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60:你怎样在上帝面前称义呢? 答:惟独藉着对耶稣基督的真信心。尽管我的良心控告我严重地干犯了上帝的一切诫命,从来没有遵守其中任何一条,并且仍然倾向于各样的罪恶,然而上帝出于白白的恩典,并非出于我的任何功德,将基督完全的补罪、公义和圣洁归于我,好像我本来就没有罪,也从来没有犯过罪,又好像我自己作成了基督为我所作成的一切顺服,只要我用信心接受这些恩惠就够了。海德堡要理问答 60问

真正的基督徒绝不相信所有宗教都一样。只要诚实地面对人类的状况,我们无法回避罪的问题。因为如果我们看不到自己的罪,我们就不可能看到自己需要一位救主。在上帝的面前,我们的罪导致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必须把罪所引发的罪咎除去。亚当的原罪和我们的本罪已经使我们在上帝面前被定罪,只配得到谴责和惩罚。我们需要被赦免,所以我们需要一位救主确保我们的罪能得到赦免。第二,作为罪人我们需要一个完美无瑕的义,靠着这个义我们才能在上帝面前站立得住。亚当起初被造时,并不是一个道德中性的人,而是一个满有圣洁公义的人。所以,如果我们想要成为全新的人,我们就需要完美的义,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的这位救主必须是一位能够使我们成为义的救主。

宗教改革运动重新发现了圣经里关于罪和救赎的教义。人们终于再一次意识到罪是无法靠人的行为来解决的,也因此再一次意识到救赎完完全全是上帝的工作。上帝在基督里为我们的罪付清了赎价,又藉着基督使罪人得以称义并成圣。称义使罪人在上帝的审判里被视为完全圣洁的人。成圣使罪人藉着恩典不断变得更加圣洁。

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称义的教义受到严重的攻击和质疑。我们需要重新认识它,重建对这条教义的委身。使用宗教改革时期的要理问答来进行教导是非常重要的方法之一。1563年在德国普法勒次出版的海德堡要理问答漂亮地总结了这条伟大的宗教改革教义。这份要理问答是专门为阐明教会所信的教义并在真信仰上教导上帝的百姓而写的。直入人心的用语使得要理问答深受人们的喜爱。问答先后在德国、荷兰、奥地利等地的改革宗教会纷纷被采纳,随后又被带到美洲大陆。称义的教义在这本问答的第60问:「你怎样在上帝面前称义呢?」回答虽然略微有些长,但是非常有益。「惟独藉着对耶稣基督的真信心。尽管我的良心控告我严重地干犯了上帝的一切诫命,从来没有遵守其中任何一条,并且仍然倾向于各样的罪恶,然而上帝出于白白的恩典,并非出于我的任何功德,将基督完全的补罪、公义和圣洁归于我,好像我本来就没有罪,也从来没有犯过罪,又好像我自己作成了基督为我所作成的一切顺服,只要我用信心接受这些恩惠就够了。」

若要真正理解这回答,我们必须深入来看其中四个要点:一、罪的问题;二、基督的工作;三、上帝将基督工作的果效归算给我们;四、信心的角色。

一、罪的问题

第一,问答清楚告诉我们,对于堕落的受造物来说,罪是个大问题。因为亚当的堕落和我自己的败坏,我已经完全违背了上帝所有的诫命,无法遵守其中任何一点。我没有任何的良善或功劳献给上帝以赢得祂的赞许。即便作为基督徒,我依旧倾向于一切的恶。若是依靠我自己,我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和公义。不论是没信主的时候,还是信主之后,我都无法从上帝那里赚得任何的奖赏或祝福。我意识到自己悲惨的境况,我的良心控告我,但是就连我为自己的罪而悲伤,我的悲伤也无法救我,无法赢得上帝的青睐。我悲伤,是因为我的罪使我的天父悲伤。

二、基督的工作

第二,我意识到耶稣为我做到了我所无法做到的一切。耶稣完美地顺服了上帝的律法。这样,他是第二位亚当。起初亚当照着上帝的形象被造成顺服、信实的人,所以永存的圣子上帝也成为肉身,生在律法之下,为了来完成第一位亚当所未能完成的使命。耶稣完全遵守了律法的一点一画,因此他在上帝的审判面前是完全的圣洁,完美的公义。不但如此,耶稣也为那些无法自救的罪人满足了上帝公义的审判。虽然他完全圣洁公义,在他个人完全没有任何可指摘定罪的地方,然而他却在十字架上代替罪人受罚,把一切的咒诅和刑罚担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耶稣所做的有两方面,我们常称其为主动的顺服和被动的顺服。耶稣主动地满足律法的要求,被动地忍受审判和死亡的痛苦。耶稣做到了,他完成了这一切。他已经赚得了永生,不需要任何其他的。耶稣为罪人所完成的工作是完美无暇的。

三、上帝将基督工作的果效归算给我们

第三,耶稣的工作在罪人身上生效,即罪人得称为义,是通过上帝白白的赐予。上帝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把耶稣的工作果效赐给人,这种方式就是归算(imputation)。我们不经常用归算这个词。但是,保罗却用这个词来形容上帝白白的恩典(罗四3)。归算的意思是说上帝把耶稣的工作当作或算作是我们的。海德堡要理问答清楚地表达了归算的意思,「好像我本来就没有罪,也从来没有犯过罪,又好像我自己作成了基督为我所作成的一切顺服。」因为上帝将基督的顺服(主动和被动的)算作是我的, 所以上帝就按照耶稣的顺服视我为义。

四、信心的角色

第四,基督工作归算给我,而我领受这个恩典的途径是唯独通过信心。在信心里,我终于不再定睛在自己身上,不再只顾自己,自己的罪和成圣道路上的进步,而单单定睛在基督——我唯一的盼望身上。信心是信靠耶稣,而不是信靠我自己。关于信心,海德堡要理问答在第21问又提供给我们一个美妙的定义。21问:「什么是真信心?」回答:「真信心不仅是一种确实的知识,藉此我认定上帝在圣经中向我们所启示的一切皆为真理;也是一种坚定的信靠,是由圣灵通过福音在我里面做成的工作;使我确信,唯独出于上帝的恩典,唯独因基督的功德,就白白地将赦罪及永远的公义和拯救,不仅赐给别人,也赐给了我。」

这让我们看到信心是唯独定睛在基督和祂的工作上,并且完全彻底地信靠祂。不但如此,这个回答也告诉我们真信心能赐给我们得救的确据。称义的教义使我们看到救恩是基督为我们成就的工作。这样便拯救我们脱离疑惑和恐惧,不再怀疑上帝是否真的爱像我们这样的罪人。称义的教义使我们客观地看到自己真的与上帝和好,因为基督已经满足了上帝对我们的要求,也叫我们藉着信心主观地确信,在基督里我们已经被上帝接纳。

今天许多教会视这条教义为危险品,认为它会消灭人们追求圣洁的动力。但是那些真正相信圣经的人会看到,称义的教义是上帝的真理,是上帝的百姓生命里不可言喻的祝福。


作者/罗伯特·葛福瑞
译/王一

罗伯特·葛福瑞博士(Dr. W. Robert Godfrey),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院长兼教会历史教授;Ligonier Ministries 讲师;著有 John Calvin: Pilgrim and Pastor,An Unexpected Journey,Reformation Sketches 等书。

英文原文载于 Ligonier Ministries

分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