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义和学术上刚强,在生活、传福音和热心上软弱。」这是人们对加尔文主义的印象。而这要归功于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他们对神学精准度的热忱似乎要把教会变成神学讨论会。而这也使得当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偏离了真正的加尔文主义。

真加尔文主义既强调头脑,也强调内心。也就是说,真加尔文主义不只强调教义的正统,也强调信心的生活。

在今天的美国,许多福音派团体似乎太过注重宗教的体验而忽略了教义真理的重要性。但是福音派里的失衡不应该误导加尔文主义的失衡。真正的加尔文主义坚信纯正的教义必能改变生命。

加尔文本人曾说过,真宗教源于敬虔。而他所谓的敬虔就是「从认识祂的福祉而生的敬爱上帝之心。」(要义I,ii,1)认识上帝的真理是基础,而这种知识一定结出敬畏和爱的果子。加尔文主义对圣经真理独特的理解自然产生了独特的敬虔观,生命观和敬拜观。

从认识祂的福祉而生的敬爱上帝之心。加尔文,《基督教要义》
历史里

不只是加尔文或者第一代的加尔文主义者们如此,在改革宗历史上不断重申头脑和内心的合一。1563年出版的海德堡要理问答铿锵有力地证实了这一点。整本要理问答都散发着平和温柔又充满活力的敬虔。不断重复提醒读者:「这教义对你有什么益处?」

在十七世纪的荷兰,一位改革宗神学家沃舍斯(Gisbertus Voetius)就是这种心脑合一的敬虔的典型代表。他当时伟大的经院主义神学家,在神学教义上十分精准。但同时也非常重视生命的敬虔。他第一部著作名叫《敬虔力量的明证》。在神学教授就职演讲时,他演讲题目可以说是生命热忱的总结:「论与敬虔联合的知识」。

英国清教徒的信念也非常相似。他们常引用以弗所书五章15节:「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他们认为,基督徒的生活必须经过考验,谨慎地对待基督教信仰内容和生活方式。威敏斯特信仰告白及大小教理问答中精辟地总结了他们的观点。在这些重要文献里,我们看到他们不只关心教义真理,也同样关注敬虔的生命和圣洁的生活。

美国的加尔文主义也同样如此。1812年美国第一所长老会神学院普林斯顿神学院建校,在建校的文献中就有这样一份声明:「有学术而无热忱,有热忱而无学术,最终都必会危害到教会。」普林斯顿神学院和其继承者之一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都认识到热忱和学术对教会的健康都同样重要。有学术而无热忱,是冰冷无情、死气沉沉的理性主义;有热忱而无学术,则是无知的情绪主义(emotionalism)。

圣经里 

当然,加尔文主义注重心脑合一是来自圣经。我们从诗篇四十五篇可以清楚看到,上帝膏抹的君王的职事是:「为真理、谦卑、公义赫然坐车前往,无不得胜」(4节)。真理、谦卑和公义,这正是圣经和改革宗神学所总结的敬虔:正统的教义与充满活力的生命相互依存。

诗篇四十五篇是歌颂上帝祝福的君王。这君王无可指责,蒙上帝赐福(2,7,8节)。他爱好公义,恨恶罪恶。这君王无往不胜(2-6,16节)。上帝使他胜过一切仇敌。他的佳偶也是上帝的恩赐(9-15节)。他在他的新娘身上看见喜乐、美貌与纯净。

这幅图画描绘了完美的君王,可没有一个以色列王达到这个标准。诗篇歌颂了这个王如何应验申命记十七章18-20节所描述的那位忠心的王:「他登了国位,就要将祭司利未人面前的这律法书,为自己抄录一本,存在那里;要平生诵读,好学息敬畏耶和华他的神,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这些律例,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气傲,偏左偏右,离了这诫命。」

在申命记中,如同诗篇四十五篇一样,这位君王颂扬真理、谦卑和公义。这位君王持守神话语的真理;他每日默想上帝的话,与上帝的话同在。他不高举自己高于他的弟兄,反而与他们平起,自甘谦卑。他活出了律法的义,不偏离左右。

基督里

这完美的君王就是耶稣基督。唯有祂才是那一位在申命记十七章和诗篇四十五篇中所描述的大为有福的君王。启示录十九章9节,11节,16节中清楚地看到:「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祂的名字是真理。祂谦卑如羔羊。祂以公义和公平得胜。

根据诗篇四十五篇4节,这位荣耀的王不但自己具备了真理、谦卑和公义;借着祂的得胜,祂的子民也会彰显出这些美德。祂正在建立一个国度,属祂的子民也将会具备真理、谦卑和公义。

在基督里,我们作为祂的子民被呼召进入真理。真理不是可有可无的选择。耶稣指示祂的使徒们,要教导众门徒遵行祂一切的命令。真门徒会渴慕知道上帝在基督里的启示。当讲到真理时,耶稣绝不打折扣;跟随耶稣的人也应当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来教导未来的牧师们认识并教导上帝的话。

在基督里,我们蒙召作谦卑人。在改革宗圈子里,人们往往没有彰显出这美德。我们的学术和正统性常常使我们骄傲,使我们无法服事他人。我们应当通过祷告、认罪、努力工作来培养爱的情操,一种迫切感,分享我们所知道的。谦卑不是认为真理不重要;而是倾听他人,认识到他们也有上帝的灵,并且我们也可以向他们学习,如何服事主和祂的子民。

在基督里,我们蒙召作义人。首先,这个义是基督的义,算给了我们,使我们称义;我们是单单因信称义的。但是,这个义也是成圣的义,是基督在祂子民心中渐进的工作。在基督里,我们将会成为一个在圣洁中成长的族类。

结论

这种信念就是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事工的基础。我们努力帮助学生接受优质的教育,并产生充满活力的事奉。既关注头脑(纯正的教义),又关注内心(信心的生活)。今日的教会似乎对教育漠不关心,只关切牧师如何领导激励会众,是否有热忱,有效率。不,牧师蒙召,要成为上帝话语的职事。若要忠心地传讲上帝的话,他们就必须有能力研读上帝的话;为了研读上帝的话,他们就必须了解希腊文和希伯来文,知道圣经研究和神学的历史,认识教会的信仰告白。那些仅仅读读英文圣经就出去传道的人,那些不清楚历史上基督教神学思想的人,极有可能会带领教会误入歧途。这等人往往不是真正的谦卑。他们认为谦虚就是对神学教育漠不关心,但实际上,他们却傲慢地坚持自己事工不需要其他的教会的智慧和帮助,以为可以自成一套。这种心态导致了无数教义上的错谬,并不断搅扰着美国的教会。

多特信经的总结部分特别强调了教义在基督徒生活上的作用:「本总会劝勉在基督福音中的众弟兄,要在大学与教会中处理此教义上愈发敬虔;为了荣耀上帝的名,造就信徒圣洁生活,并安慰在患难中的人……」纯正的教义不但荣耀上帝,也能帮助上帝的子民。上帝的子民确实会受真理的激励,生出真正的信心;而真正的信心就会在他们的生活中生出圣洁和安慰。


作者/罗伯特·葛福瑞
译/王一

罗伯特·葛福瑞博士(Dr. W. Robert Godfrey),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院长兼教会历史教授;Ligonier Ministries 讲师;著有 John Calvin: Pilgrim and Pastor,An Unexpected Journey,Reformation Sketches 等书。

英文原文载于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