对基督徒生活和有活力的敬虔的平衡教导。

圣经清楚教导,基督救赎工作的一大益处就是他的百姓有了新的生命。哥林多后书5:17教导,“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同样,在以弗所书2:10里说,“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在基督里,我们是新造的,有新的生命。这是陈述的事实:在基督里我们与上帝已经和好。然而,欢喜快乐的同时,圣经呼召我们倾听“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4:24)。这里所描写的正是有活力的、合乎圣经的基督教。

改教家们非常明白圣经所命令、教导的有活力的敬虔。在比利时信条这部重要的改革宗信条里,第24条《论人的成圣与善行》时,开门见山:

我们相信此真信心既由听神的话以及圣灵的工作而来,就重生(即圣化)我们,使我们成为新人,使我们过一新的生活,释放我们脱离一切罪的捆绑。若说此称义 的信心,使人疏忽过圣洁的生活,那并不是真的,若无此称义的信心,他们就不能出于爱神的心作任何事,只是出于自爱或惧怕刑罚。因此,这圣洁的信心,在人里 面不结果子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所说的不是虚伪之信,乃是圣经所说:‘生发仁爱的信心’,就是能叫人行神在圣经中所吩咐的工作。

这简短的陈述里包含许多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第一,真信心不是人的自由和决定的结果,而是上帝的工作。听神真理的话语加上圣灵的工作在我们心中生发信心的果子。若要获得有活力的敬虔,我们必须仰望神的话和圣灵。与我们同在的基督的灵,是引导圣洁生活的神圣力量,若没有他,就不可能有圣洁。有活力的敬虔不是以人为中心的,乃是始终围绕基督、他的话和他的灵。

第二,信条教导我们真信心能够圣化信徒。这信心是活的、能结果子的,不断把基督里的新生命彰显出来。信条在这里使用的词是“重生”,但是这里所使用的意思并不是十七世纪改革宗神学的定义(即上帝在人心里瞬时的工作),而是十六世纪的定义,即持续一生的成圣工作。真信心会带来真正不断前进的成圣。基督徒生活是每天不断的改变,不断的治死旧人,活出新人。

第三,基督徒作为在基督里的新的受造物,不再受罪的辖制与捆绑。那些没有基督的人是完全受罪的统治,在悖逆中抵挡上帝。但是那些在基督里活着的人不再死在罪中,不再受罪的控制。克制肉身胜过罪,这种进步是基督徒生命中的事实。新生命的出现,解脱罪的捆绑,这些事实不会在成圣过程中使基督徒骄傲自满或自鸣得意。海德堡要理问答对此做出严正提醒:

问:那些归向上帝的人能全守这些诫命吗?
回答:不能。即使最圣洁的人,今生在这种顺服上也不过是刚刚起步,微不足道;不过,他们确实定意,不仅照着上帝的某些诫命,而是照着上帝所有的诫命开始生活。

这回答既使人谦卑又激励人心。谦卑是知道我们在今生成圣的道路上最大的进步也远远达不到上帝律法所教导的完美圣洁。然而,激励是明白在基督里新生命是按照律法里完备的圣洁标准来成长。基督徒不可以用九条诫命里的进步来遮盖一条诫命上的失败。

第四,信条表明对称义的信心正确的理解不会侵害对圣洁的委身。早在使徒保罗所在的时期,就有人指责称义的教义会导致道德放纵。他也面对如此诘难:“为什么不说,我们可以作恶以成善呢?这是毁谤我们的人说我们有这话”(罗3:8;6:1, 15)。然而这样的指控是错误的,也是被教会拒绝的。那些强调恩典与信心的人同样热心追求圣洁。清教徒就是好的例子,他们清楚明白称义的教义(参见威敏斯特大要理问答70-77问),而同时也极其忠心按照上帝律法来生活。在世俗文化里,“清教徒”这个词常被用于形容墨守成规、伪善、好论断人。但是历史真相完全不同。清教徒承认自己是罪人,他们仔细用心学习上帝的话,寻求明白上帝的心意。不但在个人生活中为上帝而活,也在家庭、教会、社会里活出上帝的旨意。他们并不完美,但他们却极有可能是教会历史中最明白圣经、最认真传播信心与圣洁生活的一群人。因此,认为称义会阻碍成圣的说法是荒谬的。

第五,真信心包括对上帝的爱。其实,整个基督徒生活的核心动力就是对上帝的爱,而不是自私或恐惧。有些宗教传播以自我为中心,但基督教所强调是以上帝为中心。有些宗教试图以惩罚和恐惧来推动人行善,但基督教则以信靠上帝在基督里所赐的爱心来激励人行善。耶稣亲自教导:“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14:15)。

第六,信条提醒我们,圣洁生活是以上帝的诫命为引导的。在基督里的新生命并不是自动明白如何讨神喜悦。我们需要上帝亲自的教导,就是他在律法中给我们的。海德堡要理问答第91问教导真善行的特点:

惟独那些出于真信心,并且是照着上帝的律法,目的是为了上帝的荣耀,并非基于我们自己的幻想或人的规条而行的事,才是善事。《海德堡要理问答》91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电视新闻上铺天盖地的报道罗马梵蒂冈选举新教皇。新闻记者们热衷于报道罗马天主教,因为她许多的“圣洁”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在报道里,充满各样神圣的建筑和装饰,神圣的礼服,神圣的礼拜仪式,祭坛,香炉,队列。一位记者在报道教皇本笃十六世的圣洁时,特别播放了在圣诞节礼拜时,他恭敬一尊耶稣婴儿的画像。然而,这些所谓的“圣洁”表现不仅僭越了上帝律法的教导,更是偏离了真正的圣洁。这些外在的圣洁表现只会带来骄傲而非谦卑,只会带来自信和偶像崇拜而非以上帝为中心。真正悔改、克己、仁爱、服侍的圣洁,是无法用电视播放出来的。这圣洁要比模仿一些外在行为更难。但这确实是圣经教导的真圣洁。

第七,在论述基督徒生活的成圣之后,信条再一次强调称义与成圣之间的区别。“这些工作…不能算作我们称义,我们得称为义乃因信基督,甚至在我们能行善事之前”。因信称义已经在基督徒开始行善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成圣不能与称义混淆。威敏斯特大要理问答第77问里精彩的总结了称义与成圣的区别:

虽然称义与成圣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但它们仍有不同之处。称义是基督的义的归算,而成圣则是祂注入恩典,使人得以行出;称义使罪得赦免;成圣使罪被征 服;称义使所有的信徒在今生一概脱离上帝的报应之怒,达于完全,使他们不再被定罪了;成圣在所有的人身上不尽相同,今生也没有任何人能达于完全,而是向着 完全不断长进。《威敏斯特大要理问答》77

最后,比利时信条在这一条里指出区分称义和成圣,对于基督徒良心的平安非常重要。正因为我们的善行总是远远达不到上帝的完美有求,“我们无法靠善行得救”。成圣过程中的进步无法给我们真正的确据和信心。反而会导致我们“常在疑惑中飘来飘去,毫无把握,我们微弱的良心要不断地忧伤”,因为“我们不是靠赖我们救主受苦受死的功劳”。属灵的现实主义始终连接着对基督完全的信靠。基督一次永远所完成的工作是基督徒生活里一切鼓励安慰的基石。

比利时信条在一直是这种有活力的敬虔的向导。信条的作者,古伊多·德·布利(Guido de Brès)在写作这份信条时,深受加尔文的法国信条(1559)的影响。最后,我们一起来看看加尔文这段鼓舞人心的话:

我们相信,藉此信心,我们被重生,有新生命的样式,尽管按照本性原是罪的奴仆。如今我们藉着信心领受恩典,过圣洁、敬畏神的生活,接受福音赐给我们的应许,即上帝要赐给我们圣灵。这信心不仅不会妨碍我们过圣洁生活,或阻拦我们爱慕公义,反而在我们里面生发一切善行。此外,尽管上帝在我们里面做成救恩,并更新我们的心,引导我们行善,然而我们承认,我们因着他的灵所行的一切善,不算为我们的称义,也无法使我们被接纳为儿女,若我们不安息在耶稣基督的赎罪祭里,藉此已经被宣判我们无罪,那么我们的心必定永远疑惑焦躁。《法国信条》22

作者:罗伯特·葛福瑞
翻译:王一

罗伯特·葛福瑞博士(Dr. W. Robert Godfrey),北美联合改革宗教会(URCNA)牧师;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第三届院长,兼任教会历史教授;他曾任教于费城威敏斯特神学院戈登康威尔神学院斯坦福大学;他是认信福音派联盟的理事会成员;Ligonier Ministries讲师;著有 John Calvin: Pilgrim and Pastor,An Unexpected Journey,Reformation Sketches 等众多书籍。

英文文章取自 Modern Reformation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