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用双眼去看

(五个部分系列之第二篇)

无论犹大是谁——他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正如他在他那短短的书信的前四节告诉我们的:他是耶稣基督的仆人,雅各的兄弟(进而也是耶稣的兄弟)——他是一个充满担忧的人。然而,他的担忧,不是那种因为不知未来将发生何事的担忧,而是因为他从一些事情中,看到其呈「螺旋式下降」(corkscrew downward)的迹象,而这是别人看不到的。

从最初的几节经文来看。他写作时的心情十分急切。至于为什么,此处没有详细的介绍,不像我们常常可以从保罗的书信中看到的那样:他因着人们的爱心,坚持不懈,或是慷慨,而发出赞美。相反,犹大开门见山,仿佛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因为有些人偷着进来,就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是不虔诚的,将我们上帝的恩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并且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犹3-4)

是什么导致如此的紧急?如果我们发现家里被非法入侵,或者在电脑里发现了病毒,那我们也可能会这样。不过这一次,非法入侵也好,病毒也罢,都指向「有些不敬虔的人偷偷地」混进你们中间(《犹大书》4节,当代译本)。他没有指名道姓。他需要做的只是描绘出这种属灵病毒是什么样的,以及它在过去曾造成怎样的危害,这样,每个人就都将能够认出属灵病毒的超级传播者(super-spreaders),并看清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教会的防火墙产生了破口,那么这些对教会健康造成如此紧迫威胁的人,到底是谁?

首先,他们这些人有着悠久的历史,他们的历史你要害怕:他们是「自古被定受刑罚的。」

再者,他们是「不敬虔的人」。他们不只心中没有上帝,连他们的生活也同样不敬畏神。(犹大将在第15节再一次使用这个词来描述他们的生活方式。)初期教会的时候,一般认为犹大在此处是在特别提及旧约中的假先知或假教师,这些人把自由的道德通行证发给那些需要或者愿意花钱买的人。[1]

第三,「这些人把我们上帝的恩典当作放纵情欲的借口。」他们不只是在别人作恶的时候,弱弱地站在一旁;他们还试图狡辩,称恶为善。他们心目中的教会,就是你见过的最狂野的派对。

最后,他们「否认耶稣基督。」这里的否认一词,和《约翰福音》十八章25节中用来描述彼得对耶稣的否认,是同样的;那甚至是对承认某人的一种完全彻底的拒绝。不论这些人如何告白自己的信仰,他们也从来没有真的认识耶稣,他们的行为就是活生生的证明。

这些人令犹大十分担忧,因为他们正是在信徒中能够操纵局势的人。如果能用现代科技术语来形容的话,犹大会说:「你的防火墙已经出现漏洞。这些用假帐号出现,曲折地进入。」犹大使用「偷偷地混进」这一短语,表示某人悄悄地从侧门溜入,从后窗进入的意思。」[2]你一开始甚至都没有留意这些人。然后有一天,他们就是那样的出现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他们没有造成任何事端,看起来也就很合理了,况且他们又与人和善,彬彬有礼。很显然,他们是对计算机无害的代码,悄无声息地藏在一封电子邮件背后——实际上却预谋打乱别人的生活。

一大难题是,为什么这些人一开始想要悄悄混入基督的团契之中。如果他们正如犹大所形容,心不敬虔,充满不洁。那么他们可能是最没有兴趣和那些虔诚圣洁之人交往的了。毕竟,不敬虔之人不仅仅是消极被动的。「不敬虔的」,对于犹大来说,是用来形容那些实际上沉迷于错谬和道德败坏之人的。

但是要记住:犹大称之为不敬虔的,是他们对于解放乐趣的观念。不敬虔之人也想成为基督教的一部分,看起来完全奇怪,然而,只要你回忆一下你曾在一些组织或者俱乐部度过的时光,这些地方总是有那么一个人兴致勃勃地鼓动每个人去无视规则(你知道原因,规则往往非常陈腐老旧,让人倍感压力),因此,便把整个事情引向了混乱。再者,有些做志愿者的人兴高采烈地帮你做事,之后就悄悄地掌握「方向盘」,操纵一切,实则为了推销自己。

因此,我们不必惊讶教会中也存在这样的人。他们加入教会不是为了敬拜、奉献或学习。事实上,他们对这些事完全没有敌意,只是他们的关注点在于如何利用教会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且,你不会看到比这更不敬虔的事。(信不信由你,这种情况也有好的一面,因为某种程度来说,他们对操纵教会的渴望间接地成为教会纯正的证据。毕竟,从没有人打算仿造骗人或廉价的东西。就像我们抱怨宗教信仰中的赝品,异端一样,事实上,如果在信仰的核心部分没有值得造假的地方,也就没有谁会被异端干扰。)

在犹大为信仰而争辩的事例中,这些黑客所做的,就是把上帝的恩典用作他们犯罪放荡的借口——不难想象这是如何发生的。这个理由看起来说不通吗?

  • 抹大拉的马利亚曾是一个妓女,耶稣原谅了她,因此,当一个妓女也没什么,哪怕只是在生活中如妓女一般。
  • 耶稣把水变成了酒;那一定意味着耶稣爱酒,因此,把瓶塞打开,让我们一醉方休吧。
  • 耶稣成全了旧约,因此,我不必再关注旧约了。
  • 耶稣爱罪人,因此,你所需要的一切只是爱。

把这些叙述联合在一起的,正是它们的合理性(plausibility)。它们听起来很真实。但是这种合理性也使上帝斥责约伯那几个虚伪的安慰者——「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伯38:2 和合本)——因为这些言语真是毫无知识,证据就在结果之中。

他们这样做,犹大发出警告,他们是在「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他们不仅仅是犯了一些错误,抱持一个不同的观点,又或是提出有趣的问题,他们的所作所为远比一个黑客用计算机代码做实验更过分:「不认独一的主宰、我们主耶稣基督」——犹大决定这样称呼他们。正如一位古老的清教徒所说,他们的背上披着基督的制服,而手里却做着魔鬼的勾当。[3]

对我们现今的时代来说,这个信息极其刺耳。我们应该赞叹事物的多样性,以包容为荣,我们也不愿去排挤,或是污名化那些不同意见的人。这些并不是不好的理念。它们甚至正是基督徒应该具备的,而且上帝禁止在我们里面缺少这些。不过,不受《圣经》的知识所指导的理念,使人更容易轻信别人,这种容易受骗的特性很少会有好的结局。犹大举了三个例子—从埃及得解救,天使,以及「平原之城」——从而提醒基督徒,真信仰的防火墙已经出现破口,后果将十分可怕。

在5-7节中,犹大说,「这一切的事你们虽然都知道,我却仍要提醒你们」:

一、上帝带祂的的子民离开埃及,穿过红海,用云柱和火柱引导他们,并且在旷野赐下吗哪——却还是有人仍然不信,并把别人引入歧途。

二、 有一些天使住在上帝的所在,却还是决定背叛上帝,它们甚至现在就在监狱里,直到审判日的到来。

三、所多玛与蛾摩拉的人甚至无法承受他们自己受造本性的见证,同样,在审判中灭亡。

这些故事的共同主线就是你不是免疫的。既然过去曾有渗透者带着邪恶的预谋潜入信徒群体中,那么你没有理由认为现在不会有。用你的双眼好好看看吧。

这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想法。但它确是事实。今天,仍然有假教师和假基督徒偷偷地潜入教会。不论如何,犹大正在提醒我们,不要在假定狐狸不存在的情况下经营养鸡场。有的人在农场里四处游荡,嗅探异端,这样的天性是强大的,应该加以抵抗,因其能对别人造成真实的伤害,并使那些渴望受人敬畏之人的虚荣心不断膨胀。但是,对狐狸什么也不做,这样的天性也很强大:它也能造成真实的伤害,并使那些渴望被称赞之人的虚荣心膨胀。我们如何区分它们呢?我们怎样把属灵黑客从困惑之人中分别出来,并把教会中的匪类从陌生人,不友好之人,以及各种怪人中分别出来呢?

这种洞察力的一部分必须来源于智慧——这智慧是基于一种对《圣经》的热切的沉迷,对人性弱点的成熟理解,也是基于阅读别人的文字和肢体语言的长久经验。在法语中有一个短语,叫做coup d’œil——「灵光一闪」——有些人具备这样的识别系统,就像一种可以精准评估他人的恩赐。保罗称之为「辨别的恩赐」。我们需要培养自己里面的这种恩赐,也要在我们教会的带领者身上找到它。

另一部分来源于时间。洞察力就像一个压力测试,除非见过一个人在多种情形下的所作所为,否则我们无法准确地评估一个人的性格与动机的方方面面。同样地,真基督徒在压力测试中结出果子,是需要时间的。基督教信仰是关乎一辈子的事,而不是三分钟热度;它是长距离的跑步运动,真正的证据不在于我们说我们相信什么,而是我们忍耐与坚持的是什么。

邪恶的标志之一就是没有耐心。犹大描绘不敬虔之人从来没有浪费时间,而是抓紧每分每秒。他们把海盗旗展开,真正的海上之战将会开始。一旦开始对峙,他们便收拾行装,以惊人的速度前进。基督徒是在主的服侍中远征。这长长的旅途将会初步揭发谁是真正的黑客,潜伏者,以及野蛮的同伴。

你仍会抱怨,「从长远看,这很好,但我们不是生活在长远之中。谁会帮助我们呢?」如我们将会看到的,答案是,天使!

脚注:

[1]. 杰拉德·布雷(Gerald Bray),“雅各书”,“彼得前·后书”,“约翰一,二,三书”,《古代基督徒圣经注释》(Ancient Christian Commentary on Scripture),卷十一,由托马斯 C. 奥登编辑,【唐纳斯·格罗夫,IL: 校际出版社(Downers Grove, IL:InterVarsity Press),2000年出版】,247页。

[2]. W. F. 阿恩特和F. W. 金里奇(W. F. Arndt and F. W. Gingrich),《新约及其他早期基督教文学的希腊语-英语词典》,(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74年出版】,630页。

[3]. 威廉·詹金(William Jenkyn),《犹大书注释》( An Exposition of the Epistle of Jude),【爱丁堡:詹姆士·尼克尔出版社(Edinburgh: James Nichol),1853年出版】,104页。

译者:中晟
校对:Yashar
作者介绍:艾伦 C. 圭尔索(曾获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学位)在普林斯顿大学的詹姆斯·麦迪逊项目中,担任人文理事会高级研究学者,同时也是政治与政治家精神倡议主任。

英文原文: Watch with Both Eyes – Modern Reformat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