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国度的能力

仅仅几个星期以前,他们的希望已经破灭。现在一切都已经改变。在此之前,两个门徒忧愁地向一位同行者讲述他们的拉比,拿撒勒人耶稣,他是大能的先知,被犹太的领袖拒绝,被罗马政府钉十字架。“但我们素来所盼望、要赎以色列民的就是他!”(路加福音24:21)然而现在,耶稣的门徒知道祂已经从死里复活了。这位同行的客旅说祂就是耶稣;接下来的几周祂向或大或小的人群“用许多的凭据将自己活活地显给使徒看,四十天之久向他们显现,讲说 神国的事。”(使徒行传1:3和合本)一切都已经改变。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耶稣的门徒现在明白,他们寄希望于耶稣是以色列救赎者,是正确的。但是他们心里对以色列的救赎者的形象似乎和以前并无区别。他们最想问的问题依然是:“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使徒行传1:6)。以色列曾接连被外邦的帝国制伏——巴比伦,波斯,希腊,叙利亚,和现在的罗马。弥赛亚已经战胜死亡,祂当然要像大卫王一样释放上帝被掳的百姓,摆脱异教君王对他们的辖制。

但是耶稣回避了他们的问题,提醒他们(在祂受死前的几天,马可福音13:32)窥探造物主在人类历史上的隐秘时间表并不是他们当做的(使徒行传1:7)。之后祂继续纠正他们问题中隐含的假设。祂谈及“世界的末了”为了扩展他们的眼界,而不是仅凭浅见关注以色列。祂应许他们比军事武器更强大的力量,因着上帝的圣灵降下来,不久就要降在他们身上。祂以圣灵的能力来建立国度,其标志不是通过强制的力量而是通过改变人心的信息:“你们为我做见证”(1:8)。他们还没有明白这位升天的弥赛亚耶稣要统治的国度,是以祂的权柄来统治,全世界都是祂的产业。甚至在耶稣被钉十字架三天后复活,震动全世界,这个分水岭之后,他们仍然需要祂的教导,因此他们可以明白上帝所应许祂的子民的,是一位什么样的王,是怎样的国度。

路加记载复活升天的主的教导,在祂的复活和升天之间的四十天之间(路加福音24和使徒行传1:1-11)加强了我们对马太福音28:18-20大使命的理解。使徒行传其余的篇章呈现了基督的国度的特性,能力和规模,是如何在耶稣登上天国的宝座后的几十年内显现出来的,以实现上帝对大卫王的应许(使徒行传2:29-33)。在2011年发行的《现代宗教改革》杂志探讨了路加所记录的大使命的各个方面,这些在使徒行传上的论述更丰富了我们对福音使者路加补充的视角。使徒时代根基的建立就随着圣灵在五旬节的降临就形成了新约下的教会的轮廓。因为我们要让万邦各族所有人群成为门徒,所以路加在早期教会的生活和事工所受的启示,就为我们对主耶稣的大使命的回应定下了优先顺序和参考。

在使徒行传中对上帝的国度的描述是包罗万象的,包括早起教会的公共生活,事工,和成长。在路加福音最后一章,我们读到耶稣详细地教导了旧约经文对于他的受死和复活的预言将要怎样成就,并且最终宣告因着祂的见证要赦免万邦。(路加24:25-27,44-49)。路加在他的第二卷书(使徒行传),他把这详尽的讲解总结为一句话:“讲说神国的事”(徒1:3)。使徒行传以同样的句子结尾,虽然当时保罗在罗马被锁链困锁,但仍然“放胆传讲 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28:31)。在这些“书的结尾”中间,路加记录了保罗在以弗所的三个月,是怎样致力于劝化会堂中的众人“神国的事”(19:8)。此外,在使徒行传中出现了二十次的“基督”这样的称谓——相当于希腊文中的弥赛亚,受膏者——我们应该立刻想到“君王”(徒4:26,引自诗2:2)。使徒们因为传讲耶稣是凯撒之外的另一个王而被控告,也就不足为奇了(徒17:7)。使徒行传的叙述追溯了教会的扩张,从耶路撒冷(大卫王的城)到罗马(强大的凯撒帝国的首都),我们看到得荣耀的弥赛亚耶稣运用祂的君王的权柄,将救赎的大能从耶路撒冷到犹大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一步步传开。教会是受膏的耶稣掌权,上帝应许已久的国度的呈现。

路加在《使徒行传》的简短序言中提出了君王耶稣是推动祂的国度发展的积极媒介这一主题,他提到他的“第一本书”,即我们的第三卷福音书,传达了“论到耶稣开头一切所行所教训的,直到他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徒1:1-2)。暗含在“开头”这个词中的是路加在他的第二卷书中的许诺,《使徒行传》要继续记述耶稣升天坐在天父上帝的右边之后的作为和教导。严格来讲,早期教会对这分资料的命名是“使徒们的行传”,然而这并不确切如果让路加自己为他的第二卷书命名的话,他应该选择“复活升天的主耶稣透过祂的使徒们的行传。”

王要继续任命并授权领导人来治理他的百姓。耶稣在地上的事工之初就拣选了使徒(徒1:2);

所以需要有人来替代卖主的犹大来恢复十二使徒在新约中作为新以色列“十二支派的首领”来履行使徒的职份,教会向耶稣祷告来决定是约瑟还是马提亚来接替犹大的位分(徒1:17-26)。在五旬节那天,君王耶稣以大能将圣灵浇灌下来,列邦的圣徒听到上帝大能救赎之工以他们自己的方言传讲给他们(2:33)。奉耶稣基督的名使得瘸腿的可以行走(3:6;4:10-12)。就像保罗向腓利比的吕底亚和其他妇女宣讲福音:“主就开导她的心,她就留心听保罗所讲的道”就领了洗成为“对主有真信心的人”(16:14-15)。(2)耶稣通过各种方式实现祂的应许,没有留下祂的朋友为孤儿,而是回到他们中间以及赐下圣灵保惠师。(约14:18,23,26-28)。

祂在地上服事并受难这些年,上帝与我们同在,我们的王“以马内利”,祂谦卑地行在我们中间。哪怕祂被接上升,坐在宝座上,祂也不是一个缺席的君王,从远处统治万民。受膏者耶稣虽然高升到天父的右边拥有至高的权柄,但祂仍然信守对门徒的话:“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

这两个事实——第一个是,教会是因着对君王耶稣的忠心才得以建立,第二个是我们的王以祂的灵与我们同在——这个事实对我们对大使命的反应有巨大的影响。他们的含义是,在所有的事物中,王的道——圣经——掌控基督门徒们“使万民做我的门徒”的方式。我们的王不是单单把一个任务交给我们去完成,就留下我们自己去寻找解决方案,像一个难以取悦的大人物对有抱负的学徒进行训练一样。教会的发展完全依靠我们的王赐下的道,路加很自然地引用了教会扩展的数目——他确实注重了数目!——作为“神的道兴旺”。在耶路撒冷“神的道兴旺起来[或者说’增长’(3)],并且有许多祭司也信从了这道”(徒6:7)。因为教会大受逼迫门徒分散到犹大和撒玛利亚,“神的道日见兴旺,越发广传。”(徒12:24),就是在以弗所这个著名的亚底米神庙的发源地,也是这样(19:20)。就像教导耶稣的话(“遵守我所吩咐你的的一切命令”)这与大使命(太28:19)完全一致,所以路加兴旺福音的教义着重突出了王对扩展国度所采用的方式。作为这位王的喜乐的子民,他们的方法与王一致,以祂的道为中心,无论是写出来还是传讲出来,都是为了在世界上扩展祂的国度。

王不仅通过祂的道,也通过祂赐给教会的仆人来运用祂的权柄。在使徒行传不少于三次重复提到(第九章22,26),耶稣征服并改变大数的扫罗,从一个迫害基督徒的人到一个传扬信心的人。同样的一个扫罗,写下他的罗马名字保罗,教导人们基督现在已经升上高天坐在宝座上,掳掠了仇敌已经得胜,因着恩典,赐给教会的仆人领袖: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弗4:7-13)。事实上,我们在接下来的默想中会看到,使徒行传呈现了基督的灵不仅使教会的领袖,而且教会全部的肢体都参与到祂的国度扩张的事工(徒2:1-4,17-19;8:1-4)。就像接下来保罗继续指导以弗所的信徒,基督是身体(教会)的头,使得当每个肢体在互相服事中完成他或她的职责的时候,身体才得以成长(弗4:15-16)。每个肢体在身体中的位置——国度中每个子民的任务——都是王的智慧和主权的决定:“神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俱各安排在身上了”(林前12:18)。基督君王授权并使用领袖和肢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呼召和圣灵赋予的能力,以建立祂的国度。

宣告上帝之道的君王,在祂的道中宣告祂的好消息,这道借着圣灵的能力宣讲在人的心里。为此,J.A宾格尔(J. A. Bengel)建议使徒行传或许取更好的标题为“圣灵行传”。(4)他的建议指向正确的方向,因为使得注意力从教会的领袖和使徒身上转向这位至圣者,是祂将国度的能力透过这些教会领袖和使徒做工。

然而当耶稣应许在日期满足的“末期”会差下上帝的灵,祂强调圣灵的事工就是完成圣子一次且完全的救恩,并且完成祂的权柄在地上的运行:“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圣灵,他来了,就要为我作见证”(约15:26)。(5)圣灵就是“耶稣的灵”(徒26:7)。(或许我们应当把宾格尔的观察和这篇默想前面对题目的建议结合起来:“永活升天的主耶稣因着圣灵的大能透过祂的使徒作工的行传”)

上帝国度的能力就是基督的圣灵的能力。这是路加一再提到在五旬节那天圣灵降临要表达的观点(徒1:5;2:1-41;10:44-48;11:15-17;15:8)。耶稣的王权对凯撒(或者任何人类社会的政权)都是一个威胁,因为祂要求终极和绝对的信任和忠心,然而耶稣的门徒建立祂的国度却不是靠着武力暴动。他们从这地到那地的脚步受到了城市内部的扰乱,不是因福音的传道人带动的,而是由福音的敌人煽动的(16:19-24;18:12-17;19:23-41)。耶稣的王权使得属地的权势受到很大的威胁,因为祂的灵使人知罪的能力深入人心,比剑或矛刺入更深,比侮辱和恫吓更能惊醒人心。国家的高压力量或者公众的反对意见会经常(但不是所有情况)阻止人们把内心的愿望表现为外在活动(这一点我们可以在罗13:1-7看出来,多数情况下,是感恩的)。但是尽管国家和社会挥舞着令人望而生畏的武器,他们也只能掩饰而不能真正改变人心的欲望。只有赐生命的上帝的灵才可以柔软石心,(见结36:25-37),并且因着信吸引他们来到王的脚前:“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使徒行传2:37)。当统治者(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外邦人还是犹太人)意识到他们自己的作用非常有限,只寻求臣民的服来促进公义与和平,君王耶稣则引导祂子民来献上尊荣和心甘情愿的顺服,这是更高的要求。然而当统治者们需要向单单属于万王之王来献身的时候,圣灵使人得释放的能力和平安彰显在基督所赐自由的子民身上,他们冷静而又坚定地回应:“顺从 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使徒行传5:29 )。与此同时,十字架的道理(在世人看来是软弱和愚拙的),却因着圣灵的大能传开了,攻破坚固的营垒,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林后10:4-5)。

尾注:

  1. 经文引自EVS版圣经。
  2. 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主”这个称谓特指基督,虽然在少数情况下,特别是在引用旧约时,指的是父神或三位一体的上帝。
  3. ESV版圣经在这些文本中翻译为“增加”的希腊动词是auxan,一个身体渐长的比喻(见路1:80; 2:40)。保罗用农业的比喻“结果,增长”用以描述传到歌罗西的福音的大能,传道“普天下”(西1:6)。
  4. 约翰·阿尔布雷希特·本格尔《新约圣经指南》 , C.T.路易斯翻译(原版:1742年;英译本:费城:铂金派恩&希金斯,1862年)1:742
  5. 另参约翰福音16:13-14:“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他要荣耀我,因为他要将受于我的告诉你们。”使徒们在犹太公会传讲福音时是这样做见证的:“我们为这事作见证, 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使徒行传 5:32)

译者:王贤
英文原文: The Power of the Kingdom – Modern Reformat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